文章列表

工作檯上的笑吟吟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8-01-12

除非是工作性質的關係,否則每個上班族就算沒擁有一個辦公室,也總擁有一張辦公桌,或者一格屬於你的儲物櫃。 既然這個空間是屬於你的,而你的人生有三分一時間會花在這裡,請盡量把這丁方弄得讓你開心、輕鬆一點。 除非公司有特別規定,否則一般都容許員工放些私人物品。而這個空間的狀況,代表了你的狀況,除了看到你是否收拾得整齊有條理,你擺放了甚麼,亦反映了你的喜好和風格。 通常在第一天上班,最先會帶回去的,是杯子。既然這東西每天都放在你面前,你會親手拿起它,並放在嘴裡最少幾次,請花點心思,選一個你喜歡的、能讓你看到就開心的杯子。 有卡通的,很明顯那個同事童心未泯。 打印上小孩子照片的,她說是她先生特別訂製送她的,讓她上班也看到可愛的孩子,一解惦念。 有仿照某咖啡店的紙杯形狀及商標的,她說看到這杯,感覺自己在咖啡店,而不是在辦公室內,創意會多點,心情也會輕鬆點。 有啤酒杯,他說上班不可以喝酒,用啤酒杯喝水,整天都是Happy Hour。 我的是一個藍色暖杯,是很久之前一個男生送的,他說送我一個杯子,因為想和我「一輩子」。每次拿起來,想到生命中總遇到疼愛我的人,就感到幸福。 喝的是清水,味道是甜的。 然後,你可以放些照片,貼在隔板上、置於電腦屏幕保護的幻燈片,甚至在面前放個相架。已婚的、有孩子的同事,都喜歡放家庭照在辦公桌上。他們說,家人是一種動力,讓他們繼續拼搏。有寵物的,想到家裡有牠們在等待,就會更加努力。 還有讓你舒服的椅墊、平底鞋甚至拖鞋、保暖的毯子等等,甚麼東西能夠把你的工作空間變得像家,變成舒適區,讓你覺得溫暖、輕鬆、舒服、有人情味,讓你感到自己遇到任何事情還是「離家很近」的,都有幫助。 當然這些物件的體積和性質,以不影響公司形象、其他同事及你的工作為原則。 就在明天上班的時候,為自己帶上一件東西吧! (圖片:經常在網絡上看到的一張圖,很想知道這張圖的出處,和這位仁兄到底是從事甚麼工作的!波波池啊!太好玩了吧!)

關於水果那死路一條的故事

專題報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8-01-05

我很喜歡吃水果,而據說,水果的智商是超過150的。(這究竟怎樣算出來?) 曾經有人告訴我以下的故事,令我深深佩服,怎麼天底下有那麼一種東西,縱使死路一條,仍不失動人。 植物本身不可以到處跑,水果是植物的果實,她就像一個聰明的媽媽,把種子都安全地保護在身體裡。她知道所有生物都喜歡對自己有益、有好處、漂亮的東西,所以她犧牲自己,把自己變成營養價值很高的食物,並努力打扮,利用外表和香氣吸引這些生物的青睞,甘願讓牠們把自己吞下肚,將她的下一代帶到其他地方去。 故事未完,生物吞下水果,按道理,胃酸應該會把整個水果都溶掉,包括種子。並不是啊!水果給吃掉之後,繼續發揮媽媽的特質,利用酵素保護孩子,讓孩子能夠迅速逃到腸裡去,避過胃酸的破壞(一般食物需要2至4個小時才到腸部,但水果只需30分鐘就逃至腸部了!)。所以我們常看見排洩物裡有水果種子,沒有給強酸的胃液溶掉,是因為水果媽媽到最後一刻,也要確保孩子隨著排洩物回歸大自然,延續下一代。 多麼動人的說法。讓我每次拿起各種水果,都會好好欣賞她的外型和香味,想起她要保護孩子的故事。 我時常在想,當水果給其他生物吃掉的時候,她的心裡一定很感謝牠們把她的孩子帶到遠方。這樣,吃水果的時候,自己也會心存感恩的心情,水果也特別香甜。

