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盯盯熊》的奇幻之旅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9-17

  《盯盯熊》配色清新,給人一種雨後藍天的親切感。   繪本《盯盯熊》的封面是一個特寫的熊頭,滾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起來人畜無害又憨厚。   然而,小動物可不這樣看。   龐然大物的熊,對著你盯呀盯,一言不發 ── 可一點也不好受。瓢蟲一家覺得受不了,被掃雅興的一家人只好捲鋪蓋另覓早餐場地;小鳥媽媽覺得受不了,敕令大熊退回原地;正在刮鬍子的獾覺得受不了,狠狠地咬了大熊的鼻子一口......   如果大熊繼續往前走,可以想像,是變本加厲的白眼與斥罵。「所以,小朋友,你會如何安排《盯盯熊》的後續發展?」我問道。   小朋友可能會給大熊安排遇上下一隻動物,可能會設計牠跳出排比的劇情、空降一個結局,可能視之為一個問題而排上待解決的清單上......事實上,小朋友給予的回饋也各有特色。   直來直往的小朋友覺得大熊有病可以看醫生,只不過誰「罵人」就要承受後果;心地好的小朋友覺得只是大家耐性不夠,大熊總會遇到願意讓牠盯到說話為止的新朋友;善於觀察的小朋友認為只是對象的問題,倘大熊盯上更大的個體,必然會有不一樣的情節發生;冷靜的小朋友覺得既然有情動物的反應都令人沮喪,那大熊就去從事冰冷的工作,說不定自有好結果;想法活潑的小朋友覺得,既然一定範圍內眾人的態度消極,那就跳出這個範圍安排情節,例如可以讓多啦A夢拿出「翻譯糕」幫大熊解決一言不發的毛病......   至於作者的布局,則是安排另一隻動物盯回去,讓大熊感受感受牠予別的動物的氣氛,作為展開對話的契機。大熊因性格原因寡言少話,這原是解決不了的情況,因為不能都提前寫好劇本才去交際,總有不期而遇的時候 ── 在這樣的特殊時刻,大熊可以如何自處?   大徹大悟太過於戲劇性,但提一個小小的行動方案,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則是一個可努力的提議,而這個提議,待在書中,供讀者去細閱時會心微笑。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氹仔圖書館、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黑沙環公園黃營均兒童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澳門劇本殺社群 ── 訪摩斯探案館

