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又一次幸運到甩轆的分享!

話說前幾天天氣非常好,藍藍的天空,涼涼的秋風。如夢般的好天氣,做甚麼最好呢?當然就是洗東西!我把多年來陪我上高山落沙漠的大小背包、帳篷、地墊、睡袋等,通通翻出來大洗澡,然後晾在露臺讓它們享受秋日的涼風。

大洗!

大小背包表示:這是我出廠以來最乾淨的一刻!

帳篷表示:跟你那麼久,今天最疏肝了!

 

不消半天,所有東西都乾透。本想讓它們多享受陽光,可是為免被風吹走,我把它們一一摺疊收好,讓它們好好休息,靜待下一次出動。

收好這些好拍檔後,瞥見我家象龜達哥瑟縮一角。對啊!以前一直住在室內,搬家以後牠住露臺,冬天來了,是時候為牠搭一個能夠遮風擋雨的居所了。

找來現成的材料,我搭建了一個長方形足夠牠在裡面踱步轉身的籠子。然後用防水的地墊包好碼緊,滴水不漏。還不忘搭線在裡面加一盞暖膽,萬一天氣太冷牠可以躲在裡面取暖。

 

有點像軍營的新房子。

達哥似乎對新房子頗滿意。

 

然後,天有不測之風雲。颱風玉兔轉向,只是在牠的外圍給那兔子尾巴輕輕掃過,也大風到嚇人。

今天早上我被外面呼嘯作響的風吵醒,我穿起登山用的高強度防風外套,才敢出去露臺。

而我看到的情景,嚇一大跳!-- 我只看到達哥如以往瑟縮在牆角。

 

咦?我不是搭了一個籠子嗎?

原來是發夢嗎?原來我甚麼也沒有洗過晾過做過?

我下意識地想撥開手機看看今天是幾月幾號,心想,那「如夢般的好天氣」果真是夢一場,怎麼我造了一個那麼長的夢。

咦?不是啊!電線和暖膽還在地上啊!證明那是真的!

 

那麼,籠子呢?

我立馬看看對面的大廈有沒有爆裂的玻璃或懸掛的殘骸,環顧四周有沒有在天空上飛翔的奇怪東西。

慘了慘了,這一次一定上新聞了。這麼大的一個東西從二十多樓掉下去,下面人來車往,萬一砸到了誰......慘了,一定要坐牢了!

我趕緊下樓去查看,電梯一邊下降我的心也一起沉下去,我想像到當電梯門打開那血流滿地的情景,然後是一連串的上警察局、跑法院、坐牢,然後工作要如何安排,小孩要誰照顧...... 怎麼今天的電梯跑那麼慢!

電梯門打開,我跑出去,繞著大廈整整跑了三個圈,沒有發現我的籠子,也沒有血流滿地的場面。

會飛很遠嗎?怎麼辦?怎麼辦?

正在焦急之際,我收到屋苑管理處的電話,說有清潔工撿到我家的籠子,現在存放在某某處。

經大風摧殘至解體,好可憐!

 

我帶著二百萬分的抱歉去領取我的東西,跟管理處的人員連聲道歉,他叮囑我東西要綁緊。

幸好沒有砸壞任何窗戶花槽,也沒有人命傷亡。

大頭蝦的我,記得收起帳篷背包,以免被大風吹走,卻竟然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如降傘般設計的籠子,也會遇到同一命運。

驚魂甫定,我回過神來,搞不清楚為甚麼管理處會知道這個籠子是我家的?

唯一我很清楚的是,幸運之神又再一次看顧著我。

從二十多樓掉下一坨這麼大的東西,竟然沒出事,竟然不用坐牢!

一定是因為上天安排了很重要的事情,要我去完成。

嗯,會是甚麼呢?

給我一點提示好嗎?

遊走港澳台, 集培訓寫作主持工作於一身, 後加新任傻的媽;長期身兼數職, 不想浪費人生;世界太大, 只好大膽活;經年修練, 擅長大笑, 精於尋找小確幸;堅持只做有趣的事,認為自己一生活該快樂。

熱門推介




Cheers! 積極搜羅最新吃喝玩樂資訊!
PP爸爸的日常
覺醒媽 Awakening Motherhood 隨著覺醒的步伐,我們成為了母親,和孩子一起,來到地球學習愛。
Ar B (阿比) 我是一位來自澳門的普通小市民、有著無比的幻想、夢想、喜愛聽、寫、唱、創作同打麻雀!
半島師奶 和家人平凡地過日子,每日的意義在於收看「都市閒情」和「開心速遞」,所以星期六日過得特別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