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地球上最荒涼的沙漠,每年只出現八天的城市,全宇宙最大的遊樂場!

這Burning Man,有毒

在我最後一片因為這趟旅程而壞了的腳趾甲終於自然剝落的這一天,我鼓起勇氣把一直擱在一旁,仍然佈滿沙漠灰塵的背包打開,把裡面的東西逐一翻出來,帳篷、地墊、睡袋、大小背包和燈具等等,一一好好清洗,然後晾在入冬的陽光下。可是,歷盡風沙的裝備,無論如何努力洗擦,多少已經有點不一樣,鋪上不能磨滅的愴桑感。

這些痕跡,總在不經意的時候提醒我,我曾經是一位Burner,有一部分的靈魂留在那邊,今後也不是一樣的我了

難怪人說,這個火人祭,有毒。

自從九月初從火人祭回來後,我並沒有急於把照片和過程馬上寫下來分享。好些朋友一直追問,說期待看到我的文字和照片。

我沒有為了要把握新鮮熱燙而強迫自己去寫,而是讓自己整整沉澱了七十多天。從美國乘飛機回家當天,我只把發臭的衣服拿出來,然後刻意關上背包,一直不去碰它,甚至連記憶滿滿的照相機,我也沒有打開過。

我刻意把經歷擱在一旁,讓現實生活一層一層蓋上去。

我很想知道,這場夢,到底有多真實。

炙熱的溫度,仍在皮膚上。


在一望無際,除了沙就是塵的貧乏土地,被喻為地球上最荒涼的沙漠之一,每年只出現八天的城市--黑石城。白天四、五十度,晚上幾度,加上頻頻來襲令你不能開眼不能呼吸的沙塵暴;沒水沒電、沒商店交通;睡帳篷,不洗澡;大會提供的僅僅只有旱廁、冰塊和咖啡。

網絡上說這是狂野音樂會、性愛樂園、瘋狂藝展、派對天堂、磨菇(毒品)場等等。每年的門票總在半天內搶購一空,參與人數每年持續上升,今年就有七萬多人成為這裡的居民。

如果這是真的,讓我好奇的是,環境如此惡劣,參與難度如此高,為何每年有幾萬人,搶著來這裡克難。

 

這裡缺水缺電缺網絡,唯一不缺的,是詩和遠方

Burning Man源於三十多年前一位美國男子Larry,有一晚在海灘燃燒一個簡陋的木頭人,因離婚而鬱悶的情緒得到極大宣洩,遂與朋友每年相聚交流,並燃燒木頭人,喻意重生。後來人數越來越多,因安全理由被地方政府禁辦,需另覓合適地點,最終落戶在渺無人煙的內華達沙漠至今。

參與者須完全自給自足,自備帳篷、水、食物等所有生存裝備,在貧乏的環境下渡過八天。你以為這會是苟且可憐的生活嗎?錯了這裡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藝術展覽場,數千件大大小小的裝置藝術品屹立在偌大的沙漠各處,有些甚至高達三十米,規模和幅員之廣,我敢說,地球上沒有一個藝術館可比美。

 

 

究竟要對一件事情有多大的愛,要對自己的作品有多驕傲,才會在如此嚴苛的環境下,沒水沒電沒金錢回報地,組裝如此巨型珣麗的藝術品,就只為了展示人前,公諸同好,樂在其中?

還有幾百台大大小小的花車,在城市中左穿右插--裸體壯男駕駛的粉紅色毛毛兔子、會噴火的五頭龍、用廚具堆砌的移動城堡等等,你會以為自己活在宮崎駿的筆下。你可以隨時跳上任何一台花車,聊天、免費酒水、跳舞、觀光,經過吸引你目光的帳篷,你又可以馬上跳下去,進入另一個世界。

Photo by Rolando Lee

行為藝術也是黑石城重要的元素,居民可以盡情地穿上自己喜愛或平日不敢穿的奇裝異服,不少男的就易服穿裙子胸罩絲襪,好多人甚至完全赤裸,舒泰而滿足地活。沒有人會管你是否有肚腩、有妊娠紋,沒有人會盯著你的奶奶和雞雞看。在這裡,人人都在表現及分享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同時都尊重對方的狀態,你是誰你做甚麼,我都歡迎,我都喜歡你。

會行走的東西還包括這裡主要的代步工具--單車,人們絕不放過能夠表現自己創意的機會,每一台單車都有被悉心打扮過,都會發亮,有馬頭、恐龍、尾巴、巨型陽具,非常有趣。

奇怪的是,在一個如此短暫的城市,無論是藝術品、居所、服裝,並沒有人因為計算成本效益而簡約了事,反而是極盡所能地把自己最喜愛的,認為最有趣的東西秀出來。玩得如此認真、活得如此認真的一群人,一大群人。

也許就如林一峰說,如果計較成本,很多美好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Photo by Rolando Lee

 

炫目到不真實的夜間童話國

沙漠的白天,到處都是黃色的,像星球大戰的場景。

晚上是彩色的,到處都是燈,所有藝術品全部變成光影秀,城市變成眩目的大都會,五光十色、璀璨等都不足以形容,好多,好亮。這裡每一顆燈都有生命,並非如城市夜景中那些銅臭的招牌霓虹或目無表情的辦公大樓。

所有人和單車都會在身上纏滿各式的閃燈,一來為了黑暗中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要讓人知道,這裡有一個活潑的生命,一個發亮的靈魂,一份獨特的驕傲。

 Photo by Rolando Lee

 Photo by Rolando Lee

 

 Photo by Rolando Lee

每一個童話國的晚上,騎著單車在沒有行車線的沙漠平原上遊走,穿梭於千種顏色中,感覺自己就像一條深海中不知名的甲殼動物一樣,自由地在水中浮動。

一輩子看過的夜景不少,沒有比這個更美,這份美不在炫目,這美,在生命力,創造力,在自傲

極端貧瘠和極盡華麗,沙塵和炫光,獨特驕傲卻不孤高,特立卻非獨行,怪咖卻友善,這一切強烈對比的極端狀態,日日夜夜猛烈地衝擊著我的身心。

我的血液給混進了一點點荒唐,我感覺到我生命的一部分因為當過這裡的居民而有所不同

下一篇: 寫在火人祭後 -- 極端匱乏的烏托邦,一切都是免費的,你只需付出尊重

遊走港澳台, 集培訓寫作主持工作於一身, 後加新任傻的媽;長期身兼數職, 不想浪費人生;世界太大, 只好大膽活;經年修練, 擅長大笑, 精於尋找小確幸;堅持只做有趣的事,認為自己一生活該快樂。

熱門推介




Ar B (阿比) 我是一位來自澳門的普通小市民、有著無比的幻想、夢想、喜愛聽、寫、唱、創作同打麻雀!
背包旅神 旅行不只是享受,還要感受。
URCHIN DANCE CREW
叫我女王 化妝/購物/吹水/諗到物就講物⋯⋯你懂的!
熊神進 熊神進師傅,生於澳門,南洋長大,是澳門第一位擁有心理學碩士 及 行政管理學士的最年輕政府註册風水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