人物專訪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8-30

  謀殺之謎(Murder Mystery Game​​),俗稱劇本殺,隨大陸綜藝節目興起,後席捲全國,成為接棒狼人殺的新興國民級娛樂活動,產值上看二百億。   劇本殺在狼人殺的邏輯推理玩法上加入了情感向的角色扮演任務,讓後電視時代的每名國民都有秉公斷案的機會,傾注心力、感情,展現常識、智慧,當一回風波裡的嫌疑人或破案神探。   近年,澳門以劇本殺為賣點的線下實體店也如雨後春筍般冒起,位於提督馬路與雅廉訪交界、華隆工業大廈四樓的摩斯探案館是其中一間。 ─§─ 大學同學,合伙「作案」   Larry 是摩斯探案館創辦人,亦為當中一位主持,談到當初如何接觸到劇本殺,他說契機來自於工作。   「當時的工作會接觸到大陸人。」2017年,Larry 首次接觸到劇本殺,他回憶:「2016年,劇本殺在大陸開始走紅,被熟悉的客戶推薦去玩;當時講話要返大陸玩喎,一玩就要玩四、五個鐘,其實我好抗拒。半年後,才成行,去了之後我覺得:嘩,幾好玩喎!」   劇本殺刷新了Larry 對社交娛樂的想像,他開始反思自己社交圈的制約:「因為呢,我自己本身鍾意打波、鍾意運動,圈子以男仔居多,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鍾意運動、打波,你就談不上話。而劇本殺,我覺得一來,好有趣;二來,可以同新、舊朋友有一個社交場合,即係可以,同人交流、透過玩的方式;或者,以前的朋友,本身沒有交集的興趣,便可以推薦下去玩 ── 多一個活動幾好啊,而且,去一去的話,對對方的了解都會變得更深。」新興的活動,讓Larry 對與人交往有了嶄新的想法。   Jack,Larry 的大學同學,如今的合伙人,摩斯探案館另一位主持。他回憶:「是他叫我過去玩。我本身就玩開桌遊,那時候他向我介紹這玩意:欸,都有興趣喎!玩過幾次後覺得:啊,幾好玩喎!我自己在大陸也都有朋友,他們亦鍾意玩劇本殺,所以除了跟Larry,我也會自己走去佛山揾朋友一起玩。」自言投入的時間沒有Larry 多,但Jack 亦話「好鬼死中意」劇本殺:「我自己本身好中意睇推理小說......所以我一玩劇本殺,發現:可以照自己判斷推理啊,要推翻、還原其他角色的發言啊、案情啊 ── 就好中意它的機制;可以說是一玩就中意了。」劇本殺,讓Jack 方方面面的興趣結合在一次遊戲裡,讓他與Larry 有了新的話題、新的交集,讓他們與許多原陌生人結交了善缘。 ─§─ 多項活動,何樂不為   劇本殺風靡萬千國民,其樂趣與爽點見仁見智。但如喜歡喝咖啡和經營咖啡店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從喜歡到經營,兩位老友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開設劇本殺線下實體店呢?Larry 直言:「第一個係疫情關係啦,因為疫情,不方便去大陸玩 ── 其實一路都有相關計劃,但係,自己本身做生意是『初哥』,一直都停在『諗』字上,如今,疫情係一個契機。第二呢就係,其實我一直都覺得有得做,但係之前就自己忙啦,又覺得,自己不會搞啦。我覺得劇本殺在澳門係有市場的,因為,雖然仍在推廣期、仍然有好多人不知道它,但已經有大陸成功的經驗呢,已經證明年青人係鍾意玩劇本殺。總括來說,一來就係疫情契機啦、二來就覺得,這一個熱潮呢係真係存在的,在大陸獲得了成功。」   「至於你話劇本殺的核心價值是甚麼?」Larry 續道:「我覺得,首先,即係得罪講句:澳門人呢好悶,可參加的活動少,平時的社交活動、或者係想揾休閒娛樂呢,一係就係約朋友出來食,一係就係唱K ── 現在都不流行唱K 了,叫唱K 基本上沒人會到,就全部都係食飯咯。那食、食、食......食得幾多餐?如今,有這個可能、締造多一個機會:啊,約朋友來玩下第二樣啊,不用每次都只有食。加上年紀大了,食得幾多?又食得肥,又不健康。那麼多一樣活動去提供給澳門市民去選擇,我覺得係可以的;第二呢,我覺得這個遊戲係真係好玩,係它的核心價值;第三呢,這個遊戲係真係交到朋友,即係你和舊朋友聚會都好,又或者你係『拼車』 ── 即劇本殺的團可能缺人喎,你和陌生人拼在一起玩 ── 一個有質素的玩家,你為人係講禮貌,在遊戲過程中好易識到新朋友。我覺得,這些都是劇本殺創造出的價值咯。」   「我都好同意Larry 頭先講話澳門人娛樂活動上缺少選擇。所以澳門人 ── 若你有四、五、六個人想一起玩呢,選擇好少。」Jack 附和Larry 的觀察,並且補充:「而劇本殺相對於桌遊,不需要某一個人先睇一串複雜的規則,或者需要好邏輯性地玩,劇本殺中有崇尚輕鬆的『歡樂本』的玩法啊,加上角色扮演的玩法,我覺得比較適合澳門的後生仔、白領啊,都好適合。之前,澳門好難聚集到一個社群,因為大家都自己返大陸玩,但如今,有澳門本地的門店,有了group 之後呢,個group 會自己慢慢成長。」   澳門呢彈丸之地,有世界級酒店,亦不乏國際旅遊項目,四方旅客慕名而來;但日常不同於五光十色的旅程,生活的源頭活水,只能通過紥根於民間的、居民自發的文化活動,才能讓安居樂業的都市人甘之如飴、重拾活力。 ─§─ 與人同樂,樂此不疲   雖說劇本殺次文化未在澳門普及,但劇本殺作為娛樂活動的新近風口,認識到春江水暖的可不會只有一隻鴨子,當萬木爭春、各門店並起爭奪有限的玩家資源的時候,摩斯探案館會如何確保自己的客源呢?Larry 說:「其實呢,劇本殺店呢,都大同小異;你從大方向講,其實係無甚分別。熱門的劇本呢,每間店都會入,最大的差異呢,就係主持人不一樣、地點不一樣、裝修不一樣,你可能覺得這個地點適合你、方便,所以就近落腳,或者覺得這個店價錢便宜,或者那個店服務好,可能有人覺得貴好、舒服,各取所需。我們現在的定位係:在澳門裡面,相對係便宜。還有,我們的地點係靚的,位置交通方便,加上這個房間係適合、做劇本殺係適合的。」   他強調:「劇本殺店的差異,真係要講個主持人 ── 帶本的風格。就算係大陸都好,通常不會特別標籤門店的特色,而係會話:啊哪個主持、我想揾哪個主持玩喎;啊哪個帶得好。或者說,我們和其他門店的主要區分都係 ── 人囉。」人物、個性、關係、事件、動機......劇本殺是模擬社會互動的娛樂,人是社會性動物,瞄準人、經營人,是淺顯易懂也知易行難的工作。   而作為一個個人,從玩家搖身變成一個經營劇本殺門店的東主,在這個實踐的過程中,可有值得分享的難忘或者有趣的事呢?我問。   Larry 表現得感觸甚深 ── 大有孩子沒娘、說來話長的味道。他說:「好多難忘的事,講其中開心的吧。第一呢,我覺得呢,我個人進步了。以前,自己不是特別擅長與人溝通,所以頭一、兩次呢,帶本的時候好似傻仔,回想起來都覺得羞恥;但係當你帶了廿幾、三十次,幾十次過去啦,你慢慢會有進步,逐漸掌握到帶領別人的能力。你會意識到,自己改變了。以前,不會跟那麼多人、陌生人去交流,無論係要將自己的諗法,或者要介紹遊戲的玩法,或者要領導參加者玩遊戲,開店之前係零經驗的;但現在,經營下來,我覺得,有一樣好滿足、比較深刻的就係:參加者覺得好玩喎,想再次揾我玩喎。即係玩完之後,即刻話:欸,下次再約喇,幾時、幾時又約......好滿足。這是我無法從過往的工作中得到的體驗:帶給別人歡樂的滿足感啦,自己可以完成一件事的成功感啦,還可以結識到好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在把自己的興趣事業化的過程裡,主持人得到最深的個人成長,這些回憶裡,有初心落地的、有喜出望外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歷練了心靈。   「的確,他成長好多。」在摩斯探案館,Jack 像一個敏銳的讀者,觀察他的合伙人、觀察來往的玩家,看雲開雲合,像讀到精彩描述的讀者一樣露出意味深長的笑。Jack 分享了他的觀察:「我自己來說,會分享下帶人玩的經驗。之前,我有帶過一個本,它裡面呢有的玩家扮人,有的玩家係扮動物,中間你就會見到好多得意 ── 一部分人呢永遠都猜不透自己,另一些人就好醒目,一開一講就拆穿了:嘩你的角色一睇就知不是人類來的,有這個證據、那個證據指出你的角色係動物......你見到各種各樣的人玩劇本,有些人會需要你慢慢引導,幫他們表達出他心中的想法,中間的協作係一個好有趣的過程。你見到每個人、可能他們彼此間係friend,但係兩個人的性格真係不一樣,或者思維方式不一樣,這些觀察與發現好得意、好有趣。」 ─§─ 帶本風格,澳門玩法   人口基數讓澳門像個興趣愛好的篩子,能流入澳門的玩意兒不見得都留得住,對於摩斯探案館的經營者來說,他們心宜的劇本殺,當如青山常在抑或曇花一現?Larry 坦言:「其實一開頭呢,就會比較覺得大陸的成功經驗可以照搬回澳門,會覺得:欸,大陸已經有條方程式係成功,那我照搬去澳門啦。但是在我經營、運作摩斯探案館之後呢,我發現:大陸的好惡不一定適用於澳門人。舉個例子啦:大陸,好多劇本,係講民國啊、共產黨、紅軍啊,或者係古裝情感啊、國仇家恨......其實澳門人無感、不懂,沒有相應的環境氛圍。揀本的時候,就要做好篩選。你一定要從澳門人的角度,去經營它。第二呢,就係澳門人的玩法,其實和大陸都差異大。所以呢,劇本殺的生意呢,係一定有得做,但係你要如何做?會有成功的機會,但係亦都有失敗的機會。如何貼合澳門人的口味 ── 我們仍在摸索、未算係完全摸索到。開店呢我預計要守一段時間,我知道不會一開頭就會爆發,所以我係盡量減輕成本去做;因為要澳門人去接受,第一句說話:喂,玩一個遊戲五個鐘?其實大部分人已經好抗拒,但真正試過玩呢,會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劇本殺係一個time killer。」   「我會睇好它的前景,我覺得會有一個moment,它會突然間成熟、爆發,所以之前,你需要守,你要令到人們認識你。頭先講過,你玩一個店,不完全是個地方,你係要去找Larry 玩,所以你要守一段時間令到個市場覺得這個人係OK 的。那到它爆發的時候 ── 那時候澳門可能有二、三十間店 ── 成果就會出來。」對於自己的新事業,Larry 不無樂觀地說。   在Larry 的分析中,他談到澳門人的玩法勾起了我莫大的興趣。除了講廣東話,澳門人玩劇本殺,又有哪些地方與內地不同呢?對這個現象,Jack 也深有體會。   「玩的風格咯,我覺得係。大陸玩家的主動性和他們對於歷史題材呢會較敏銳。如何謂之主動性強呢?嗯,他們會好積極地去進攻其他玩家,譬如話,不管我是否真犯人,我都會好積極地去和其他玩家做得談判啊、去攞真料或者假料去套其他人的訊息,在遊戲過程中,他們會不斷地嘗試去做這些動作。相對來講呢,澳門人就顯得被動,被動又會有哪些問題出現呢?例如有些劇本,強調玩家之間要合作,即係私底下可能要合作或者要頻繁溝通呢,才有辦法搞掂,如果是這種情況呢,澳門玩家可能會適應不良。另外,澳門人有另外一樣情況 ── 不慣拼車。大陸好多拼車的局,澳門人呢,會傾向避免,寧願說:我湊夠六個人先啦、湊夠五個我先來玩啦。澳門人將劇本殺視為一個聚會的item,但在大陸,他們真係為了『劇本殺』而去玩。」Jack 補充。   隨後,Larry 歸納說:「因為,劇本殺的核心係要解謎,澳門玩家會要求個主持人多表達,我們有個術語、劇本殺的術語叫『扶車』:如果你甩、如果你越軌呢,就會離真相越來越遠,就要有人來扶正焦點。澳門人呢,就會比較傾向於要多扶車;同埋,偏向於細體量 ── 個劇本的體量不好太大。但在大陸,玩家會想:嘩,我付錢、付一百多元,在這裡六個鐘頭,我想你個劇本好多內容,我可以睇到好多故事,故事中有故事,越複雜越好、體量大越好 ── 那我的體驗才會豐富。」 ─§─ 摩斯探案,知人識本   「其次在揀本上面,你一定要了解個客群,即係裡面組成的成分,新手多?有玩開桌遊?習慣看書 ── 最直觀係看書,好多澳門人拎起個本,第一個反應係:嘩!好多字啊,有字數少的嗎?大陸人呢少會這樣,頂多話我要多點時間看。澳門人呢,有一定數量:嘩、好多字,換少字的本啦。遇到這種情況呢,主持人往往要約玩家單獨談:嗱,你要這樣、那樣、怎樣 ── 他可能看不懂、搞不清現狀 ── 即手把手教他玩。所以澳門人呢,在澳門當主持人係難的,玩家對主持人的要求較高。」一席話,Larry 說透了在澳門帶劇本殺活動的快樂與哀愁。   在摩斯探案館,你可以丟下日常的身份,穿上想像的舞靴,在一本又一本的故事中穿梭漫舞。有時,你會像華生,襯托主人公明斷是非,扮演稱職的見證人;有時,會像福爾摩斯般探案,尋找舊雨新知口中吐露的蛛絲馬跡,推斷摩斯密碼般被隱藏的秘密、事件的真相。   劇本殺門店讓背景迥異的人有相聚的交點,有些人淺嘗輒止,有些人成為了一陣子的朋友,有些擦肩、回頭、微笑或僅僅多了驚鴻一瞥......就像劇本裡的人物,命中註定交匯、受罪,燦爛過後,走入各自人生的下半場,歸於平凡。 摩斯探案館 地址:澳門罅些喇提督大馬路131號華隆工業大廈4樓

