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走進「博物之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創意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2-05-17

  為響應國際博物館日,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於日前舉辦「博物之門」桌上遊戲讀書會,向參加者介紹了多本博物館主題圖書,及兩款桌上遊戲《博物世界:美術館》及《時兇教授:歲月堡壘》。在體驗活動裡,玩家搖身變成博物館長,從策展的層面來重新看待館藏庶務,或擔綱博物館特工,不遺餘力地把人類文明的珍寶歸還於百姓。   5月18日為國際博物館日,旨在喚起公眾對博物館的關注。近年來,博物館以兒童觀眾為主的展覽和學習空間越來越多,而博物館教育是現代博物館的三大功能之一,專注於目的和結果。因此,作為學習空間的博物館,首重互動元素,而桌遊一向強調玩家間的互動、決策與動態反饋,故是次主題活動以博物館相關桌上遊戲為引,現場並展示了相關主題圖書,如《博物館驚魂夜》、《博物館密室大公開》、《博物攬勝:澳門博物館掃描》……讓參加者能同時透過故事、遊戲、後台揭秘等角度多元地瞭解博物館的事務與新知。   參加者阿康分享:「這次以博物館為主題的桌遊活動,當然少不了『展覽』以及『藝術品』為中心的各種物品,以《時兇教授:歲月堡壘》為例,『教授』為把稀世珍品放自己堡壘當中,並打算將其據為己有,遊戲通過巧妙地利用6的倍數,製造出場景以及各種骰子帶來多種概率,令遊戲『時空追逐』的體驗更有吸引力。相對下,《博物世界:美術館》會較為靜態,以年代及風格的特徵為玩家呈現出各種著名畫作,每件藝術品除有文字途述外,也有以人作為比例,反映出作品大小與空間感 ── 對於熱愛藝術畫作的玩家來說,這作品絕對能滿足玩家的收藏欲。」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阿康 延伸閱讀:遊玩合作遊戲時的必要之惡   Fano 於活動後回饋:「是次感受了《時兇教授:歲月堡壘》和《博物世界:美術館》,美輪美奐的卡牌和歷史觀感妥妥地刻劃在腦海裡,很有趣的一次體驗和很喜歡博物館的題材,歷史和現代的關係密不可分,遊戲的設計給予玩家回顧歲月的經歷,值得期待。」 延伸閱讀:在別致的澳門共讀點裡悦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攝影:Fano

誰 ── 《不喜歡噴火的噴火龍》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2-04-11

  噴火龍令人著迷 ── 強大、健碩、紅色、有角……還會噴火!   你也愛這樣的噴火龍嗎?但那繪本封面上的動物們,似乎並不待見落坐於牠們旁邊的噴火龍 ── 即便噴火龍手握禮物、面露笑容,但森林裡的動物,依舊如見鬼神,雞飛狗跳地拔腿狂奔。繪本《不喜歡噴火的噴火龍》似也在訴說一個關於刻板印象、偏見的故事。 延伸閱讀:《小噴火龍和白米飯》的生活美學   噴火龍莎菲受不了白霧繚繞的陡峭山峰,也受不了「理當如此」的各種噴火龍習慣,決心找一處陽光燦爛、色彩繽紛的新家。但牠的紆尊,對森林裡的「小」動物來說,就像一個大朋友強遷入螞蟻窩,對當地居民來說,這些奇想與行動,不啻是一場災難。所以莎菲的居住請求,並不受森林原居民待見,拿著逐客令的牠,怏怏地離開了自己心儀的「很可愛的家」。 延伸閱讀:《盯盯熊》的奇幻之旅   倘若你是噴火龍莎菲,接下來,你會做甚麼呢 ── 繼續尋找新家?設法讓原住民接納自己?還是回老家睡一覺、把前事當夢一場?如若請你任作者,你會如何續寫之後的故事?談談莎菲的去向,講述森林動物接下來的遭遇,或者有新朋友登場……我遇見的小作者,他們這麼說。   有孩子說,莎菲採了一朵七色極漂亮的花,來交換小動物給牠定居許可;有孩子說,莎菲回山上找媽媽幫忙,烤了份極美味的薄餅,宴請動物諸君,築起了一艘嶄新的友誼之船;有孩子說,天有不測之風雲,在最惡劣的天氣下,莎菲回來營救雷鳴閃電下的動物朋友們,用行動贏得大伙的友誼;有孩子說,莎菲越飛越高,十年後,抵達火星,交了一位女朋友,二十年後,一艘人類的太空船降到火星,牠接待了這位遠道而來的太空人……   有人說:「閱讀一本好書,就如同與一個卓越的靈魂對話。」若未嘗提出疑惑、發表想法、表達關懷……都只是聆聽教益,聆聽教益肯定不壞,但有來有往對話引起的迥異看法與共鳴之處,卻是人與人之間可以砥礪前行的重要活動啊!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澳門中央圖書館、青洲圖書館、黑沙環公園黃營均兒童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男生女生劇本殺 ── 訪「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