廁所哺乳的香港

專題報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2-28

這幾天,香港的新聞大鑼大鼓地報導,港鐵與時並進,在其中二十個站增設哺乳室,全城感恩。 後來有市民試用,說不少哺乳室都是員工休息室間隔出來的「劏房」,木板的這邊在哺乳,聽著木板那邊的幾位男職員在吃飯閒聊,空氣瀰漫飯香。而且很多都堆滿雜物,大部分連洗手台、桌子都欠奉。 萬分慶幸我的孩子出生在非常鼓勵母乳的台灣,而且到處都有完善舒適的哺乳室(這是法律規定的地方配備)。只可惜她們對我的母乳都不太捧場,沒幾個月就推開我了,白白浪費了這裡的好設備!(噢這是重點嗎?) 你們知道嗎?在寸金尺土的香港生為嬰兒,要舒舒服服喝一口奶水,是多魔多魔的奢侈啊! 這亦令我想起月前在香港入境處看到的一幕。當日我在辦理一些手續,正呆滯等候中,突然後面傳來一把女聲。 「甚麼?那是廁所呀!」 回頭一看,是一位胸前掛著嬰兒,穿著頗斯文,看來像上班族的媽媽,站在一個櫃位前,有點焦急。 「......」聽不到那個職員在說什麼。 「那是廁所!怎樣喝奶?我要你在廁所吃飯行嗎?」 「......」職員又說了一句話。 「甚麼?整棟入境大樓都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哺乳?」 「......」 女人急步離開,邊走邊自言自語:「神經病!」她沒有發脾氣要找碴,是焦急驚訝多過生氣。 然後,重點來囉。 四個年約三、四十歲,在附近等候的西裝友,目送她離開,邊笑邊搖頭。 「現在香港真的甚麼人都有。」 「這樣也要吵。」 「應該有三十幾歲。」 「好胖。」 「生完孩子。」 ...... 恐怖的,是香港的寸金尺土,和落後幾十年的基建。 更更更恐怖的,是那些西裝友的嘴臉。 各位媽媽如帶同母乳嬰兒訪港,請做好在廁所餵哺的準備,不要驚訝。 如在公眾地方哺乳,即使有圍巾蓋著,也請準備迎接旁人的嘴臉啊!

地獄級無飯人妻

其他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2-21

婚後先生從不要求我做飯,就算煮個泡麵,他也會為我代勞。不是因為他疼我如此,而是他不想廚房發生大爆炸,或者好端端的鍋子給燒焦。 上圖:有一天我忽然想吃窩夫(是加熱食品,ready to eat那種啊!),帥氣地捲起衣袖下廚,結果...... Anyway,出到廳堂好看就是了,還有充滿「鋒」味的巧克力醬。一口咬下去,喂......怎麼裡面還是冰的? 是的,我承認這一方面我是地獄級低能力的,可是我一點也沒有覺得要花時間學做飯。不擅長的事情,我要花好幾倍的力氣,做出來充其量也只是吃了不會死(但可能會痾),不會很出色,也不會很滿足開心。 那我倒不如將時間用來陪孩子看書畫畫玩個瘋,或者把家居(或自己)粉飾一下,增添家的力量。 假如走到生命的某一天,我開始學做飯,那一定是因為我喜歡看到自己為家人做飯的身影。 先生認命地不曾投訴過,當然他也非常清楚我本來就不是做飯的料。我也不會有任何愧疚的心情,因為我確信聰明的他無需大費周章,又求婚又結婚,為了換來一個幫他做飯的人。要是這樣,把花在結婚和養妻的錢用來僱個傭人,再把剩餘的拿去花天酒地,至少可以花個二十年。 我先生喜歡跟朋友喝酒聊天,婚後他也一樣會去,甚至我女兒剛出生的那一天,當晚他也出去跟朋友喝酒。我說,去呀,反正我在醫院這裡都是睡覺而已。 有了小孩,先生的應酬明顯減少了,只會把quota留給最重要的客人和好朋友,其他時間都盡量回家陪伴、洗澡、哄睡,有時候哄完睡才出去跟朋友喝一杯。喝的量也明顯少了,是覺得醉醺醺回來跟孩子睡在一床會把她壓扁吧! 婚姻中成熟的雙方,都可以讓對方繼續活出喜歡的自己。而正因為對方成全自己的快樂,自然地就會多想一步,如何讓這段快樂和被信任的關係,得以延續下去。 所謂的婚姻是跳雙人舞,無非如此吧。