彩虹在雨後 ── 《灰王子》奇遇記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7-16

  在繪本《灰王子》的世界裡,以高大、威猛、多毛為美 ── 偏偏主人公灰王子身形削瘦、單薄,外表秀氣,在日復一日從事家務勞動的間隙裡、壁爐邊,他也會夢想著,有一天趕上哥哥般高大、威猛、多毛.......   一日,這位其貌不揚的灰王子遇上了從煙囪處掉進來的二流小仙子。為了實現灰王子往皇宮舞會去的小小心願,她為之變出了「小汽車」和「新衣服」,甚至讓灰王子高大、威猛、多毛的夢想「成真」,只是,誰想到,在皇宮舞會的門外,意氣風發的灰王子因此遇上了「巨大」的煩惱。   《灰王子》自《灰姑娘》改編,鎖定了性別議題和怪力亂神的荒謬之處,對之戲謔與歸謬,讓讀者在既視感之下欣然捧腹。   讀者覺得可笑,一來自故事中異乎尋常的美的驟變,二是對劇情鄉願、樂觀的戳穿,三是在各種嘲諷之後,最後不失善意與嫉惡如仇的結局安排 ── 讀者對故事有了好感,才會有複習、反省的機會。   跟小朋友分享這個故事,「美」這個部分是不消說的,因為只要看圖,就會發現作者的「圖」謀;對「劇情」的調侃,也可以點到為止,因為只要傍上讀者的先備經驗,作者的意圖也不言而喻;至於「結局」的安排,倒可以予留給讀者發想 ── 當美與劇情都嬗變過後,結局應該變成波譎滄海還是巋然桑田呢?   對愛聽故事的孩子來說,結局往往寄託了他們的美好願望,如灰王子對班妮公主「下跪」時的熱情回應;如灰王子諸兄幡然悔悟、覺得世間可貴莫過於兄弟間的手足之情;如美滿的結局不可以沒有寬敞的城堡與豐富的零食作襯;如兩情相悅的人兒必然擁有康莊的歸途與歸宿......創意帶來趣味,但傳統的結局給讀者以儀式感,讓我們得以覆核生活的希望、善良的價值、閱讀的美好、努力的報償,聽故事讓我們意識到自己不孤獨,我們共享類似的挫折,並且保有相當的幸福憧憬。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望廈圖書館、氹仔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俊霖媽媽與安靜書

