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讓感恩成為習慣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30

有一間學校的學生都來自基層家庭,他們得到某個集團的幫助,每天早上供給每位學生一個麵包和一盒奶,由幾位義工家長每天大清早負責安排分發。剛開始的時候家長很感激,連聲多謝,不斷讚嘆人間有情。 那一刻,他們多麼快樂。 有一天,由於冰箱鑰匙出了問題,義工家長先派上麵包,暫不派飲品。眾家長生氣投訴:「叫孩子乾吃麵包怎樣吞!」「安排混亂!」「太過分了!」鑰匙問題解決,派發飲品時,眾家長爭先恐後地搶,義工要求他們排隊,卻遭惡言責難:「做事沒彈性!」 那一刻,他們多麼不快樂。 而他們的孩子,就坐在旁邊吃早餐。他們把麵包和眼前的情景,一併吞進肚裡。 習慣了,他們就忘記了。這些義工,本來就是來幫忙的;這些早餐,本來就不屬於他們,是多麼值得感恩的事。 我們很多時候都會犯同樣的錯,因為別人對我們慷慨了一次,我們對他們的要求便越來越多,忘記了他們不一定要這樣做。 假如我們都可以將自己放低一點、委身多一點,就會發現從這個角度能看到更多美麗和感恩的事情,更容易看到對我們好、愛護我們、幫助我們的人。 例如快餐店內幫忙收餐具的女士。 修路工地前幫忙指揮交通的叔叔。 前面幫你推門的先生。 服裝店裡不斷在你旁邊推介的銷售小姐。 台式食店大聲跟你說再見的服務生。 地鐵上挪開手讓你可以扶到柱子的小姐。 巴士上向你揮手的兩歲小孩子。 然後,請不要吝嗇對他們微笑,說聲謝謝,講句讚美或鼓勵的說話,讓他們的努力得到一點肯定。 莫因善少而不為,莫因惡少而為之。 維持這樣的交流,就會不斷有能量流向你,而且是正面的、快樂的能量。 我也該謝謝你,正在看我的文字。 祝你健康快樂! (圖: 超商內讓人愉快的店員姐姐)

選錯科的痛苦人生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20

很久很久以前(來,要講故事咯!),我在一所薄有名氣的女校就讀中學。中三,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的年紀,面對文、理科二而一的選項。 語文成績是較好,但數理成績也過得去,而當時被灌輸的觀念是:文科出來「只可」當教師,理科出來當醫生工程師,「出路比較闊」、「專業人士」是家長口中理科生的將來。加上眼看校內世世代代成績好的同學都爭相念理科,混入一點當理科生的自豪優越感(成績好才有資格念哪!),再揉合大量媽媽日夜流露對「女兒將來成為XX師」的期望,我選了理科。 而我很記得,根據成績排序,我是獲理科班取錄的最。後。一。個。 往後的高中生涯,榮登我人生最痛苦的幾年。 對手實在太強了!除了中英文兩科能夠明列前茅外,其他所有數學化學物理等,全都是全班最低分的。每次考試測驗,就是為了一次又一次證明自己是全班最弱的一個。無論你再努力,也不過是在全班最差的五名內徘徊。 想像一下,你會快樂嗎? 我討厭上學到不得了。 最後,殘酷的公開試將我摒在大學門外。 擦乾眼淚。 由知道不獲大學取錄起,至翌年的公開試,只剩下七個月的時間。我毅然在二手書店買妥文科的教科書,以自修生身分再次投考公開試。 家人統統都不看好,念了幾年預備考試的理科也滿江紅,全新的文科,只有七個月時間,怎麼可能? 誰也想不到,這七個月,我竟然越讀越有勁,還自製了不少方便溫習的遊戲卡娛樂自己,更當起節目主持人把書本的內容以故事形式錄成錄音帶,邊聽邊吃飯上廁所。 當時貼在我書桌上的,是不知誰說的一句話: “Be what you want to be, not what others want to see.” 最後,我考取了中上的成績,順利進入大學第一志願的科目。往後的路,天開地闊。 不辛苦嗎?超辛苦。可是很爽、很快樂、很有成功感。 所以,作為一個學生,請不要小看你做的每一個決定,師長父母的提醒固然重要,可是,真正要去面對的還是你自己。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呼吸,更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快樂。

