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獨自在接近五十度的烈日下騎單車,沙塵中冒出兩位全裸的、只在頸上繫上粉紅色領帶的猛男,用比陽光更燦爛的軀體笑容,把我連人帶車攔住。

「嗨!小姐!好熱啊!」他們一左一右,邊說邊頑皮地在我跟前刻意扭動下半身。只懂傻笑的我,用眼尾瞄他腰間很好看的圖騰紋身。

「需要一點滋潤嗎?」

「當然好呀!」這情況下誰會Say No呢?

我還未說完,他們已經舉起手中的噴壺,朝我全身上下狂噴。噢!是冰水噴霧,還混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好爽!我感覺自己是電腦遊戲裡面的角色,頭頂的溫度計迅間下降。我貪婪地大力吸氣,閉上眼睛享受這一刻貴婦的奢華,禁不住輕聲說「嗯......好舒服啊......」。(如果這情景在其他城市發生,定是迷暈黨無誤!)

張開眼睛,我看到他們因為我的陶醉而非常高興。雖不情願,我還是趁自己還未全身濕至透視之前,向他們道謝,離開。

涼感才剛散去,寂寞又揮發著餘香,我就被黑武士攔住了。天啊!五十度的高溫,你是要多愛這身裝扮啊!

他用槍把我脅持到帳蓬裡,一看,是一台冰。淇。淋。機!我朝思暮想了幾天幾夜,決定離開沙漠第一件要吃的東西,竟然出現在眼前!

我像一頭餓壞了的小狗般,嘴角滴著口水看著穿蓬蓬裙的胖子,把冰淇淋擠到窩夫筒上,趁機跟他閒聊了幾句,由衷地感謝他們提供這絕佳的補給品。

「把你的營友也叫過來啊!」他藍色的眼睛,有光。

「一定!」啜著密瓜味的冰淇淋,我走出帳篷,迎面而來又有幾個被黑武士挾持進來的人,他們看見我手中的東西,快樂得尖叫。

在高溫下,這是我一輩子吃過最沁涼、也最快溶掉的冰淇淋。

我突然明白,有一種快樂,叫看見別人舒服。

 

前文閱讀:寫在火人祭後兩個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塵中

 

在最貧乏的地方,過最奢華的生活

因為環境惡劣,人們彼此照顧,互相提供需要的東西。每一個帳篷都是一個店,提供這個城市所需--飲食、修理、聊天、表演、學習、護理、玩樂、手工藝、解難、分享、運動、觀賞,應不應該有的,都盡有。

重點是,這裡完全沒有金錢交易,所有東西都是免費的。

你可以一整天跑在外面不會餓死,到處都看到有人為你提供各式餐點,三文治、鬆餅、熱狗、烤肉(!),喝的也應有盡有,檸檬汁、生啤、各式烈與不烈的酒、日本茶、冰淇淋;看見有趣的帳篷,你可以進去聊天,他們總會把好吃的端出來--這裡所有人都很想跟你分享他擁有的東西。

每一天的活動,就是騎單車到處去串門子,看看有甚麼好玩的事兒,而這裡可是有幾千幾百個不同的活動同時在進行,這時候你必須好好的規劃自己的行程,假如你想要參與的活動在城市的另一邊,可是有好幾公里的路啊!

 

科學老師教授,即場用幾千度高溫製作出來的結晶

 

學習製作魔法棒,把剛才漂亮的結晶也嵌進去

 

日夜無間的分享、講座

 

晨間冥想

 

食街

 

最好喝的冰凍檸檬汁

 

到了晚上,整個城市都是音樂燈光,免費的派對和表演,無間斷地動支動支到天亮。才靜下來沒多久,又傳來打坐的銅鑼聲,和在晨光中跑馬拉松的歡呼聲。

你會發現,這並非只是一個沙漠上的派對,亦根本沒辦法用三言兩語去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一切,都是免費的。

而免費的東西,最貴。

在只有賺錢和買房子為奮鬥目標的城市中長大的我,一下子成為了黑石城的居民,到處只有免費卻最珍貴的東西,所有人都滿足快樂地活。

 

 

Photo by Rolando Lee

 

你要付的,是尊重

在這一片今生踏足過的最大的一片平地上,人和藝術品都一樣,既孤獨,又熱鬧。你確實是身在七萬人的城市中,可是你卻並不跟任何一個人有相像。

而且這裡每一個人都非常友善,都微笑,都愛打招呼,要跟你聊天,要跟你擁抱,可是同時每一個人都如此的獨特、自信甚至驕傲,感覺就像一個一個Lady Gaga穿著美豔的舞台服,跟你在大排檔隊啤打冷聊天一樣遺和。

每分鐘迎面而來的,無論如何裝扮,無論高矮肥瘦,無論年紀,怎麼看,都美。大家都帥氣到不行,每個人都勤於看,和樂於被看。沒有人會批評你的作品、你的服裝,沒有人嫌棄你髒(大家都沒有乾淨過!)。大家一起做喜歡的自己,都快樂,都包容,都慷慨,都有創意,都有愛。

是因為快樂,所以友善?還是因為友善,所以快樂?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

其實我們最不懂得尊重的,是自己

這幾天,是我一生中看過最多也最美的裸體。這種美,不在完美,而在於真實。我們從小在雜誌電影中看過無數光滑無瑕、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身體。到我們長大了,總不滿意自己的身體,怎麼不像她們一樣長腿大胸,完美無瑕。

然而,在這裡看過無數快樂的身體後,你會驚覺,坐下來腰間一坨肉、蹲下來大腿會擠開、有疤有痣、生過小孩有肚紋、上了年紀有皺紋、啤酒肚、下垂乳,這一切才是合乎物理學的正常存在,是活生生的人才擁有的真實。

這種,是真的美。

而看見一大堆人能夠坦然又自得地用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來過活,更是美到肅然起敬。

也許,就是這種活得真實無框的魔力,讓人一年又一年地回來。

如果覺得這樣活很舒服,如果火人祭每年參與人數持續上升,是因為越來越多人都需要每年回來一趟這個「家」,我想請問,其餘的三百五十多天,我們是如何對待自己的?

也許我們一輩子最不懂得尊重的,是自己。

 

待續--第七天是狂歡,第八天是放手

前文閱讀:寫在火人祭後兩個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塵中

遊走港澳台, 集培訓寫作主持工作於一身, 後加新任傻的媽;長期身兼數職, 不想浪費人生;世界太大, 只好大膽活;經年修練, 擅長大笑, 精於尋找小確幸;堅持只做有趣的事,認為自己一生活該快樂。

熱門推介




綠星人 // 離子 皓愛結合環保與創意,融合生活與大自然,凝造綠色生活,同時反省自己多年來破壞地球的罪行。
李小時 自稱愛情專欄作家,文字工作者,是個愛胡思亂想的水瓶座;寫過散文,亦作過小說;深信世界上最浪漫的,就是文字。
海闊天空 // Sio 一個女生,遊歷半個地球,獨自走過澳亞歐非南北美,進過撒哈拉、闖過亞馬遜、踏過天空之城、越過天空之鏡;路上學會法文西文,戀上一個拉丁情人......
Trisha 做一個凡間女子,沾一沾俗世塵埃。
叫我女王 化妝/購物/吹水/諗到物就講物⋯⋯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