育兒心得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25

  幼兒的用品種類繁多,光是圖畫書,就可分為無字書、認知書、晚安書、橋樑書......而你,可曾聽過安靜書(Quiet Book)? 延伸閱讀:問《誰在森林裡》,還要問在怎樣的森林裡   俊霖小朋友現在兩歲七個月,即將上幼稚園。   他是個活潑愛動的男孩子,然而家裡並不寬敞,如何可以安撫孩子的躁動心靈與敏捷身手呢?俊霖媽媽與我分享了安靜書的話題,值得相近年齡孩子的家長一起瞭解。 延伸閱讀:俊俊媽媽的桌遊故事   萬事起頭難,故首先想要探詢的,正是俊霖媽媽與安靜書的最初的交匯點。「大致係兩個月前啦 ── 其實我們首先要了解安靜書是甚麼。安靜書,不是一本真正的書,它脫胎自美式蒙特梭利的互動遊戲。」為筆者梳理了她對安靜書的理解,俊霖媽媽方接回一開始的話題:「其實是無意中通過『小紅書』了解到它。通過平台上的博主們的分享,發現安靜書的玩具性 ── 是有玩具性質的教具。我覺得,(和其它幼兒用品)比較之下,它有趣又有用。所以呢,就開始籌備各種材料啦、工具啦、資料啦......進而實現自製安靜書。」俊霖媽媽發現安靜書,可以說是不期而遇。   但是,隨後她抓住並且投入資源、自造安靜書,則可以看成是眾裡尋它之後的驚鴻一瞥 ── 那麼,對俊霖媽媽來說,最不能挪開目光的、安靜書的亮點又在哪呢?她說:「主要係兩個方面:第一方面呢,(自擁有了安靜書後,)兒子對電子產品的依賴降低了;第二方面則是,現在好多機構都有做蒙氏教育,如果你不去上課的話,在家也可以利用安靜書去做蒙氏教育,它有助於幼兒各方面的啟蒙認知,譬如動物啦、蔬菜啦、水果啦、顏色啦、圖形啦、數字啦、拼圖啦等等等,同時又可以鍛煉到幼兒的手眼協調能力。」目睹俊霖陶醉於安靜書的工作上,並且從中獲得滿足與進步,難怪俊霖媽媽樂此不疲,願意花時間、花心機,造出一本又一本新「書」。   幼兒膝下承歡,依賴性強,麻煩事不少,父母的私人時間本就不多,自造安靜書亦是一件費時的工作,但兩害相權取其輕,俊霖媽媽取了安靜書這一瓢飲。   然而,自造安靜書,對雙職家庭或其他家長來說,這種手工藝活未必是一件樂事,那麼對感興趣又未嘗接觸安靜書的新手爸媽,俊霖媽媽會給大家甚麼建議呢?「嗯,我會建議有興趣的家長,首先通過網上去了解安靜書與它的各種資源,例如它有哪些種類啊、如今有哪些成品啊、哪些會更加適合自家小朋友的現狀啊......第二點就係,要有一定的時間,即便家長鍾意做手工,他們還必須有一定的時間去準備和製作 ── 若本身時間已經不夠用了,則建議直接網上買成品。」為孩子自造安靜書,是一種心意,猶如精心挑選最合適的紙材去打包禮物,看重的除了內容、更重視當中的情意。   最後,俊霖媽媽補充:「最重要的一點就係,要根據自己小朋友目前年齡階段去選、從他的興趣去入手,選擇最適合自家孩子目前年齡階段的內容。」   陪伴孩子的辦法所在多有,可以是安靜書、可以是桌遊、可以是拼圖、可以是繪本、可以是戶外活動......最美好的可能並非其中某一種類裡的理型,而是與孩子一處又一處地去探索、體驗與品嘗,如像為自己重新打造 ── 或曰,收復失之交臂、有待補完的一個童年。 延伸閱讀:澳門校園桌遊逸聞趣事