人物專訪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2-03-21

  2021年的下半年,新冠疫情蔓延的第二年,百事萎靡,卻有一種玩意在澳門火速興起、逆勢增長,聽起來像遍地開花的快遞代收服務,不不不 ── 是方興未艾的劇本殺行業。   要統計當前劇本殺門店的總數,是困難的,因為門店有大有小、有薄飾、有豪裝⋯⋯似乎只要組織起微信群組,生意就會絡繹不絕地來 ── 真的是這樣嗎? 延伸閱讀:澳門劇本殺社群 ── 訪摩斯探案館 ── Cheng 和Winston 的故事   劇本殺業者眾,令店主們念茲在茲乃至開店的根源,又是甚麼呢?商廈林立的皇朝區,近來頗受劇本殺業者青睞,而選址光輝商業中心的「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兩位店主Cheng 和Winston 何以會做伙上高樓、跨足劇本殺門店的運營呢?   兩位店主於劇本殺活動中結緣,都是頭腦靈活的青年人,當中的男生Winston,更是年頭接觸劇本殺,第三季即開店,果斷拍板、執行力強如雷厲風行。「因為其實,當時 ── 上年年頭的時候 ── 澳門還未有很多間(劇本殺門店),我就覺得:哦!不如——覺得劇本殺在澳門係有發展空間。」除看好劇本殺市場前景,男生果斷涉足商事,還有一種抱負。「我們和戲劇有些『淵源』,所以,(在想)會不會經營一段時間之後,可能可以累積經驗、構想,進而創造我們自己的劇本,那就先走第一步 ── 那就要先開一間舖頭。」他說。   回首住事,Cheng 開朗地談起她認識劇本殺的經歷:「其實大家 ── 我想在澳門玩劇本殺的朋友其實可能大家 ── 一開始都差不多,一定係由內地傳入,我本身就係(在內地接觸)。疫情前,我和朋友已多次在內地玩劇本殺,就覺得:嘩!好有趣呀。那時候就想:啊、會不會澳門 ── 即係有沒有劇本殺呢?(當時,)我發覺係空白的。」劇本殺的體驗讓這位女生浮想聯翩,「接著就有想過:誒不如我來、不如試試看?但係,其實計算起成本,如果係自己一個人呢,係真係好困難的,加上,之後疫情就來了……隨後就覺得:誒,目前應該好難去(玩劇本殺)。」疫情爆發,眾多進行中的事嘎然而止,而她與劇本殺的進一步接觸,則已經是翌年的事了,她說:「開始認識更多的朋友,而且自己亦發覺:除了喜歡劇本殺的體驗之外,更加多的期望在,希望自己都可以創作吧!所以大家的目標係、都叫一致的 ── 那我們可以試試看。」   童話故事結局多是美滿大團圓,而「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故事中的兩位主角,尚在故事中間打轉。「我承認我們係莽撞了。」女生解釋:「因為澳門的營商環境 ── 比較難啦;經營條件也好複雜、成本好高所以(現在)我們都覺得:嘩,對於未做過生意的我們 ── 其實我們真係未做過生意 ── 來講,我們(把它)想簡單了;即係將(運營)劇本殺(門店)睇得過於輕鬆 ── 即係好似見到別人做好容易;所以,我們都係邊學邊試咯。」故事寫到Cheng 和Winston 懷著創作劇本殺劇本的夢,開了一間劇本殺門店,逐夢路上,他倆遇到了哪些阻力呢? ── Winston:劇本殺的門檻與魅力   「第一刻想到的,其實係:澳門人對劇本殺的接受程度。」男生解釋:「我們一開始想的是:哦,澳門劇本殺門店少,那麼我們開業,有興趣的人便會過來,事成之後,皆大歡喜,愛好者有得玩,我們有生意。」   第一印象和三思後得出的看法,未必一樣,在實際經營後,Winston 對此有了新的理解。「因為澳門人的習性比較 ── 因為國內(受眾、)可能已經好適應劇本殺(的休閒模式),即係他們已經視劇本殺為一種常見的娛樂。」男生續說他對澳門人待見劇本殺的觀察:「但係劇本殺於澳門來講係新的,一般人就覺得:不知道這是甚麼玩意啦。二來,有一部分人係被劇本殺的時長所嚇怕:『一次活動可能占用、要我玩三小時四小時喎!』甚至乎有些本耗時更長。」   「劇本殺是一項要求參加者用腦思考的活動,而大家都希望放假的時候休息,盡量減少傷腦筋的活動 ── 所以,當我們真係正式營運的時候,便發覺,反應與我們的理想預期有落差。」Winston 分析劇本殺活動的難點頭頭是道,那麼讓他自己迎難而上的、劇本殺的魅力又在哪裡呢?   男生說:「其實我覺得,在玩劇本殺的時候會(要求你)代入一角色、身份,它和你去睇戲、睇電影或者睇戲劇表演,有類似的地方,(但劇本殺)甚至乎(比睇劇)更加沉浸 ── 因為你就係當中的角色。睇電影或者睇戲劇表演的時候,你只係望著故事中角色的行為與反應,但係在劇本殺裡,你係親身經歷正在發生的故事,我自己覺得這體驗 ── 有趣。加上我本身都對戲劇活動有興趣,所以那時候,我覺得可以、都嘗試一下啦 ── 」令人好奇的是,Winston 已在現實生活中參與戲劇活動,他不乏那些身為當中角色的「沉浸」經驗,那麼對這些有多元興趣的劇本殺店主來說,捨近的、常見的戲戲活動而求遠的、新興的劇本殺體驗的判斷依據,又是甚麼呢? ── Cheng:一種嶄新的戲劇   「我想解釋一下個(差異)點係:劇本殺和劇本不是同一件事。」Cheng 闡述她眼中的劇本殺:「我們的觀點係會覺得呢:劇本殺其實對於戲劇來講 ── 係一樣全新的型態。因為戲劇呢,所謂有第四面牆啦,即係好多的戲劇(表演)一般來講的形式都如此……縱然近年係有較多標榜互動的劇場(演出),但相較於其他地方 ── 內地啊、外國 ── 澳門的戲劇(形式)還是比較保守的。」   保守的社會氣氛未令她氣餒,女生抱持樂觀的精神去行動。「我們有一個美好的願景,希望就係:嗯,如果透過劇本殺活動呢,可能有望可以打破第四面牆、就可以讓他們(表演者與觀眾)的界線模糊些 ── 即係,希望玩家在代入劇本殺角色的時候,他們會感受到一些、更多的戲劇(感),或者係、更多的元素,而不是像平日,在觀眾席沉默坐著,睇兩個小時,雖然和我睇電影、即係可能它( ── 睇戲劇表演 ── )比睇電影有更加live 的感覺,但係劇本殺較之更為生動啊。」前衛的戲劇都在尋找與之有共鳴的「新」觀眾,而不安於觀眾席的新鮮人,也在生活與藝術之間遊蕩,尋求邂逅不把自己置之「牆」外劇本(殺)。   介紹完眼中的好處之後,Cheng 話鋒一轉:「但係,對於觀眾來講、或者澳門觀眾來講就係,習慣都係好沉默 ── 就係『啊!睇完』,接著就『走』,就返『屋企』,完了。」到底,新觀眾與新戲劇,只是女生想多了嗎?「我們(開店)當時的希望就係:首先、一來係學習如何去經營啦;二來就係,可能我們可以透過經營劇本殺門店去尋找我們未來、戲劇創作上新的方向 ── 即係借經營劇本殺來學習創作劇本殺。」無論大環境如何,在商場上、在社會大學裡,斷定一次行動的結果屬挫折抑或成功環節,全看當事人的毅力與意志。   Cheng 亦分享她對澳門劇本殺群體的觀察:「一開始會 ── 好『怕醜』,或者『我不要和(不認識的)人玩』、『誒好驚有陌生人』之類;但係我們慢慢發覺呢,就係透過三、四個小時共同遊戲之後呢,其實大家就變到 ── 未至於話好熟,但係呢,就會開始發覺:我們可以做朋、即係可以試著去『傾偈』,或者可以 ── 即係打破了一開始、大家的隔膜。」她接著解釋:「因為呢,即係(如)你睇戲,你不需要理(會)『隔籬』的人是誰,睇完就走。但在劇本殺活動裡,你強逼人們、強逼要互動啊、要社交啊……可能部分客人呢,他們一開始就係、或者係現在我們會覺得經營困難的一個點就係:好多澳門人都係好懼怕和陌生人社交。」   她舉出例子:「即係我就話:嗯,其實呢我們六個人的一個故事係可以三個人一齊來,由我們再搵三個人一齊玩的 ── 對方就話『不行、我們都係先搵齊朋友啦』、『我們先揾齊人啦』;(我)心想:嗯、大家(約)飲茶都難湊(人)啊,現在來玩劇本殺也如此難。即係就會出現上述情況,要如何去打破大家這些心理戒備啊、預防啊,係我們正在學習的事情。」 ── 篳路藍縷創新路   劇本殺活動鼓勵參加者積極社交,但良好體驗的前提是,聚在一堂的劇本殺顧客,除了對流行玩意有好奇心外,他們要有足夠的推理愛好和表演慾。   雖然,劇本殺活動在華語地區高燒未退,但在澳門本地的普及,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店主們有甚麼想法?「我們之前有過嘗試,譬如我們『專登』去做好多 ── 燈啊、音響啊等等,如何評價(這些嘗試)呢?以成品來講,我係覺得OK的。」然而好景不長,「但係之後,(這個作品的作者)發生了爭議 ── 我們會好容易受到外力的影響;係啊、即係當我們去依賴別人的劇本的時候 ── 因為我們現在所有劇本,都係內地作者的作品,所以有時候、即係我們沒想到(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會有種後繼無力的感覺。」女生惋惜地說。   「除此之外,我們想做到係一個沉浸式的互動劇場(的劇本殺活動)的時候呢,其實係需要(正式的)演員去支撐、去幫我們去做到(讓)我們滿意的一個效果,實作後都發覺:嗯、其實都幾難 ── 如何去呈現我們的要求或者堅持啦,(雖然)演員亦都好配合,但係我們要達成一個長期的合作呢,其實不容易。」Cheng 解釋:「即係我們都好難承諾話:啊、現在我開到十場,誒你幫我做十場啦;因為可能和澳門本身的戲劇模式有差異 ── 我們發覺:嘩,原來我們本身想到的一些效果,(要)在澳門這個地方落實,其實係好有困難、同實際情況係有落差的。我們都在調整當中,係啊、都 ── 吃了很多苦。」   Winston 補充:「因為其實、因為我們一般(參與的)劇本殺,可能都係大家好好坐著,然後睇劇本,然後就、如何如何推進啊;而我們當時有個構想,(目的係)想令這件事更活潑啦,想要同戲劇拉得再近些,所以我們就搵了演員 ── 即係我們揀了個(劇本殺)劇本,覺得它適合去改編做一些演繹 ── 去幫我們做一些演出,這些演出亦都會融入去劇本殺的過程中;(實踐後)就發覺:一來,演員比我們想象中難找,誒、因為可能我們負擔到的費用有限啦,即係我們未必可以足夠請得起演員(來專門做這件事);二來,亦都係剛才所講就係,客源的問題啦……」男生不無遺憾地說:「最後,這個活動,我們真的有做出來,但係,做過三場、三四次之後就 ── 完了啦。」   Cheng 續說:「嗯、我們就暫時擱置了,因為主要係我們 ── 這個就係現實同幻想的落差 ── 就係我們覺得:嗯!這個本係好玩的,也好有效果等等。但係呢,可能對於一些新手朋友呢,他們就覺得好難喇。即係這個本、即係這個故事本身的難度係對推理啊,甚至對腦洞、即係幻想、創意等等的能力,係有要求的。」玩家經驗不足、對經驗不足的玩家支援不足、玩家對活動的期許與活動想予玩家的樂趣有落差......女孩總結前作折戟沉沙的種種因素:「於是我們就思考:啊、我們是否要改呢?或者要再修改……」 ── 初衷目的戲劇夢   在店主的身份外,Winston 會寫劇本,Cheng 則因為劇本殺而燃起了她創作的動機,故他們邀演員合作、設燈光、佈置場地、改寫劇本……追求劇本殺劇情之上沉浸體驗。   故談到何以定名「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的時候,Cheng 分享:「嗯,劇社就係因為我們一個小小的希望,希望之後可以做到一個真正的劇社啦,即係有、因為Winston 係編劇啦,而我係一個 ── 觀眾。」此時,大家都爆出笑聲,女生續道:「係啦,可能我們之後有演員啦,或者可能有其他的朋友一齊加入啊,然後我們可以打造出一個作品 ── 這是我們想做的事情,以及係、誒 ── 不忘初衷吧!嗯,即係我們不希望一頭搞在劇本殺門店的運作之後,忘記自己本身想做事情。」創作出自己的劇本殺劇本,是男生女生的初衷與最終目的。「係喇,而『推理空間』就係一個 ── 我們希望大家來玩劇本殺啊、或者各種遊戲啊的一個地方囉。」她續道。   「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近日推出了桌遊時段,店主們又何看待自己劇本殺門店裡的桌遊項目呢?「我們重心都係擺在劇本殺 ── 即係想、始終都係想更多人來玩啊。所以,桌遊可以係我們一個新的嘗試咯,讓大家去知道:啊!原來有這個地方。」女生解釋:「加上 ── 或者簡單地講,其實呢,好多人都係『例遲』,即係遲到十五分鐘係『平常』,半小時、一小時在個別舖頭裡係常事;(因為劇本殺)始終係一個遊戲,(大家)可能又覺得不需要話真係好似當返工:『我要趕上打卡!』遲一個、半個小時,可能當天的玩家都係friend……即係各種原因啦、造成遲到。」   她說:「遇到遲到的期間呢,其實大家等得好煎熬 ── 係啊、即係半小時一小時的時候:嘩!真係好 ── 無話可說咯;玩手機也玩到沒電了。於是我們都覺得:嗯、其實都可以安排桌遊,讓大家輕鬆地等、破冰啊。」   多年以前,那時候劇本殺尚未受到資本的青睞,國人要接觸「謀殺之謎」還得仰賴外國作品的譯本,那時候,劇本殺也是云云桌遊之一。桌遊與劇本殺即便未必是最佳拍擋,至少也是共過患難的難兄難弟。 ── 著眼未來,享受現在   創業維艱,半年時間一眨眼過去了,店裡店外的事依舊是千頭萬緒,運營至今,Cheng 和Winston 如何看待箇中得失呢 ── 她說:「誒、我們先前講過創業的初衷啦 ── 怎麼講呢?其實係有點傻的,即係呢、即係如果你只係想創作劇本殺(劇本)的話,你可以自己買『本』咯,或者你去玩咯,或者你上網down 盜版咯 ── 不是嗎?一定要開舖頭嗎?即係、即係未蝕過?或者即係 ── 」女生強調:「但係,我們那時候的想法係覺得:嗯、都係要去學、去做 ── 要去知道一間店家、店主他們想要甚麼 ── 即係需求,和去了解現在的客人係怎樣的群體,即係呢、其實就係一個市場調查。」   Cheng 續道:「那時的我們覺得:若你不落手去做,光你自己想象 ── 我覺得劇本殺係『這樣』,因為我玩過幾多場,所以我覺得劇本殺就係如此啦,然後我自己就去寫啦 ── 其實就係、即係那時候就覺得好容易失敗。」一邊經營,一邊尋找個體的心之所向,在那個地方,可能會發現一切不過老生常談,但身歷其境,亦正是生命之嚮往。「其實,現在都會覺得我們貿然地去經營一間舖頭其實誒、原來都係不是一定會成功,或者順利發展喎。」女生坦白。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失敗固然不是成功的媽媽,但分析當前的不足之處,總會化為下次成功的養分。「我們都會不斷去思考:啊、內地舖頭 ── 即係他們的市場、整個中國市場的業者 ── 又在追求甚麼呢?又想要甚麼呢?如果將來我們要創作的話,我們要走哪個方向呢。因為,劇本殺都有分好多種類型,不同的類型裡面,它又有不同的、即係設定啊等等各種差別。為甚麼會有些劇本 ── 即係已經發展了、爆炸式發展三、四年了 ── 到現在都可以殺出重圍呢?好的地方在哪裡呢?如果,我們去寫的時候,會不會都係陷入那些被人遺忘了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作品裡)呢?」她總結說:「由此,我們的一個好大的經驗係發覺:啊、原來做生意同你做玩家,係完全不一樣;又如果,我們將來真係要寫的時候,那我們又要做哪些準備呢。」   Winston 說:「我自己覺得其實好多事都難忘。因為首先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開舖頭 ── 真係沒想過。因為我自己都係鍾意過比較安穩生活的人。之後接觸劇本殺,覺得:啊、可以一試 ── 就開始了。」男生說可以一試,指劇本殺活動,亦言開店。   但是,滿途荊棘的商事,也著實叫他吃了一驚,其中最困難的,他認為是:「人係比較困難的。一來係,不論係客人又好,或者係DM、帶領者都好,其實都係難去招募。因為對於他們來講,劇本殺都係陌生的 ── 因為我們都面試了好多人,即係我們招聘的時候都見過好多人,但這些應徵者並不了解劇本殺……其實,見應徵者的過程都係得意的,都會好奇他們是在甚麼情況之下會、誒click 入我們個招聘廣告然後過來;我自己會覺得係,(運營的過程中)接觸好多人形形式式的人,一來係客人又好,或者係我們面試的人又好,甚至係其他店家都好咯,這些所有其實係 ── 對我自己來講,都係一個得著來的。」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至於劇本殺,Cheng 說:「所以呢、誒,對於我來講就係:到現在啦,我都係覺得劇本殺好有趣 ── 係啊,我都未至於話覺得:好煩啊、我不想再來,或者我不想再接觸劇本殺喇,即係未至於到這一個地步,」女生說:「我始終都係覺得劇本殺好有趣。」 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 地址:宋玉生廣場光輝商業中心14樓