保留帥氣的自己

其他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2-13

日劇《太太請小心輕放》大結局,裡面有一句對白很有感。 身手了得的凌瀨遙一再為社區內發生的壞事伸張正義,她的先生要求她事不關己的就當作看不見好了,讓他們能平靜地過普通夫妻生活。 凌瀨遙說:「就是為了你,我才更要保留帥氣的自己。」 好幾個久別的朋友,分別問我是否已經離婚了(他們本來就不相信我會結婚就是了!),不然為何看到我的FB還是多姿多采,一個人去歐洲和西藏旅行,甚至獨自去爬珠峰等。 是誰設定了結婚後一定要把自己藏起來,一定不可以再做喜歡的事情? 就是因為人生有了另一半,原來的我這一半的特質,才更需要努力維持,不讓生活的改變令自己變得面目全非。(當然這些特質不包括會影響家庭運作,或會讓對方難過的事情,難不成婚前一直把妹,婚後也堅持一直把,才夠帥氣吧!) 就是因為有了家,才更需要有生命力,讓自己在不同角色之間靈活遊走,更懂得分配極度有限的時間,更專注完成手邊的事情,更專心享受能夠做自己的時光。 就是為了對方,才更堅持不放棄本來的自己,因為當初吸引對方的,一定不是終日只懂得洗衣煮飯的無臉人,而是那個像電池兔般渾身是勁,總找事情讓自己眼睛發亮,堅持把生活過得有趣的那個帥氣的自己。 所以,婚姻不是去討好對方,而是吸引對方跟你一起變老,讓他覺得,跟你一起就算老病死,也一定會是一件很有趣、很美麗的事情。

電影«無語問蒼天»觀後感: 瀕死的人生片段,可主嗎?

其他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2-06

電視重播二十多年前的電影«無語問蒼天»(英文片名"Awakenings",由一位腦神經學家的同名著作改編而成)。一開始是被年輕的羅拔迪尼路和羅賓威廉斯所吸引,本想看一會就睡覺,卻被劇情一直拉住,直至看完整套電影。(自制能力是有多差啊!) 新來的年青醫生大膽用藥,令腦炎沉睡了三十年的植物人羅拔迪尼路突然甦醒,還可以寫字、自行穿衣、交談、走動。醫院上下大為振奮,藥物推至院內所有同類病人,他們醒來令醫院到處充滿笑聲、歌聲和琴聲。 終於可以擁抱媽媽,可以走路、看海、跳舞、吃雪糕、彈鋼琴、看飛機。有人一起來就喊出醫護的名字,有人想要馬上裝扮一番。看似普通的事情,對一直被困在動彈不得的身體的他們來說,是多麼多麼的珍貴。 可惜,很快他們就發現,藥物只可以讓他們甦醒一段時間,過後他們就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一直退化,無能為力地看著身體一天一天不受控制,抽搐亂動,大小失禁,到最後再一次完全僵硬躺回病床上。 羅拔迪尼路那再一次自如的身體後來一直惡化,一次身體突然嚴重抽搐,非常痛苦,卻並非向面前飾演醫生的羅賓威廉斯尋求協助,而是大聲喝令他馬上跑去拿攝錄機,大喊"Learn me! Learn me!",要他記錄做研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未來無數個同類患者。醫生從鏡頭看著他痛苦的表情,心痛得無力拍下去。 大概當刻他在想,自己一手把病人從床上喚起來,如今他們要受到得而復失的折磨,究竟自己有做錯嗎? 羅拔迪尼路在退化到還不用躺床之前,約了心儀的女孩吃最後午餐。身體抽來抽去,好不容易講話的他,告訴女孩這是他最後一次跟她見面了。離開前,女孩要求他抱著她跳舞,本來不停抽搐的他,努力地把臉緊貼在她的臉旁,奇蹟地抽搐慢慢消退,兩人就這樣,純粹地、傷感地享受當下的幸福。 再下一個畫面,已經是他僵硬在床上,眼睜睜地讓其他人幫自己轉身、上尿片、穿褲子。 假如病人可以選擇,他們會想要曇花一現地醒來只一會,而代價是再一次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返回僵硬的囚室嗎?還是一直昏睡下去更好?明知道有些東西最終都會失去,你會想擁有過嗎? 中文片名譯得真好--無語問蒼天(也有譯作«睡人»。嗯,這翻譯等級差太遠了吧!)。有苦說不出的無奈,我想這不只是病人躺在床上的困境,大概他們連願意還是不願意⌈被醒來⌋,也不能好好表達。 這種不能表達,固然很無奈,然而有些事情是可以事先溝通好的。這亦讓我再思考近期很多人討論的醫療程序:末期病人在不可逆轉的轉況下,是否還應該接受積極治療,例如插鼻胃管、電擊搶救等,還是讓他們自然離去呢?醫生在不知道病人意願的情況下,固然會盡力搶救及維持生命,可是,病人本身想要這些嗎? 既然是末期及不可逆轉的狀況,真的有很大機會⌈無語⌋問蒼天--不能表達出來。既然這樣,我們更應該在還是健康的情況下,讓身邊人知道自己的意願,讓自己在生與死之間的這一段可長可短的路上,過得盡量符合自己喜歡的模樣。 這樣,至少在離開的一刻,當一生的片段如走馬燈般播放的時候,每一格畫面都是自己喜歡的,讓自己能笑著離開。