在中世紀桌遊的奮鬥與報酬

創意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15

  中世紀,一個黑暗又奇幻的年代,神明與瘟疫、女巫與騎士、修士與騙子......不同的組合,能構築出動人的故事、宏偉的史詩、有趣的遊戲。日前,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舉辦「濟世懸壺」中世紀主題桌遊體驗會,與參加者分享了《朗中闖江湖》(The Quacks of Quedlinburg)和《村民》(Villagers)為主、以中世紀為背景的桌上遊戲,玩家有時扮演市集上信誓旦旦的庸醫,有時是一條百廢待興荒村裡的舵手......但是生活在這世紀的人們,終極訴求都是要在這個維艱的世界上過上盡可能幸福的日子。 延伸閱讀:遊玩合作遊戲時的必要之惡   活動帶領者Corydoras 回顧了自己籌備活動時的心得:「這次活動過程中,由活動前的準備到完成的那一刻,我都花了特別大量的心思 ── 因知道有部分參加者都曾經玩過《郎中闖江湖》,所以我精選他們未曾體驗的材料書、配合最有趣又實用的『每日事件牌』、為所有藥用材料製造簡單盒子、更挑選了擴充裡那些女巫的特別獎勵技能,這些準備,同時也方便了自己放置、教玩、講解和收拾。當然,玩的時候我不會告知大家自己背後做了哪些事,以致遊戲變得這樣多元化、有特色和順利。儘管減低了隨機性,有鋪排就能提供新學玩的玩家們,和久未玩的玩家們更便利、又容易循序漸進地學習如何玩的情景,最終,大家都能從這過程中收獲有趣、歡樂。」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Corydoras   有人投筆從戎、有人棄醫從文、有人贈醫施藥、有人謹守崗位、有人革故鼎新......濟世的方式千變萬化,從人又講求適性。在《郎中闖江湖》遊戲中,玩家扮演的中世紀江湖郎中,在偽科學與迷信的夾縫中,致力於調配出最通用的萬能藥,以應時變,以賺萬金,祈求藥到病除,從而一本萬利 ── 遊戲勝利將屬於能最好地管理風險、調合出君臣佐使良藥的傑出醫者。   參加者Ling 回饋了自己從醫時的趣事:「今次主題是『濟世懸壺』,好好奇是哪類型遊戲呢?原來今日兩個桌遊都與『錢』和『買』有關。我比較喜歡《郎中闖江湖》,遊戲背景是關於製藥:有九天的時間,我要選擇買甚麼顏色的材料,能製出更多(神奇藥劑)使分數更高。在這九天裡,我都選擇買可以送予左邊玩家的材料 ── 又這麼巧合 ── 左邊的玩家經常抽出我買的材料,令我分數大大提高,我這投資的收益不錯。但有其他玩家更厲害,他懂得買和運用到材料的效果。這遊戲的配件不少,過程中很有趣。」   至於《村民》裡,作為領袖的玩家,面對中世紀層出不窮的戰亂、災荒、瘟疫......面對大地殘局,如何組織村民、有效地生產,使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貨暢其流,則是至為關鍵的「為生民立命」。畫出藍圖與展開行動,百折不撓地成人為美,是玩家身為村長的任務與遊戲的勝機。   參加者阿康分析了身為一位村長的正道與手腕:「《Villagers》 ── 是一個扮演村長令村莊變繁榮為目的的遊戲。要繁榮發大財,當然是發展商業交易、流通貨品,但是,人民的衣食住行也得兼顧,特別是食跟住,會影響你遊戲整體構成與體驗。當然也有特殊以及獨立的經濟體系;當然,『房地產』也是一種不錯的收入;另外,遊戲中的商貿在第二次市場階段能拿到不錯的分,但是這裡可能有設計不良的部份,就是貿易路線上的『馬商』等人,這些村民所創造的收益既不是由於造車銷售,也不是為其他玩家擔任車伕 ── 整個發展過於獨立,間接犧牲了玩家間互動的可能性。當遊戲只要走上順利的商業路線就能把分數拿下,個人認為這部份稍為失衡。」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阿康   參加者Gary 則回饋了過程中的喜樂與難忘:「認識了幾位新朋友,大家可以在桌遊上鬥智鬥力,彷彿高手之間的過招,真是刺激又有趣,多謝兩位帶領者好詳細介紹桌遊的玩法,而我最有印象的是玩《村民》這個遊戲,不斷收集不同的村民發展不同的文化,和玩電腦遊戲一樣,要學會隨機應變,邊玩邊學,好快上手,真的有好多收獲。不知不覺地渡過整個下午,剛玩得入神,時間就到,可惜時間不夠。」

親子攜手打造《大鳥的自行車房》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02

  《大鳥的自行車房》是熊亮的另一本作品,不是最出名的那種、但我特別喜歡 ── 父親行文,女兒畫圖,這事本身就夠浪漫了;何況這書內容別出心裁,值得被更多人知道、閱讀。 延伸閱讀:《小石獅》敏於辭令,藝術家長於抒情   大鳥為甚麼要開自行車房呢?用一條問題和小讀者打開話匣子。   因為翅膀短,不能飛,故被展翅遠去的同類拋離,但天生我才必有用,大鳥有一雙大長腿,騎上自行車便走得比其他人都快,牠想與「人」分享這份「走得快」的喜悅,所以不辭勞苦,開門造車。   好事多磨,開門造車的日子過得既困難又精彩,首先來拜訪的是小豬 ── 沒甚麼,一對手、兩條腿 ── 為牠配一輛單車無難度;再來是一......噢、不,是半打兔子,腿短了一點沒錯、身子圓一點沒錯,為牠們造一輛單車還是可以的......大概吧;但是,八爪魚呢?百足呢?爬蟲類呢......   那些動物既是來配單車,同時考校大鳥的勇氣和創意,而讀者目睹、陪伴大鳥迎難而上、絞盡腦汁、化險為夷,以及最難搞的顧客終於領著特製的單車、心滿意足地離開,過程裡充滿驚奇,宛如一齣冒險劇。 延伸閱讀:迎難而上!《我的名字叫國王》   小讀者都愛戴大鳥,因為牠樂於助人,善於解決問題。   繪本《大鳥的自行車房》是一本創意書,鼓勵讀者愛動腦筋、博學多聞,同時,它也是一本圖鑑,在故事線中描繪了各種各樣的單車和配件。齒盤、三角輪、獨輪車、履帶......在故事中,大鳥通過應用各種單車配件,滿足了無論哪種動物想要通過踩單車來運動身體的目的。 延伸閱讀:創意如夢,《你夢見了甚麼?》   任何一種愛好對發燒友來說都是一門學問,不是說必會有人對之進行系統性梳理,但往往都能如數家珍 ── 自得其樂。大鳥以自行車會友,熊亮以繪本搭建親子合作的橋樑,也許,最好的親子教育,就是向孩子分享你心中熱愛、情有獨鍾的那處興趣園地。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石排灣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聯想流 ── 繪本《有麻煩了!》的燙斗印變形記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5-03