閱讀二月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2-02-24

  新年伊始,就與小朋友做大小不一的閱讀活動,在這農曆新年後的二月份,可以跟小讀者分享些甚麼呢?   很巧,壬寅虎年的情人節,都挨在同一個星期裡。2月14日是西方情人節,翌日則是正月十五的元宵節,所以,返校的第一周,我跟小讀者分享了史卡頓(Rob Scotton)的作品《我喜歡你!貓咪雷弟》。貓咪雷弟是史卡頓筆下的繪本明星,這回,牠在情人節的故事中,為我們展示了:面對伊人,該如何合宜地傳達我們對他(她)的欣慕之情。   在故事裡,雷弟遇上了牠的難關,我請小朋友寫出各自的解法,再來看本作中峰迴路轉的結局。對比自己的經驗會發現,原來,抱著最大的善意,再加上一點點幸運,才有可能讓誤會得以解開,進而獲得美滿的結局。   除開相處之道,農曆新年本來就很具話題性,雖然,隨時代發展,習俗紛紛從簡,但趁節慶餘音嫋嫋之際,與小讀者重溫中華文化中的美好篇章,仍然是樁賞心樂事,所以,和小讀者們分享了王安石的詩作《元日》。   《元日》寫的是大年初一的街景,同時也借景抒情,一吐詩人對國家政策履新、向好的憧憬。詩中,屠蘇、桃符都是小朋友較不熟悉的物事,所以也藉著活動,講解了一次,先帶入概念,徐徐圖之,緩緩薰陶。   既然逢的是農曆新年,必然不落下生肖紀年的習俗,壬寅虎年虎虎生風,故也跟小朋友分享以老虎作為主角的繪本。伍沙丘夫(Andrej Usatschow)撰文的《方格子老虎》正合適,主角小老虎可不是隻普通老虎,在故事中天生沒有條紋的老虎族群中,牠可謂鶴立雞群,因為,牠身上,不只跟其牠老虎一樣,畫有橫的條紋,更添上了豎的條紋,兩種條紋交織在一起,牠就成了一頭舉世無雙的「方格子老虎」。   方格子老虎手巧心靈,但也有牠自己的至暗時刻,如何去面對復歸平淡、不再出格的生活呢?且來細味如二月春風般宜人溫馨的繪本《方格子老虎》吧! 延伸閱讀:迎難而上!《我的名字叫國王》