讓感恩成為習慣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30

有一間學校的學生都來自基層家庭,他們得到某個集團的幫助,每天早上供給每位學生一個麵包和一盒奶,由幾位義工家長每天大清早負責安排分發。剛開始的時候家長很感激,連聲多謝,不斷讚嘆人間有情。 那一刻,他們多麼快樂。 有一天,由於冰箱鑰匙出了問題,義工家長先派上麵包,暫不派飲品。眾家長生氣投訴:「叫孩子乾吃麵包怎樣吞!」「安排混亂!」「太過分了!」鑰匙問題解決,派發飲品時,眾家長爭先恐後地搶,義工要求他們排隊,卻遭惡言責難:「做事沒彈性!」 那一刻,他們多麼不快樂。 而他們的孩子,就坐在旁邊吃早餐。他們把麵包和眼前的情景,一併吞進肚裡。 習慣了,他們就忘記了。這些義工,本來就是來幫忙的;這些早餐,本來就不屬於他們,是多麼值得感恩的事。 我們很多時候都會犯同樣的錯,因為別人對我們慷慨了一次,我們對他們的要求便越來越多,忘記了他們不一定要這樣做。 假如我們都可以將自己放低一點、委身多一點,就會發現從這個角度能看到更多美麗和感恩的事情,更容易看到對我們好、愛護我們、幫助我們的人。 例如快餐店內幫忙收餐具的女士。 修路工地前幫忙指揮交通的叔叔。 前面幫你推門的先生。 服裝店裡不斷在你旁邊推介的銷售小姐。 台式食店大聲跟你說再見的服務生。 地鐵上挪開手讓你可以扶到柱子的小姐。 巴士上向你揮手的兩歲小孩子。 然後,請不要吝嗇對他們微笑,說聲謝謝,講句讚美或鼓勵的說話,讓他們的努力得到一點肯定。 莫因善少而不為,莫因惡少而為之。 維持這樣的交流,就會不斷有能量流向你,而且是正面的、快樂的能量。 我也該謝謝你,正在看我的文字。 祝你健康快樂! (圖: 超商內讓人愉快的店員姐姐)

選錯科的痛苦人生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20

很久很久以前(來,要講故事咯!),我在一所薄有名氣的女校就讀中學。中三,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的年紀,面對文、理科二而一的選項。 語文成績是較好,但數理成績也過得去,而當時被灌輸的觀念是:文科出來「只可」當教師,理科出來當醫生工程師,「出路比較闊」、「專業人士」是家長口中理科生的將來。加上眼看校內世世代代成績好的同學都爭相念理科,混入一點當理科生的自豪優越感(成績好才有資格念哪!),再揉合大量媽媽日夜流露對「女兒將來成為XX師」的期望,我選了理科。 而我很記得,根據成績排序,我是獲理科班取錄的最。後。一。個。 往後的高中生涯,榮登我人生最痛苦的幾年。 對手實在太強了!除了中英文兩科能夠明列前茅外,其他所有數學化學物理等,全都是全班最低分的。每次考試測驗,就是為了一次又一次證明自己是全班最弱的一個。無論你再努力,也不過是在全班最差的五名內徘徊。 想像一下,你會快樂嗎? 我討厭上學到不得了。 最後,殘酷的公開試將我摒在大學門外。 擦乾眼淚。 由知道不獲大學取錄起,至翌年的公開試,只剩下七個月的時間。我毅然在二手書店買妥文科的教科書,以自修生身分再次投考公開試。 家人統統都不看好,念了幾年預備考試的理科也滿江紅,全新的文科,只有七個月時間,怎麼可能? 誰也想不到,這七個月,我竟然越讀越有勁,還自製了不少方便溫習的遊戲卡娛樂自己,更當起節目主持人把書本的內容以故事形式錄成錄音帶,邊聽邊吃飯上廁所。 當時貼在我書桌上的,是不知誰說的一句話: “Be what you want to be, not what others want to see.” 最後,我考取了中上的成績,順利進入大學第一志願的科目。往後的路,天開地闊。 不辛苦嗎?超辛苦。可是很爽、很快樂、很有成功感。 所以,作為一個學生,請不要小看你做的每一個決定,師長父母的提醒固然重要,可是,真正要去面對的還是你自己。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呼吸,更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快樂。