  繪本《有麻煩了!》是個胡思亂想的故事,是個坐在課室窗邊的孩子仰望浮雲的故事,是成語杞人憂天的現代喜劇版本......   反覆去形容這個故事,我的意思是,我喜歡它。   喜歡它由簡而繁、自尋煩惱 ── 傻的可愛。不是掛著鼻涕、搖搖欲墜的孩子那種傻,是一種深入淺出的天真,一種深刻觀察生活的抽象表達,要不然怎麼能從一個燙斗印,娓娓道出一個「天馬行空」的故事 ── 不是說笑,裡頭還真有「火箭墜落」!   燙衣服的時候,小女孩一恍神,就在奶奶親手織就、媽媽最喜愛的桌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痕,她慌極了,於是接連產生出一串想法,皆離不開燙斗印的變化......   這其實是一個極好的範例,解釋了聯想是甚麼,創意是甚麼,創造力是甚麼......這些皆不是無中生有,均是從一件事物遷移化為另一件事物的過程和結果,所以滄海桑田雖是形容極大的變化,卻也是大自然創造力的結果。   另一本繪本《跑跑鎮》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延伸閱讀:哐!《跑跑鎮》上的創意寫作   我們也可以隨著創作者的筆觸,師法他的創意路徑,來衍生出讀者自身的創作。   所以繪本《有麻煩了!》安排的閱讀實踐,就是邀請讀者也在燙斗印上「做文章」:決定燙斗印的變化,來完成一幅四格漫畫。   讀者們的創意可令人驚喜了!   一組家庭描繪奇遇的故事:一艘「太空船」墜落海底,駕駛員被巨大「章魚」劫持,幸得「魔鬼魚」的仗義救援,最終抵達了深海「城堡」。   又一組家庭描繪了時間的故事,別出心栽地安排了一棵樹,描畫了它在春雨綿綿中、又在驕陽夏日中、在呼呼秋風中、也在皚皚白雪中。   一個小朋友認為燙斗印的形狀似窗,既是看世界的地方、亦為心情的出口,她描畫了日常的喜怒哀樂,以太陽象徵開心、雷霆暴雨喻傷心、滿樹辣椒畫傷心、蝴舞花間表示快樂,媽媽則為她裝飾了窗簾,包容了她的如波起伏的情緒。   有些書讀了,你會更喜歡作者,有些書讀了,你會更喜歡自己,我認為繪本《有麻煩了!》屬後者。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中央圖書館、何賢公園圖書館、望廈圖書館、氹仔、路環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復活節兔子的《卡坦島》假期

創意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4-08

  2021年的復活節假期已成歷史,但知名桌遊《卡坦島》以一款應節的情境擴充(免費下載),如歷史照片般鎖住了這年假期的喜氣,永葆青春。 延伸閱讀:逐鹿《卡坦島》,口才逞英豪   《卡坦島》是桌上遊戲界的磐石,其時以一款桌遊的姿態面世,自發行以來聯乘的單位不勝枚舉,最終發展成一個品牌,宛如自身的圖版,多角發展。   《卡坦島》有眾多的「家庭成員」,大盒版、擴充、地圖劇本......它最近釋出了一款新的擴充「Easter Bunny」(復活節兔子),讓波譎雲詭的風雲卡坦島上,多了一絲暖意與可愛。   這個嶄新的情境擴充講述:春寒料峭,復活節兔子需要羊毛來製作它的節日毛衣,若玩家不吝給牠羊毛,牠也會禮尚往來,甚至大發「兔」威 ── 把臭名昭著的強盜趕回他們的老家!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玩家提供了一塊「春天牧場」六角圖版、一隻彬彬「有禮」的「復活節兔子」立版和十一枚「闔家歡」的禮物指示物。在這個情境擴充中,春天牧場會取代了數字「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而數字「2」則會被移放到數字「1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上,自此每當玩家骰到「2」或「12」,均能觸發該地的收成。春天牧場既是復活節兔子的起始位置,同時亦可以用來堆放禮物指示物。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卡坦島》遊戲增加了新的規則:收成後,可通過送羊毛(返回供應堆)來移動兔子,一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移動到未被強盜佔用的圖版上,兩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使出飛踢 ── 移動兔子到被強盜佔用的圖版 ── 把強盜趕回沙漠老家。兔子移動後,其所在的地形圖版上,倘有玩家的建築物,該玩家(們)獲得最多一件禮物;若兔子的目的地是春天牧場,有建築物的玩家(們)則獲得兩件禮物。   在《卡坦島》上,禮物有甚麼用呢?禮物可以換取自選的資源卡!當玩家擁有兩件禮物,就必須兌換一張資源卡,然後把禮物返回供應堆。   關於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了的玩法,還有兩點要注意:玩家在回合中只能移動復活節兔子一次,亦不可以驅使強盜入侵春天牧場或有兔子戍衛的圖版。   富庶的卡坦島有取之不竭的資源,但玩家難免有運氣不濟的時候。復活節兔子擴充引入了好打過袋鼠的「兔子」,牠不但令強盜望風披靡,還彬彬「有禮」,從此,卡坦島上除敬業樂業、忙於發展的日常外,平添了含飴弄「兔」的樂趣。 免費下載:《卡坦島》情景擴充「Easter Bunny」

《小石獅》敏於辭令,藝術家長於抒情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4-01

  與孩子分享中國的繪本作品,「熊亮」是繞不過的一本大書。   熊亮的作品,耐人尋味,驟看之下並不亮眼,但付諸時間去品味,將會嚐到閱讀的餘味、回甘。繪本《小石獅》是中國知名藝術家熊亮首本獨立的繪本作品,成書當年便斬獲了中國時報「開卷」年度最佳童書獎,實至名歸。   中式傳統石獅在我國有鎮煞、驅邪的作用,常見於宮殿、廟宇、衙署、富戶門外。所以小鎮上的小石獅,自詡為守護神,趾高氣揚。   作者用了三個跨頁,反覆強調小石獅於時空中的獨一無二,我問小朋友:「你看到石獅子的臉孔越來越大、越湊越近,覺得它個性如何?」小朋友都同意這隻石獅有滿滿的自信,而下一頁,作者卻告訴我們,這囂張的石獅,體積還不如路邊野貓。   把體積反轉之後,作者再反轉了歲月的長短,與滿腮白鬍子的老爺爺相較,小石獅揚言自己更古老 ── 更德高望重。是這樣嗎?   我問小朋友:「小鎮上的居民如你,喜歡這隻『年邁』的小石獅嗎?」小朋友七嘴八舌,各有說法。我請他們觀察下頁,來推斷小鎮居民喜歡小石獅與否?他們說看到雪、帽子與圍巾、熟食、紅紙福貼 ── 在冬天,異常寒冷,居民們都早早回家,但他們沒有忘記小石獅,已幫它添衣保暖、贈食果腹,同渡歲晚,準備共慶新春。   《小石獅》的故事以石獅子外向喧嘩的自賣自誇開場,但背景色卻始終暗沉,故事的末尾以小鎮的黃昏、夜雨完場,我問小朋友:「無話的小石獅,心情如何?」他們說看到了凋零的樹影、昏黃的天色、翱翔的歸鳥與一動不動小石獅的背。   和繁華的澳門不同,《小石獅》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小鎮上,說的既是小石獅的故事,也是鄉土中國的故事。我問小朋友:「你們有故鄉嗎,或者你們的故鄉就是澳門?」我請他們畫一幅圖畫 ── 挑一件物件 ── 向小伙伴介紹自己印象中的故鄉,來對話作品中的意象。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沙梨頭圖書館、石排灣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向宇宙下訂單!《小象歐利找弟弟》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3-04