塞翁失馬與繪本《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中的青蛙得蛋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2-01-30

  繪本《這是我的!這是我的!》有《伊索寓言》的皮膚,同時骨子裡的東方韻味也奇香襲人,光封面就耐人尋味 ── 大大的書名下,姿勢驚喜的青蛙虎視著一顆蛋,到讀者全面觀察的時候,又會發現封面上方的兩角,蟄伏著遊刃有餘的倆「獵人」 ── 大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懸念與蛛絲馬跡。   好的繪本封面讓讀者猜到了故事的一半,繪本《這是我的!這是我的!》有值此好評的封面 ── 果不其然,在險惡的叢林裡,小青蛙意外發現了一顆蛋,但是,沒有動物關注失蛋者誰,因為牠們馬上上演了場連鎖搶奪的戲碼,你方唱罷我登場,一時畫面好不熱鬧!   隨著衝突升溫,這顆蛋意外地砸到了局外「人」的頭上,撞出了一個包!這位局外人的份量可不得了 ── 是頭大象!大象登場了,牠會介入這場「蛋的爭奪戰」嗎?大象又會係這場爭「蛋」戰的最後一位選手嗎?到結局的時候,又會蛋落誰家呢?我請小朋友續寫他們認可的結局。   有小朋友覺得,民以食為天,動物們亦然;有小朋友認為,按故事的佈局邏輯,後來必出更大隻的動物(多半是恐龍);有小朋友相信,有能力多仗義,欺壓的循環將被打破;有小朋友指出,小時了了,大未必「惡」,有份量者更需要多的幫助......   小讀者透過猜想、推測、回饋枇來與書本連結、與作者對話,雖然難免誤讀,但藉著魚雁往返一般的過程,閱讀者必會更了解自己的心思與對作品有更立體的想法,讓讀者對作品的感受豐富,他們也會感受到自己在閱讀一事上的登高望遠。   故事的末尾,令人想起膾炙人口的塞翁故事。塞翁失馬的故事,多著墨在他對事發與果報不確定性的看法 ── 從長遠來看,他多是對的 ── 往往給一人種啟發就是,心事想成者未必如願以償,事與願違者未必命途多舛,小事情上的禍福,在大環境看來,卻是福禍......更往後看,對錯越繁複。   失馬的故事知易,塞翁的素養行難,在努力過日子的日常中,看繪本《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中青蛙得蛋的故事,當可以為讀者帶來會心一笑。 ──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澳門中央圖書館、下環圖書館、何東圖書館、何賢公園圖書館、望廈圖書館、氹仔圖書館、沙梨頭圖書館、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石排灣圖書館、紅街市圖書館、青洲圖書館、黑沙環公園黃營均兒童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當熊遇見熊》,而讀者靠近作家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11-07

  大師安東尼布朗(Anthony Browne)的作品細節豐富,這次和小讀者分享的繪本是他筆下形象可愛的《當熊遇見熊》。   正式開始分享故事前,我問小朋友:如果,你有一支神奇畫筆,你會畫出甚麼?龍、百科全書、錢、孫悟空、另一枝神奇畫筆、多啦A夢......不一而足。   的確,我們要分享的故事裡,我們的主人公小熊,牠有一支神奇畫筆,牠會如何使用呢?帶著自己的答案,師生一起共讀安東尼布朗的作品。   小熊漫步林間,遇到一個又一個惡煞,如肆虐《小紅帽》與《三隻小豬》故事裡的大野狼,如窮追傑克的雲端巨人,如形貌兇惡的尖帽子女巫......幸虧小熊隨身帶了一支神奇的畫筆,畫出救星幫牠逢凶化吉。小熊可能會無限地遇到這些童話裡的惡棍,如果小讀者穿作者的鞋子,他們會如何設計接下來的情節呢?   小讀者讀得最津津樂道的,除了小熊的畫外,最愛尋出情節畫面中的「彩蛋」。如掩映林間的紅披風、遺落草上的玻璃鞋、只咬了一口的紅蘋果......讀者腦海裡儲備的童話越多,則邂逅的樂趣倍加。安東尼布朗擅長以圖畫和讀者玩遊戲,除把別的作品裡的關鍵道具像超連結般藏於情境中,他還通過光暗、陰影來暗示圖畫外的資訊 ── 曲徑通幽,耐人尋味。   有孩子把難忘的校園生活延入繪本裡,為認字不多的寄居蟹畫出有問必答的百科全書,為小朋友把乒乓球取下來而揮筆除掉樹杈;有孩子接著本來的情節,畫出下一名攔路虎,可能是蓄意劫筆的惡龍,也可能是心生妒意的多啦A夢;有孩子給故事一個轉折以結局,有時是離開森林、抵達冰洞和新相知喜相逢,有時是巧遇老友、帶回家中享受休閒時光......   在創作中,小讀者寄託了他們的認知、新意或巧思,以筆、畫和原作者對話,並從後來的原著結局中,切磋彼此的心得與想法,完成一種流動的閱讀。   在原著的結局中,小熊遇見了飢腸轆轆三隻熊,為牠們畫下一桌布美饌,三隻熊遂笑逐顏開,如大師對小讀者仿傚的微笑默許。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氹仔圖書館、澳門中央圖書館、何賢公園圖書館、沙梨頭圖書館、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紅街市圖書館、青洲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盯盯熊》的奇幻之旅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9-17

  《盯盯熊》配色清新,給人一種雨後藍天的親切感。   繪本《盯盯熊》的封面是一個特寫的熊頭,滾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起來人畜無害又憨厚。   然而,小動物可不這樣看。   龐然大物的熊,對著你盯呀盯,一言不發 ── 可一點也不好受。瓢蟲一家覺得受不了,被掃雅興的一家人只好捲鋪蓋另覓早餐場地;小鳥媽媽覺得受不了,敕令大熊退回原地;正在刮鬍子的獾覺得受不了,狠狠地咬了大熊的鼻子一口......   如果大熊繼續往前走,可以想像,是變本加厲的白眼與斥罵。「所以,小朋友,你會如何安排《盯盯熊》的後續發展?」我問道。   小朋友可能會給大熊安排遇上下一隻動物,可能會設計牠跳出排比的劇情、空降一個結局,可能視之為一個問題而排上待解決的清單上......事實上,小朋友給予的回饋也各有特色。   直來直往的小朋友覺得大熊有病可以看醫生,只不過誰「罵人」就要承受後果;心地好的小朋友覺得只是大家耐性不夠,大熊總會遇到願意讓牠盯到說話為止的新朋友;善於觀察的小朋友認為只是對象的問題,倘大熊盯上更大的個體,必然會有不一樣的情節發生;冷靜的小朋友覺得既然有情動物的反應都令人沮喪,那大熊就去從事冰冷的工作,說不定自有好結果;想法活潑的小朋友覺得,既然一定範圍內眾人的態度消極,那就跳出這個範圍安排情節,例如可以讓多啦A夢拿出「翻譯糕」幫大熊解決一言不發的毛病......   至於作者的布局,則是安排另一隻動物盯回去,讓大熊感受感受牠予別的動物的氣氛,作為展開對話的契機。大熊因性格原因寡言少話,這原是解決不了的情況,因為不能都提前寫好劇本才去交際,總有不期而遇的時候 ── 在這樣的特殊時刻,大熊可以如何自處?   大徹大悟太過於戲劇性,但提一個小小的行動方案,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則是一個可努力的提議,而這個提議,待在書中,供讀者去細閱時會心微笑。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氹仔圖書館、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黑沙環公園黃營均兒童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澳門劇本殺社群 ── 訪摩斯探案館