撞出你喜歡的工作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15

如果上班只是為了換取金錢的回報,以及該份工作的穩定性和安全感,那你不會快樂。 金錢和快樂,不一定互相排斥;反而,成功和快樂,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那又怎知道自己做甚麼工作會快樂呢?那就要先知道你的天分在哪裡。 沒有人天生就知道自己擅長做甚麼、喜歡做甚麼。 一份喜歡的工作,就像一個喜歡的人一樣,不是找回來的,是「撞」出來的。但你得開放自己,讓自己有機會跟外界「碰撞」。 現代社會甚麼都講求快捷,可是去了解自己到底喜歡甚麼、想要甚麼很重要。這關乎一輩子的快樂,花點時間去想一想、撞一撞,實在不為過。 所以,只要找對了,工作順利,人就會快樂。然後你就會發現,生活中很多事物,都順著你的想法而發生。 這就是所謂的幸運。因為快樂,所以特別幸運。無他,因為你很清楚自己的方向。所以不知道哪個名人說,假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這條船要去哪裡,任何的風,都不會是順風。 而最容易知道自己天分所在的方法,是多讓自己體驗不同的工作。 任何事情都去嘗試、見識一下,因為你無法知道,你遇到的甚麼事或者甚麼人,會讓你看到天分,會改變你的一生。 我從高中開始,一有機會,就跑去嘗試不同的工作,大學的時候更是身兼數職,一天跑幾場,當過服裝銷售、電話推銷、銀行櫃位、博物館導賞、雜誌編輯、網站記者、司儀、活動助理、字幕翻譯、統計員、模特兒、商談傳譯、戲院帶位等。還未畢業,我已經能夠列出一張清單,甚麼工作我這輩子一定不會做。 這讓我一畢業,就鎖定了某個行業,去開展我的專業。 當時,家人頗有微言,認為學生應該好好讀書,工作的事應該畢業後再想。可是,自公開試慘敗一役,我就清楚知道,沒有人能夠替我呼吸,人生是要自己負責。 當然,看到我大學的成績名列前茅,家人也沒說甚麼了。 因為這可是我自己選擇的、擅長的、有興趣的科目啊!四兩就能撥千斤了。 至於為何我的公開試會慘敗?下回續。 (延伸閱讀: 選錯科的痛苦人生)

找個時間 Do Nothing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13

我們的心靈是一部有自動清洗功能的機器,只要我們關機,停下來,自動清洗的功能就會啟動。 回想一下,你有多久沒停下來,甚麼也不做? 在歐洲漫無目的地遊歷的日子,我從當地人身上學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Do Nothing 歐洲人就是如此懂得保養自己的心,各個城市的廣場上、路邊、樹下、咖啡茶座甚至超市門外,每天都隨處可見沒事做的人,或聊天,或享受咖啡啤酒,或看天,或發呆。 我也學他們隨意隨地坐,仔細呼吸當地的氣味、欣賞路過的行人、看白鴿悠悠地叼去我丟在面前的麵包碎。沒有名牌手袋的收穫,也沒有各景點的自拍照,卻有最滿足最快樂的時光。 跟坐在旁邊的閒人聊起來,他們說,這是休息,是享受沒事做的美麗,反而不明白為甚麼我們華人連放假去旅行也要趕來趕去,瘋狂血拼,累死才肯回去睡。 培訓活動中,有時我也會加入「獨處靜思」的環節,就是讓參加者各自在山上或營地找個角落,與自己獨處一段時間,或有特定思考題目,或沒有,最好甚麼都不想不做,靜靜地坐著。每每在活動完結時,參加者都會說這段靜默的時間非常難忘,讓他們回想自己忙碌的工作生活,發現原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像這樣停下來,聽聽自己的聲音。 也難怪,我們每天營營役役,被工作和瑣事充塞得滿滿,坐下來沒事做猶如犯法般,渾身不自在,必須撥撥手機、看看社交網站有些甚麼。 要保持愉快的情緒,請定時讓身心停下來休息,就像定期斷食一樣,清一清腸胃,讓身體吸收得更好。 所以,要快樂,請定時發呆,享受沒事做的福氣。 (封面圖片:在赤柱 Do Nothing 中,請勿驚慌,不是浮上來的屍體. XD) (攝於比利時,周末在廣場上閒坐的人) (攝於英國劍橋,到處可見閒坐的年青人) (攝於蘇格蘭,那裡連鴿子都很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