  小噴火龍的生日願望是重新決定自己的主食,小象屬意的生日禮物則是一個「弟弟」。 延伸閱讀:《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生活美學   人們常常會用夢寐以求去形容人對某事某物的渴望,在小象歐利的夢裡,則有簇擁著他的成群「弟弟」,他自己則為一位調度有方的「哥哥」。這個弟弟不必是另一隻小象,所以牠離家出走四處求索。   歐利找弟弟的過程照直說是坎坷,他遇到鸛、青蛙、貓、蝙蝠等動物,大多數他遇到的「人」都願意幫他、或懷抱著善意,但涉及另一個「人」感情、意願的事,又豈會那麼順遂、都盡如人意呢?所以在失望與希望來回又折返之間,歐利的心智倒是堅強了、耐挫力變頑強了。   人如果沒有成長,又怎能成為一位「哥哥」呢?人若成長了,那麼任何相較於「你」經驗尚淺的人,都是該照顧的「弟弟」。用這個角度來觀察,動物們耐著性子幫助歐利實現他的願望,則是一種社區性的「手足情深」。 延伸閱讀:迎難而上!《我的名字叫國王》   幾乎每一場冒險的終點都是安全到家,但歐利連回家的歷程都難逃坎坷。我請伴著歐利找弟弟的小讀者推測,急於回家的小象將會遇到甚麼意外?有孩子相信,在歐利死心之前,他當收獲旅途的成果;有孩子揭示,眾裡尋他,「妹妹」早已抵家、哭聲哇哇;有孩子樸素地認為,任何一場冒險都不過是出格的學習日,回家都應該休息看電視節目......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 說的是經驗澆灌了幼苗、閱歷會豐富人生,故事裡小象如是,生活裡孩子如是。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何東圖書館、望廈圖書館、氹仔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迎難而上!《我的名字叫國王》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2-26

  孩子多愛有冒險元素的故事,連發夢的時候也不願意錯過。 延伸閱讀:問《誰在森林裡》,還要問在怎樣的森林裡   但生活裡難得冒險,是故我們都闢蹊徑去尋,以故事、以遊戲、以影視作品、以比喻......繪本《我的名字叫國王》便如此。   故事描述小老鼠一家自貓媽媽拉茲「迫降」他們所傍的人類之家始,一切都變得尤為艱難:食物難尋、鄰居移民、爸爸斷尾、兄弟姊妹捱餓......就是沒有一件好事發生。   堅強的小老鼠「國王」(媽媽寄望他有朝一日如真的國王般偉大)選擇不哭,將夢想活成現實 ── 他特別愛故事書中的大熊,猶如我們崇拜電影裡的超級英雄 ── 他漏夜手工縫出了一襲熊布偶裝,穿上、化身為力大無窮的巨熊(如其封面,畫家多次借光影來突顯物體與心理的巨大落差),往有貓的人家裡去搜索食物。   「搵食」的過程驚心動魄 ── 不知貓會從哪裡獅子撲兔、把自己咬得腸穿肚爛 ── 國王頂著山大的壓力獨力負擔家計,可笑又可憐。   他的勇敢 ── 魯莽顯得可笑,他「捨我其誰」的責任感則勾起人的憐愛之心。   故事迎來了兩難:在情節上,倘遇上貓,小老鼠必死無疑;若錯過貓,小老鼠的冒險將變成了膽小鬼看恐怖片、杞人憂人而已。所以作者讓小老鼠遇上貓卻大難不死 ── 這就耐人尋味了。   貓何故不吃膽大妄為的小老鼠?這是憑理性解不出的難題,也是文學異於生物學的內蘊;而這麼難解的謎題,卻有大部分父母能意會到當中的原因 ── 一種「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舐犢之愛。貓對小老鼠的惻隱如同牠愛護自己兒女的「Bonus」。   小老鼠養家活口自不然是一則迎難而上的故事,為父母生兒育女也是一趟迎難而上的嶄新旅程。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氹仔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撲朔迷離之《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1-21

  喜歡繪本,一來喜歡它圖文並茂,再來喜歡它乘載的想像力與創意無限。   其中一類繪本會針對童話改編,更是我的心頭愛,它讓冰一樣早已固化的童年故事,重新變成水、化為氣,再次在未忘情的讀者面前展現其充沛的生命力。   《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是這類繪本裡最令人難忘的作品之一,它讓像小豬影子一樣的大野狼「沐猴而冠」,跟讀者娓娓道出牠版本的《三隻小豬》,其中侃侃而談,婉轉動人。   故事讓大野狼採第一人稱憶述事發過程 ── 原來真相只是「噴嚏」與「一杯糖」所引發的意外 ── 現在,讀者聽過了大野狼的剖白,至於採信與否、甚至要不要為其翻案,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閱讀活動中,這「另一回事」順理成章就成了延伸活動。   既然小讀者分別從故事中的「小豬日報」與「大野狼日報」中,得到了針鋒相對的證詞,那麼當他們要去跟他們的社群分享這一則消息時,他們會採何立場與如何報導呢?大、小朋友紛紛辦起了自己的報紙,當機立斷,創造一紙風行的新氣象。   有些媒體會持平地報導,忠實記述大野狼的一面之詞;有些媒體挖掘真相,披露小豬們壟斷糖業的深層真相;有些媒體斥大野狼一派胡言,堅持狼吃豬鐵證如山不容抵賴;有些媒體追蹤報導了後來小豬和大野狼「復和」,傳為佳話......   去看這些改編的童話故事,有正在進行螺旋式學習的感覺,大、小讀者在具有先備知識的基礎上,在新編的繪本中,學習創意、改變理解的角度、收獲其他方面的知識,在新舊知識比對下越辯越明,在創作活動中形成自己的觀點,組織想法,並且在共讀活動的平台裡與同儕分享自己的得著。 你可以到這些圖書館讀這本繪本: 何東圖書館、氹仔圖書館、氹仔黃營均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為了「公主」!《阿倫王子歷險記》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0-12-09