人物專訪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8-30

  謀殺之謎(Murder Mystery Game​​),俗稱劇本殺,隨大陸綜藝節目興起,後席捲全國,成為接棒狼人殺的新興國民級娛樂活動,產值上看二百億。   劇本殺在狼人殺的邏輯推理玩法上加入了情感向的角色扮演任務,讓後電視時代的每名國民都有秉公斷案的機會,傾注心力、感情,展現常識、智慧,當一回風波裡的嫌疑人或破案神探。   近年,澳門以劇本殺為賣點的線下實體店也如雨後春筍般冒起,位於提督馬路與雅廉訪交界、華隆工業大廈四樓的摩斯探案館是其中一間。 ─§─ 大學同學,合伙「作案」   Larry 是摩斯探案館創辦人,亦為當中一位主持,談到當初如何接觸到劇本殺,他說契機來自於工作。   「當時的工作會接觸到大陸人。」2017年,Larry 首次接觸到劇本殺,他回憶:「2016年,劇本殺在大陸開始走紅,被熟悉的客戶推薦去玩;當時講話要返大陸玩喎,一玩就要玩四、五個鐘,其實我好抗拒。半年後,才成行,去了之後我覺得:嘩,幾好玩喎!」   劇本殺刷新了Larry 對社交娛樂的想像,他開始反思自己社交圈的制約:「因為呢,我自己本身鍾意打波、鍾意運動,圈子以男仔居多,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鍾意運動、打波,你就談不上話。而劇本殺,我覺得一來,好有趣;二來,可以同新、舊朋友有一個社交場合,即係可以,同人交流、透過玩的方式;或者,以前的朋友,本身沒有交集的興趣,便可以推薦下去玩 ── 多一個活動幾好啊,而且,去一去的話,對對方的了解都會變得更深。」新興的活動,讓Larry 對與人交往有了嶄新的想法。   Jack,Larry 的大學同學,如今的合伙人,摩斯探案館另一位主持。他回憶:「是他叫我過去玩。我本身就玩開桌遊,那時候他向我介紹這玩意:欸,都有興趣喎!玩過幾次後覺得:啊,幾好玩喎!我自己在大陸也都有朋友,他們亦鍾意玩劇本殺,所以除了跟Larry,我也會自己走去佛山揾朋友一起玩。」自言投入的時間沒有Larry 多,但Jack 亦話「好鬼死中意」劇本殺:「我自己本身好中意睇推理小說......所以我一玩劇本殺,發現:可以照自己判斷推理啊,要推翻、還原其他角色的發言啊、案情啊 ── 就好中意它的機制;可以說是一玩就中意了。」劇本殺,讓Jack 方方面面的興趣結合在一次遊戲裡,讓他與Larry 有了新的話題、新的交集,讓他們與許多原陌生人結交了善缘。 ─§─ 多項活動,何樂不為   劇本殺風靡萬千國民,其樂趣與爽點見仁見智。但如喜歡喝咖啡和經營咖啡店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從喜歡到經營,兩位老友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開設劇本殺線下實體店呢?Larry 直言:「第一個係疫情關係啦,因為疫情,不方便去大陸玩 ── 其實一路都有相關計劃,但係,自己本身做生意是『初哥』,一直都停在『諗』字上,如今,疫情係一個契機。第二呢就係,其實我一直都覺得有得做,但係之前就自己忙啦,又覺得,自己不會搞啦。我覺得劇本殺在澳門係有市場的,因為,雖然仍在推廣期、仍然有好多人不知道它,但已經有大陸成功的經驗呢,已經證明年青人係鍾意玩劇本殺。總括來說,一來就係疫情契機啦、二來就覺得,這一個熱潮呢係真係存在的,在大陸獲得了成功。」   「至於你話劇本殺的核心價值是甚麼?」Larry 續道:「我覺得,首先,即係得罪講句:澳門人呢好悶,可參加的活動少,平時的社交活動、或者係想揾休閒娛樂呢,一係就係約朋友出來食,一係就係唱K ── 現在都不流行唱K 了,叫唱K 基本上沒人會到,就全部都係食飯咯。那食、食、食......食得幾多餐?如今,有這個可能、締造多一個機會:啊,約朋友來玩下第二樣啊,不用每次都只有食。加上年紀大了,食得幾多?又食得肥,又不健康。那麼多一樣活動去提供給澳門市民去選擇,我覺得係可以的;第二呢,我覺得這個遊戲係真係好玩,係它的核心價值;第三呢,這個遊戲係真係交到朋友,即係你和舊朋友聚會都好,又或者你係『拼車』 ── 即劇本殺的團可能缺人喎,你和陌生人拼在一起玩 ── 一個有質素的玩家,你為人係講禮貌,在遊戲過程中好易識到新朋友。我覺得,這些都是劇本殺創造出的價值咯。」   「我都好同意Larry 頭先講話澳門人娛樂活動上缺少選擇。所以澳門人 ── 若你有四、五、六個人想一起玩呢,選擇好少。」Jack 附和Larry 的觀察,並且補充:「而劇本殺相對於桌遊,不需要某一個人先睇一串複雜的規則,或者需要好邏輯性地玩,劇本殺中有崇尚輕鬆的『歡樂本』的玩法啊,加上角色扮演的玩法,我覺得比較適合澳門的後生仔、白領啊,都好適合。之前,澳門好難聚集到一個社群,因為大家都自己返大陸玩,但如今,有澳門本地的門店,有了group 之後呢,個group 會自己慢慢成長。」   澳門呢彈丸之地,有世界級酒店,亦不乏國際旅遊項目,四方旅客慕名而來;但日常不同於五光十色的旅程,生活的源頭活水,只能通過紥根於民間的、居民自發的文化活動,才能讓安居樂業的都市人甘之如飴、重拾活力。 ─§─ 與人同樂,樂此不疲   雖說劇本殺次文化未在澳門普及,但劇本殺作為娛樂活動的新近風口,認識到春江水暖的可不會只有一隻鴨子,當萬木爭春、各門店並起爭奪有限的玩家資源的時候,摩斯探案館會如何確保自己的客源呢?Larry 說:「其實呢,劇本殺店呢,都大同小異;你從大方向講,其實係無甚分別。熱門的劇本呢,每間店都會入,最大的差異呢,就係主持人不一樣、地點不一樣、裝修不一樣,你可能覺得這個地點適合你、方便,所以就近落腳,或者覺得這個店價錢便宜,或者那個店服務好,可能有人覺得貴好、舒服,各取所需。我們現在的定位係:在澳門裡面,相對係便宜。還有,我們的地點係靚的,位置交通方便,加上這個房間係適合、做劇本殺係適合的。」   他強調:「劇本殺店的差異,真係要講個主持人 ── 帶本的風格。就算係大陸都好,通常不會特別標籤門店的特色,而係會話:啊哪個主持、我想揾哪個主持玩喎;啊哪個帶得好。或者說,我們和其他門店的主要區分都係 ── 人囉。」人物、個性、關係、事件、動機......劇本殺是模擬社會互動的娛樂,人是社會性動物,瞄準人、經營人,是淺顯易懂也知易行難的工作。   而作為一個個人,從玩家搖身變成一個經營劇本殺門店的東主,在這個實踐的過程中,可有值得分享的難忘或者有趣的事呢?我問。   Larry 表現得感觸甚深 ── 大有孩子沒娘、說來話長的味道。他說:「好多難忘的事,講其中開心的吧。第一呢,我覺得呢,我個人進步了。以前,自己不是特別擅長與人溝通,所以頭一、兩次呢,帶本的時候好似傻仔,回想起來都覺得羞恥;但係當你帶了廿幾、三十次,幾十次過去啦,你慢慢會有進步,逐漸掌握到帶領別人的能力。你會意識到,自己改變了。以前,不會跟那麼多人、陌生人去交流,無論係要將自己的諗法,或者要介紹遊戲的玩法,或者要領導參加者玩遊戲,開店之前係零經驗的;但現在,經營下來,我覺得,有一樣好滿足、比較深刻的就係:參加者覺得好玩喎,想再次揾我玩喎。即係玩完之後,即刻話:欸,下次再約喇,幾時、幾時又約......好滿足。這是我無法從過往的工作中得到的體驗:帶給別人歡樂的滿足感啦,自己可以完成一件事的成功感啦,還可以結識到好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在把自己的興趣事業化的過程裡,主持人得到最深的個人成長,這些回憶裡,有初心落地的、有喜出望外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歷練了心靈。   「的確,他成長好多。」在摩斯探案館,Jack 像一個敏銳的讀者,觀察他的合伙人、觀察來往的玩家,看雲開雲合,像讀到精彩描述的讀者一樣露出意味深長的笑。Jack 分享了他的觀察:「我自己來說,會分享下帶人玩的經驗。之前,我有帶過一個本,它裡面呢有的玩家扮人,有的玩家係扮動物,中間你就會見到好多得意 ── 一部分人呢永遠都猜不透自己,另一些人就好醒目,一開一講就拆穿了:嘩你的角色一睇就知不是人類來的,有這個證據、那個證據指出你的角色係動物......你見到各種各樣的人玩劇本,有些人會需要你慢慢引導,幫他們表達出他心中的想法,中間的協作係一個好有趣的過程。你見到每個人、可能他們彼此間係friend,但係兩個人的性格真係不一樣,或者思維方式不一樣,這些觀察與發現好得意、好有趣。」 ─§─ 帶本風格,澳門玩法   人口基數讓澳門像個興趣愛好的篩子,能流入澳門的玩意兒不見得都留得住,對於摩斯探案館的經營者來說,他們心宜的劇本殺,當如青山常在抑或曇花一現?Larry 坦言:「其實一開頭呢,就會比較覺得大陸的成功經驗可以照搬回澳門,會覺得:欸,大陸已經有條方程式係成功,那我照搬去澳門啦。但是在我經營、運作摩斯探案館之後呢,我發現:大陸的好惡不一定適用於澳門人。舉個例子啦:大陸,好多劇本,係講民國啊、共產黨、紅軍啊,或者係古裝情感啊、國仇家恨......其實澳門人無感、不懂,沒有相應的環境氛圍。揀本的時候,就要做好篩選。你一定要從澳門人的角度,去經營它。第二呢,就係澳門人的玩法,其實和大陸都差異大。所以呢,劇本殺的生意呢,係一定有得做,但係你要如何做?會有成功的機會,但係亦都有失敗的機會。如何貼合澳門人的口味 ── 我們仍在摸索、未算係完全摸索到。開店呢我預計要守一段時間,我知道不會一開頭就會爆發,所以我係盡量減輕成本去做;因為要澳門人去接受,第一句說話:喂,玩一個遊戲五個鐘?其實大部分人已經好抗拒,但真正試過玩呢,會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劇本殺係一個time killer。」   「我會睇好它的前景,我覺得會有一個moment,它會突然間成熟、爆發,所以之前,你需要守,你要令到人們認識你。頭先講過,你玩一個店,不完全是個地方,你係要去找Larry 玩,所以你要守一段時間令到個市場覺得這個人係OK 的。那到它爆發的時候 ── 那時候澳門可能有二、三十間店 ── 成果就會出來。」對於自己的新事業,Larry 不無樂觀地說。   在Larry 的分析中,他談到澳門人的玩法勾起了我莫大的興趣。除了講廣東話,澳門人玩劇本殺,又有哪些地方與內地不同呢?對這個現象,Jack 也深有體會。   「玩的風格咯,我覺得係。大陸玩家的主動性和他們對於歷史題材呢會較敏銳。如何謂之主動性強呢?嗯,他們會好積極地去進攻其他玩家,譬如話,不管我是否真犯人,我都會好積極地去和其他玩家做得談判啊、去攞真料或者假料去套其他人的訊息,在遊戲過程中,他們會不斷地嘗試去做這些動作。相對來講呢,澳門人就顯得被動,被動又會有哪些問題出現呢?例如有些劇本,強調玩家之間要合作,即係私底下可能要合作或者要頻繁溝通呢,才有辦法搞掂,如果是這種情況呢,澳門玩家可能會適應不良。另外,澳門人有另外一樣情況 ── 不慣拼車。大陸好多拼車的局,澳門人呢,會傾向避免,寧願說:我湊夠六個人先啦、湊夠五個我先來玩啦。澳門人將劇本殺視為一個聚會的item,但在大陸,他們真係為了『劇本殺』而去玩。」Jack 補充。   隨後,Larry 歸納說:「因為,劇本殺的核心係要解謎,澳門玩家會要求個主持人多表達,我們有個術語、劇本殺的術語叫『扶車』:如果你甩、如果你越軌呢,就會離真相越來越遠,就要有人來扶正焦點。澳門人呢,就會比較傾向於要多扶車;同埋,偏向於細體量 ── 個劇本的體量不好太大。但在大陸,玩家會想:嘩,我付錢、付一百多元,在這裡六個鐘頭,我想你個劇本好多內容,我可以睇到好多故事,故事中有故事,越複雜越好、體量大越好 ── 那我的體驗才會豐富。」 ─§─ 摩斯探案,知人識本   「其次在揀本上面,你一定要了解個客群,即係裡面組成的成分,新手多?有玩開桌遊?習慣看書 ── 最直觀係看書,好多澳門人拎起個本,第一個反應係:嘩!好多字啊,有字數少的嗎?大陸人呢少會這樣,頂多話我要多點時間看。澳門人呢,有一定數量:嘩、好多字,換少字的本啦。遇到這種情況呢,主持人往往要約玩家單獨談:嗱,你要這樣、那樣、怎樣 ── 他可能看不懂、搞不清現狀 ── 即手把手教他玩。所以澳門人呢,在澳門當主持人係難的,玩家對主持人的要求較高。」一席話,Larry 說透了在澳門帶劇本殺活動的快樂與哀愁。   在摩斯探案館,你可以丟下日常的身份,穿上想像的舞靴,在一本又一本的故事中穿梭漫舞。有時,你會像華生,襯托主人公明斷是非,扮演稱職的見證人;有時,會像福爾摩斯般探案,尋找舊雨新知口中吐露的蛛絲馬跡,推斷摩斯密碼般被隱藏的秘密、事件的真相。   劇本殺門店讓背景迥異的人有相聚的交點,有些人淺嘗輒止,有些人成為了一陣子的朋友,有些擦肩、回頭、微笑或僅僅多了驚鴻一瞥......就像劇本裡的人物,命中註定交匯、受罪,燦爛過後,走入各自人生的下半場,歸於平凡。 摩斯探案館 地址:澳門罅些喇提督大馬路131號華隆工業大廈4樓