撞出你喜歡的工作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15

如果上班只是為了換取金錢的回報,以及該份工作的穩定性和安全感,那你不會快樂。 金錢和快樂,不一定互相排斥;反而,成功和快樂,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那又怎知道自己做甚麼工作會快樂呢?那就要先知道你的天分在哪裡。 沒有人天生就知道自己擅長做甚麼、喜歡做甚麼。 一份喜歡的工作,就像一個喜歡的人一樣,不是找回來的,是「撞」出來的。但你得開放自己,讓自己有機會跟外界「碰撞」。 現代社會甚麼都講求快捷,可是去了解自己到底喜歡甚麼、想要甚麼很重要。這關乎一輩子的快樂,花點時間去想一想、撞一撞,實在不為過。 所以,只要找對了,工作順利,人就會快樂。然後你就會發現,生活中很多事物,都順著你的想法而發生。 這就是所謂的幸運。因為快樂,所以特別幸運。無他,因為你很清楚自己的方向。所以不知道哪個名人說,假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這條船要去哪裡,任何的風,都不會是順風。 而最容易知道自己天分所在的方法,是多讓自己體驗不同的工作。 任何事情都去嘗試、見識一下,因為你無法知道,你遇到的甚麼事或者甚麼人,會讓你看到天分,會改變你的一生。 我從高中開始,一有機會,就跑去嘗試不同的工作,大學的時候更是身兼數職,一天跑幾場,當過服裝銷售、電話推銷、銀行櫃位、博物館導賞、雜誌編輯、網站記者、司儀、活動助理、字幕翻譯、統計員、模特兒、商談傳譯、戲院帶位等。還未畢業,我已經能夠列出一張清單,甚麼工作我這輩子一定不會做。 這讓我一畢業,就鎖定了某個行業,去開展我的專業。 當時,家人頗有微言,認為學生應該好好讀書,工作的事應該畢業後再想。可是,自公開試慘敗一役,我就清楚知道,沒有人能夠替我呼吸,人生是要自己負責。 當然,看到我大學的成績名列前茅,家人也沒說甚麼了。 因為這可是我自己選擇的、擅長的、有興趣的科目啊!四兩就能撥千斤了。 至於為何我的公開試會慘敗?下回續。 (延伸閱讀: 選錯科的痛苦人生)

找個時間 Do Nothing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1-13

我們的心靈是一部有自動清洗功能的機器,只要我們關機,停下來,自動清洗的功能就會啟動。 回想一下,你有多久沒停下來,甚麼也不做? 在歐洲漫無目的地遊歷的日子,我從當地人身上學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Do Nothing 歐洲人就是如此懂得保養自己的心,各個城市的廣場上、路邊、樹下、咖啡茶座甚至超市門外,每天都隨處可見沒事做的人,或聊天,或享受咖啡啤酒,或看天,或發呆。 我也學他們隨意隨地坐,仔細呼吸當地的氣味、欣賞路過的行人、看白鴿悠悠地叼去我丟在面前的麵包碎。沒有名牌手袋的收穫,也沒有各景點的自拍照,卻有最滿足最快樂的時光。 跟坐在旁邊的閒人聊起來,他們說,這是休息,是享受沒事做的美麗,反而不明白為甚麼我們華人連放假去旅行也要趕來趕去,瘋狂血拼,累死才肯回去睡。 培訓活動中,有時我也會加入「獨處靜思」的環節,就是讓參加者各自在山上或營地找個角落,與自己獨處一段時間,或有特定思考題目,或沒有,最好甚麼都不想不做,靜靜地坐著。每每在活動完結時,參加者都會說這段靜默的時間非常難忘,讓他們回想自己忙碌的工作生活,發現原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像這樣停下來,聽聽自己的聲音。 也難怪,我們每天營營役役,被工作和瑣事充塞得滿滿,坐下來沒事做猶如犯法般,渾身不自在,必須撥撥手機、看看社交網站有些甚麼。 要保持愉快的情緒,請定時讓身心停下來休息,就像定期斷食一樣,清一清腸胃,讓身體吸收得更好。 所以,要快樂,請定時發呆,享受沒事做的福氣。 (封面圖片:在赤柱 Do Nothing 中,請勿驚慌,不是浮上來的屍體. XD) (攝於比利時,周末在廣場上閒坐的人) (攝於英國劍橋,到處可見閒坐的年青人) (攝於蘇格蘭,那裡連鴿子都很閒)

近距離見識到甚麼是Work hard, Play hard.

生活在我城
活該快樂 // Carmen Lo・2017-10-28

今天,為一家電訊公司的營業員做團隊訓練。 其中一位小伙子,個字不高,稚氣的笑容,尤其那個大背囊,與其他同事的輕便行裝,形成強烈對比。 一個早上,小伙子積極參與。午餐後,尚有十多分鐘休息時間,所有人打機的打機,打呼的打呼,有特別呼吸需要的一群(煙民),更一早消失於餐桌。 只有小伙子,稍微推開面前的碗碟,左邊筆電,右邊一堆單據,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大概是向客人交代: 「對不起,今天公司活動晚了回覆....」、「陳小姐,已經幫你安排了.....」、「李先生,你那邊的問題解決了嗎.....」...... 到了集合時間,小伙子趕緊收拾,與負責清場的我同步離開。他問我:「請問下午的活動還有多久才開始?」 「馬上開始。」 「哎呀...有點急事要回公司處理....」他懊惱地說。 「那你跟人事部同事講一聲,就去啦。」年終實在有太多參加者因公事半場離開。 我也預算他不會回來。 下午活動開始了不夠半句鐘,突然有人推門進來。是稍微喘氣的小伙子,笑容燦爛地衝我過來報到:「搞定了!我歸隊啦!」 我被他的朝氣感染到。「好厲害啊!歡迎歸隊!趕快加入活動吧!」 「我可是飛的士回來的啊!」他笑著說,一大棚牙齒很漂亮。 我站在他身後,看他手腳俐落地卸下大背囊,亦不忘細心地把手機調震,收好。 看著他背囊下汗濕的T恤,我由衷地喜歡他。 一整個下午,他的笑聲最大,動作最快,策略最多,分享也最動聽。 活動結束,小伙子快樂地跟我們說再見,同一時間手中的電話已經撥通了,他馬上回歸工作mode:「喂,陳先生.....」 後來才知道,這位小伙子業績彪炳,每年都獲公司旅行獎勵,在公司有「數王」之稱。 都是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