  《阿倫王子歷險記》是我最喜歡的童話改編繪本之一,童話改編繪本都有一種魔力,常常叫人眼前一亮。   《阿倫王子歷險記》改編自經典童話故事《青蛙王子》,保留了青蛙、王子、公主等元素,但無關乎魔咒,也沒有「撞牆一變」的怪事發生,更多聚焦在擬人的動物於成長與交友途上的經歷與發現。   《阿倫王子歷險記》的故事動人,阿倫在父母的溺愛下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總相信在未來、唾手可得的地方有更曼妙的禮物在等待他發掘,於是在同儕生活中過得不稱意的他洗車旅行去,遇到落單的雛鳥露西......在旅程的終點,矢志拜訪公主的阿倫遇上了「公主」,但公主不在城堡香閨深處,而在驀然回首的旅途當中;命運用不一樣的禮物給阿倫如願以償,催熟童年、嘎然成長,讀之令人對自己心中的「那個阿倫」又憐惜又疼愛。   阿倫與露西能否看見城堡,是小讀者的一大關注點,所以在披露這個重大情節之前,探討小讀者心中的經驗、他們如何期待、又如何想像,值得延伸細訴。   小讀者的想像是驚人的,有些人惦記著阿倫王子的承諾,覺得翻越山丘之後,尋獲的是鶵鳥失散的父母;有些人滿腦子天國,覺得終點即是陷阱,大結局必然盡訴天國;有些人心中有滿滿的盼望,覺得故事告終必然大團圓結局,既有公主還招待了兩隻鸛;有些人巧結線索,安排王孫落難,冒名王子早遇上鸛國公主......   繪本的封面,是動物朋友倆開著跑車,駛過風光明媚的郊野──也許,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但美好的回憶憑畫面永存。 你可以到這些圖書館借閱這本繪本: 氹仔圖書館、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紅街市圖書館——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我絕對絕對不吃「番茄」!(但噴水月亮OK)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0-11-24

  挑食是父母親最常遇到的兒童的不良行為習慣之一。   我們都知道應該均衡飲食,甚至當事人都知道這個道理,但就像成年人也會疏於運動,兒童亦會提不起勁去吃那些對他們來說「乏味」的食物。 延伸閱讀:《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生活美學   雖然這不是個一時三刻、馬上能解決的問題,但如何跟孩子就著這個話題打開話匣子,是正視乃至改善這個不良行為習慣的始發站,而繪本是很好的媒介和工具。   繪本《我絕對絕對不吃番茄》正面與這個話題交鋒,但它沒有揮起大義的旗幟宣揚討伐「不良」,而是採取迂迴的故事,讓讀者以局外人的觀火角度,去審視與玩味生活中這個不良行為習慣。   在故事中,查理負責照顧蘿拉,甚至得迎擊妹妹挑食的行為。開始的時候,查理相當狼狽,直到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重新去介紹這些食物!   在過程中,查理用了很多說話技巧讓食物討得妹妹的歡心,既有標榜食物的稀罕、又給食物上異國的光環,甚至蹭妹妹心頭好的熱度......哥哥替蘿拉操心,真是絞盡腦汁。   讀者讀這個故事,會覺得好笑,它像「朝三暮四」的典故,而蘿拉像猴子,被成人的巧言迷惑,誤了「正事」。可是,正事是甚麼呢?孩子挑食,有客觀原因,但有時只是主觀的、情緒的反應;當顏值即正義、若食物都長得「可愛」,對率性的孩子來說,主、客觀的原因皆可拋。   雖然「問題」出在蘿拉身上,但《我絕對絕對不吃番茄》更像寫給父母的故事。成年人理所當然認為該吃的食物就應該多吃,但孩子可能默認:有意義的食物更好吃。 延伸閱讀:一條特別《愛吃青菜的鱷魚》   在故事的途中,我請讀者幫助查理,幫更多食物度身訂造它的來歷,讓蘿拉有一個愛吃它的理由。有小朋友分享說,啤梨是黃金果,要刨光一個海灘裡所以的沙子才得一個;有小朋友介紹,棷菜來自白雲上七彩貓頭鷹身上那一抹綠色,絕無僅有;有小朋友聲稱,這顆南瓜是恐龍世界裡採回來的土特產,別有一番風味......   通常,孩子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自然克服了自身對未知的恐慌。 你可以到這些圖書館借閱這本繪本: 何東圖書館、氹仔圖書館、中央書庫、石排灣圖書館——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生活美學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0-11-12

  《小噴火龍和白米飯》是那種我會想要典藏的繪本,濃郁的東方元素裡蘊藏著奇幻的異國風情,那是異鄉人對遠東文化的觀察與想像,如馬可波羅的見聞。   鱗蟲、字畫、白米飯、花樽、席地而坐……熟悉的元素,奇幻的主角,近乎荒謬的背景(照三餐吃白米飯且只有白米飯),童趣的展開,成就了繪本《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魅力。   小噴火龍在自己的生日前天宣告自己長大了,應該要吃白米飯外的其他食物,至於是甚麼,他要通過田野調查來決定。早飯之後,牠離家覓食,看見了很多野果,也遇見了許多動物,牠常嚷嚷要把果實配野味來吃,讓老實採摘食物的朋友們避之唯恐不及。原來祥和的山林,被小噴火龍蹚成了一窪渾水……牠採了些野果、鮮花回家,但並未定下往後的主食。   《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結局定格在牠家的生日宴會上,高朋滿座,分享著最美味的食物。那天,做活動的時候,我請小朋友想像:如果你是受邀的嘉賓之一,你會為小噴火龍準備甚麼食物?   有些小朋友針對小噴火龍說過的渾話,給牠心想事成的「報應」;有人頭腦發熱,光顧著分享自己的心頭好;考慮周到的小朋友替生日會張羅必要的裝飾與飲食……小朋友各憑稟性,替小噴火龍的生日會錦上添花。   故事的尾巴,我再次展示小噴火龍家的食器,七隻花紋各異的飯碗。我認為小朋友能想像到:儘管噴火龍一家每天都只吃白米飯,但總會用上一周只有那天才會用上的食具、賞心悅目地去品嚐獨沽的一味。   想來,決定食物美味與否的條件除了鹽巴,還有心態,而以美感去經營生活中最日常、最樸素的部分如一日三餐,必然讓平淡的食事昇華成滿足的饗宴。 你可以到這些圖書館讀這本繪本: 何賢公園圖書館、沙梨頭圖書館、黑沙環公園黃營均兒童圖書館——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