彩虹在雨後 ── 《灰王子》奇遇記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7-16

  在繪本《灰王子》的世界裡,以高大、威猛、多毛為美 ── 偏偏主人公灰王子身形削瘦、單薄,外表秀氣,在日復一日從事家務勞動的間隙裡、壁爐邊,他也會夢想著,有一天趕上哥哥般高大、威猛、多毛.......   一日,這位其貌不揚的灰王子遇上了從煙囪處掉進來的二流小仙子。為了實現灰王子往皇宮舞會去的小小心願,她為之變出了「小汽車」和「新衣服」,甚至讓灰王子高大、威猛、多毛的夢想「成真」,只是,誰想到,在皇宮舞會的門外,意氣風發的灰王子因此遇上了「巨大」的煩惱。   《灰王子》自《灰姑娘》改編,鎖定了性別議題和怪力亂神的荒謬之處,對之戲謔與歸謬,讓讀者在既視感之下欣然捧腹。   讀者覺得可笑,一來自故事中異乎尋常的美的驟變,二是對劇情鄉願、樂觀的戳穿,三是在各種嘲諷之後,最後不失善意與嫉惡如仇的結局安排 ── 讀者對故事有了好感,才會有複習、反省的機會。   跟小朋友分享這個故事,「美」這個部分是不消說的,因為只要看圖,就會發現作者的「圖」謀;對「劇情」的調侃,也可以點到為止,因為只要傍上讀者的先備經驗,作者的意圖也不言而喻;至於「結局」的安排,倒可以予留給讀者發想 ── 當美與劇情都嬗變過後,結局應該變成波譎滄海還是巋然桑田呢?   對愛聽故事的孩子來說,結局往往寄託了他們的美好願望,如灰王子對班妮公主「下跪」時的熱情回應;如灰王子諸兄幡然悔悟、覺得世間可貴莫過於兄弟間的手足之情;如美滿的結局不可以沒有寬敞的城堡與豐富的零食作襯;如兩情相悅的人兒必然擁有康莊的歸途與歸宿......創意帶來趣味,但傳統的結局給讀者以儀式感,讓我們得以覆核生活的希望、善良的價值、閱讀的美好、努力的報償,聽故事讓我們意識到自己不孤獨,我們共享類似的挫折,並且保有相當的幸福憧憬。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望廈圖書館、氹仔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俊霖媽媽與安靜書

育兒心得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25

  幼兒的用品種類繁多,光是圖畫書,就可分為無字書、認知書、晚安書、橋樑書......而你,可曾聽過安靜書(Quiet Book)? 延伸閱讀:問《誰在森林裡》,還要問在怎樣的森林裡   俊霖小朋友現在兩歲七個月,即將上幼稚園。   他是個活潑愛動的男孩子,然而家裡並不寬敞,如何可以安撫孩子的躁動心靈與敏捷身手呢?俊霖媽媽與我分享了安靜書的話題,值得相近年齡孩子的家長一起瞭解。 延伸閱讀:俊俊媽媽的桌遊故事   萬事起頭難,故首先想要探詢的,正是俊霖媽媽與安靜書的最初的交匯點。「大致係兩個月前啦 ── 其實我們首先要了解安靜書是甚麼。安靜書,不是一本真正的書,它脫胎自美式蒙特梭利的互動遊戲。」為筆者梳理了她對安靜書的理解,俊霖媽媽方接回一開始的話題:「其實是無意中通過『小紅書』了解到它。通過平台上的博主們的分享,發現安靜書的玩具性 ── 是有玩具性質的教具。我覺得,(和其它幼兒用品)比較之下,它有趣又有用。所以呢,就開始籌備各種材料啦、工具啦、資料啦......進而實現自製安靜書。」俊霖媽媽發現安靜書,可以說是不期而遇。   但是,隨後她抓住並且投入資源、自造安靜書,則可以看成是眾裡尋它之後的驚鴻一瞥 ── 那麼,對俊霖媽媽來說,最不能挪開目光的、安靜書的亮點又在哪呢?她說:「主要係兩個方面:第一方面呢,(自擁有了安靜書後,)兒子對電子產品的依賴降低了;第二方面則是,現在好多機構都有做蒙氏教育,如果你不去上課的話,在家也可以利用安靜書去做蒙氏教育,它有助於幼兒各方面的啟蒙認知,譬如動物啦、蔬菜啦、水果啦、顏色啦、圖形啦、數字啦、拼圖啦等等等,同時又可以鍛煉到幼兒的手眼協調能力。」目睹俊霖陶醉於安靜書的工作上,並且從中獲得滿足與進步,難怪俊霖媽媽樂此不疲,願意花時間、花心機,造出一本又一本新「書」。   幼兒膝下承歡,依賴性強,麻煩事不少,父母的私人時間本就不多,自造安靜書亦是一件費時的工作,但兩害相權取其輕,俊霖媽媽取了安靜書這一瓢飲。   然而,自造安靜書,對雙職家庭或其他家長來說,這種手工藝活未必是一件樂事,那麼對感興趣又未嘗接觸安靜書的新手爸媽,俊霖媽媽會給大家甚麼建議呢?「嗯,我會建議有興趣的家長,首先通過網上去了解安靜書與它的各種資源,例如它有哪些種類啊、如今有哪些成品啊、哪些會更加適合自家小朋友的現狀啊......第二點就係,要有一定的時間,即便家長鍾意做手工,他們還必須有一定的時間去準備和製作 ── 若本身時間已經不夠用了,則建議直接網上買成品。」為孩子自造安靜書,是一種心意,猶如精心挑選最合適的紙材去打包禮物,看重的除了內容、更重視當中的情意。   最後,俊霖媽媽補充:「最重要的一點就係,要根據自己小朋友目前年齡階段去選、從他的興趣去入手,選擇最適合自家孩子目前年齡階段的內容。」   陪伴孩子的辦法所在多有,可以是安靜書、可以是桌遊、可以是拼圖、可以是繪本、可以是戶外活動......最美好的可能並非其中某一種類裡的理型,而是與孩子一處又一處地去探索、體驗與品嘗,如像為自己重新打造 ── 或曰,收復失之交臂、有待補完的一個童年。 延伸閱讀:澳門校園桌遊逸聞趣事

在中世紀桌遊的奮鬥與報酬

創意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15

  中世紀,一個黑暗又奇幻的年代,神明與瘟疫、女巫與騎士、修士與騙子......不同的組合,能構築出動人的故事、宏偉的史詩、有趣的遊戲。日前,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舉辦「濟世懸壺」中世紀主題桌遊體驗會,與參加者分享了《朗中闖江湖》(The Quacks of Quedlinburg)和《村民》(Villagers)為主、以中世紀為背景的桌上遊戲,玩家有時扮演市集上信誓旦旦的庸醫,有時是一條百廢待興荒村裡的舵手......但是生活在這世紀的人們,終極訴求都是要在這個維艱的世界上過上盡可能幸福的日子。 延伸閱讀:遊玩合作遊戲時的必要之惡   活動帶領者Corydoras 回顧了自己籌備活動時的心得:「這次活動過程中,由活動前的準備到完成的那一刻,我都花了特別大量的心思 ── 因知道有部分參加者都曾經玩過《郎中闖江湖》,所以我精選他們未曾體驗的材料書、配合最有趣又實用的『每日事件牌』、為所有藥用材料製造簡單盒子、更挑選了擴充裡那些女巫的特別獎勵技能,這些準備,同時也方便了自己放置、教玩、講解和收拾。當然,玩的時候我不會告知大家自己背後做了哪些事,以致遊戲變得這樣多元化、有特色和順利。儘管減低了隨機性,有鋪排就能提供新學玩的玩家們,和久未玩的玩家們更便利、又容易循序漸進地學習如何玩的情景,最終,大家都能從這過程中收獲有趣、歡樂。」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Corydoras   有人投筆從戎、有人棄醫從文、有人贈醫施藥、有人謹守崗位、有人革故鼎新......濟世的方式千變萬化,從人又講求適性。在《郎中闖江湖》遊戲中,玩家扮演的中世紀江湖郎中,在偽科學與迷信的夾縫中,致力於調配出最通用的萬能藥,以應時變,以賺萬金,祈求藥到病除,從而一本萬利 ── 遊戲勝利將屬於能最好地管理風險、調合出君臣佐使良藥的傑出醫者。   參加者Ling 回饋了自己從醫時的趣事:「今次主題是『濟世懸壺』,好好奇是哪類型遊戲呢?原來今日兩個桌遊都與『錢』和『買』有關。我比較喜歡《郎中闖江湖》,遊戲背景是關於製藥:有九天的時間,我要選擇買甚麼顏色的材料,能製出更多(神奇藥劑)使分數更高。在這九天裡,我都選擇買可以送予左邊玩家的材料 ── 又這麼巧合 ── 左邊的玩家經常抽出我買的材料,令我分數大大提高,我這投資的收益不錯。但有其他玩家更厲害,他懂得買和運用到材料的效果。這遊戲的配件不少,過程中很有趣。」   至於《村民》裡,作為領袖的玩家,面對中世紀層出不窮的戰亂、災荒、瘟疫......面對大地殘局,如何組織村民、有效地生產,使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貨暢其流,則是至為關鍵的「為生民立命」。畫出藍圖與展開行動,百折不撓地成人為美,是玩家身為村長的任務與遊戲的勝機。   參加者阿康分析了身為一位村長的正道與手腕:「《Villagers》 ── 是一個扮演村長令村莊變繁榮為目的的遊戲。要繁榮發大財,當然是發展商業交易、流通貨品,但是,人民的衣食住行也得兼顧,特別是食跟住,會影響你遊戲整體構成與體驗。當然也有特殊以及獨立的經濟體系;當然,『房地產』也是一種不錯的收入;另外,遊戲中的商貿在第二次市場階段能拿到不錯的分,但是這裡可能有設計不良的部份,就是貿易路線上的『馬商』等人,這些村民所創造的收益既不是由於造車銷售,也不是為其他玩家擔任車伕 ── 整個發展過於獨立,間接犧牲了玩家間互動的可能性。當遊戲只要走上順利的商業路線就能把分數拿下,個人認為這部份稍為失衡。」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阿康   參加者Gary 則回饋了過程中的喜樂與難忘:「認識了幾位新朋友,大家可以在桌遊上鬥智鬥力,彷彿高手之間的過招,真是刺激又有趣,多謝兩位帶領者好詳細介紹桌遊的玩法,而我最有印象的是玩《村民》這個遊戲,不斷收集不同的村民發展不同的文化,和玩電腦遊戲一樣,要學會隨機應變,邊玩邊學,好快上手,真的有好多收獲。不知不覺地渡過整個下午,剛玩得入神,時間就到,可惜時間不夠。」

親子攜手打造《大鳥的自行車房》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6-02

  《大鳥的自行車房》是熊亮的另一本作品,不是最出名的那種、但我特別喜歡 ── 父親行文,女兒畫圖,這事本身就夠浪漫了;何況這書內容別出心裁,值得被更多人知道、閱讀。 延伸閱讀:《小石獅》敏於辭令,藝術家長於抒情   大鳥為甚麼要開自行車房呢?用一條問題和小讀者打開話匣子。   因為翅膀短,不能飛,故被展翅遠去的同類拋離,但天生我才必有用,大鳥有一雙大長腿,騎上自行車便走得比其他人都快,牠想與「人」分享這份「走得快」的喜悅,所以不辭勞苦,開門造車。   好事多磨,開門造車的日子過得既困難又精彩,首先來拜訪的是小豬 ── 沒甚麼,一對手、兩條腿 ── 為牠配一輛單車無難度;再來是一......噢、不,是半打兔子,腿短了一點沒錯、身子圓一點沒錯,為牠們造一輛單車還是可以的......大概吧;但是,八爪魚呢?百足呢?爬蟲類呢......   那些動物既是來配單車,同時考校大鳥的勇氣和創意,而讀者目睹、陪伴大鳥迎難而上、絞盡腦汁、化險為夷,以及最難搞的顧客終於領著特製的單車、心滿意足地離開,過程裡充滿驚奇,宛如一齣冒險劇。 延伸閱讀:迎難而上!《我的名字叫國王》   小讀者都愛戴大鳥,因為牠樂於助人,善於解決問題。   繪本《大鳥的自行車房》是一本創意書,鼓勵讀者愛動腦筋、博學多聞,同時,它也是一本圖鑑,在故事線中描繪了各種各樣的單車和配件。齒盤、三角輪、獨輪車、履帶......在故事中,大鳥通過應用各種單車配件,滿足了無論哪種動物想要通過踩單車來運動身體的目的。 延伸閱讀:創意如夢,《你夢見了甚麼?》   任何一種愛好對發燒友來說都是一門學問,不是說必會有人對之進行系統性梳理,但往往都能如數家珍 ── 自得其樂。大鳥以自行車會友,熊亮以繪本搭建親子合作的橋樑,也許,最好的親子教育,就是向孩子分享你心中熱愛、情有獨鍾的那處興趣園地。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石排灣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聯想流 ── 繪本《有麻煩了!》的燙斗印變形記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5-03

  繪本《有麻煩了!》是個胡思亂想的故事,是個坐在課室窗邊的孩子仰望浮雲的故事,是成語杞人憂天的現代喜劇版本......   反覆去形容這個故事,我的意思是,我喜歡它。   喜歡它由簡而繁、自尋煩惱 ── 傻的可愛。不是掛著鼻涕、搖搖欲墜的孩子那種傻,是一種深入淺出的天真,一種深刻觀察生活的抽象表達,要不然怎麼能從一個燙斗印,娓娓道出一個「天馬行空」的故事 ── 不是說笑,裡頭還真有「火箭墜落」!   燙衣服的時候,小女孩一恍神,就在奶奶親手織就、媽媽最喜愛的桌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痕,她慌極了,於是接連產生出一串想法,皆離不開燙斗印的變化......   這其實是一個極好的範例,解釋了聯想是甚麼,創意是甚麼,創造力是甚麼......這些皆不是無中生有,均是從一件事物遷移化為另一件事物的過程和結果,所以滄海桑田雖是形容極大的變化,卻也是大自然創造力的結果。   另一本繪本《跑跑鎮》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延伸閱讀:哐!《跑跑鎮》上的創意寫作   我們也可以隨著創作者的筆觸,師法他的創意路徑,來衍生出讀者自身的創作。   所以繪本《有麻煩了!》安排的閱讀實踐,就是邀請讀者也在燙斗印上「做文章」:決定燙斗印的變化,來完成一幅四格漫畫。   讀者們的創意可令人驚喜了!   一組家庭描繪奇遇的故事:一艘「太空船」墜落海底,駕駛員被巨大「章魚」劫持,幸得「魔鬼魚」的仗義救援,最終抵達了深海「城堡」。   又一組家庭描繪了時間的故事,別出心栽地安排了一棵樹,描畫了它在春雨綿綿中、又在驕陽夏日中、在呼呼秋風中、也在皚皚白雪中。   一個小朋友認為燙斗印的形狀似窗,既是看世界的地方、亦為心情的出口,她描畫了日常的喜怒哀樂,以太陽象徵開心、雷霆暴雨喻傷心、滿樹辣椒畫傷心、蝴舞花間表示快樂,媽媽則為她裝飾了窗簾,包容了她的如波起伏的情緒。   有些書讀了,你會更喜歡作者,有些書讀了,你會更喜歡自己,我認為繪本《有麻煩了!》屬後者。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中央圖書館、何賢公園圖書館、望廈圖書館、氹仔、路環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

復活節兔子的《卡坦島》假期

創意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4-08

  2021年的復活節假期已成歷史,但知名桌遊《卡坦島》以一款應節的情境擴充(免費下載),如歷史照片般鎖住了這年假期的喜氣,永葆青春。 延伸閱讀:逐鹿《卡坦島》,口才逞英豪   《卡坦島》是桌上遊戲界的磐石,其時以一款桌遊的姿態面世,自發行以來聯乘的單位不勝枚舉,最終發展成一個品牌,宛如自身的圖版,多角發展。   《卡坦島》有眾多的「家庭成員」,大盒版、擴充、地圖劇本......它最近釋出了一款新的擴充「Easter Bunny」(復活節兔子),讓波譎雲詭的風雲卡坦島上,多了一絲暖意與可愛。   這個嶄新的情境擴充講述:春寒料峭,復活節兔子需要羊毛來製作它的節日毛衣,若玩家不吝給牠羊毛,牠也會禮尚往來,甚至大發「兔」威 ── 把臭名昭著的強盜趕回他們的老家!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玩家提供了一塊「春天牧場」六角圖版、一隻彬彬「有禮」的「復活節兔子」立版和十一枚「闔家歡」的禮物指示物。在這個情境擴充中,春天牧場會取代了數字「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而數字「2」則會被移放到數字「1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上,自此每當玩家骰到「2」或「12」,均能觸發該地的收成。春天牧場既是復活節兔子的起始位置,同時亦可以用來堆放禮物指示物。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卡坦島》遊戲增加了新的規則:收成後,可通過送羊毛(返回供應堆)來移動兔子,一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移動到未被強盜佔用的圖版上,兩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使出飛踢 ── 移動兔子到被強盜佔用的圖版 ── 把強盜趕回沙漠老家。兔子移動後,其所在的地形圖版上,倘有玩家的建築物,該玩家(們)獲得最多一件禮物;若兔子的目的地是春天牧場,有建築物的玩家(們)則獲得兩件禮物。   在《卡坦島》上,禮物有甚麼用呢?禮物可以換取自選的資源卡!當玩家擁有兩件禮物,就必須兌換一張資源卡,然後把禮物返回供應堆。   關於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了的玩法,還有兩點要注意:玩家在回合中只能移動復活節兔子一次,亦不可以驅使強盜入侵春天牧場或有兔子戍衛的圖版。   富庶的卡坦島有取之不竭的資源,但玩家難免有運氣不濟的時候。復活節兔子擴充引入了好打過袋鼠的「兔子」,牠不但令強盜望風披靡,還彬彬「有禮」,從此,卡坦島上除敬業樂業、忙於發展的日常外,平添了含飴弄「兔」的樂趣。 免費下載:《卡坦島》情景擴充「Easter Bunny」

《小石獅》敏於辭令,藝術家長於抒情

文化創意
繪本與棋@黃庭熾・2021-04-01

  與孩子分享中國的繪本作品,「熊亮」是繞不過的一本大書。   熊亮的作品,耐人尋味,驟看之下並不亮眼,但付諸時間去品味,將會嚐到閱讀的餘味、回甘。繪本《小石獅》是中國知名藝術家熊亮首本獨立的繪本作品,成書當年便斬獲了中國時報「開卷」年度最佳童書獎,實至名歸。   中式傳統石獅在我國有鎮煞、驅邪的作用,常見於宮殿、廟宇、衙署、富戶門外。所以小鎮上的小石獅,自詡為守護神,趾高氣揚。   作者用了三個跨頁,反覆強調小石獅於時空中的獨一無二,我問小朋友:「你看到石獅子的臉孔越來越大、越湊越近,覺得它個性如何?」小朋友都同意這隻石獅有滿滿的自信,而下一頁,作者卻告訴我們,這囂張的石獅,體積還不如路邊野貓。   把體積反轉之後,作者再反轉了歲月的長短,與滿腮白鬍子的老爺爺相較,小石獅揚言自己更古老 ── 更德高望重。是這樣嗎?   我問小朋友:「小鎮上的居民如你,喜歡這隻『年邁』的小石獅嗎?」小朋友七嘴八舌,各有說法。我請他們觀察下頁,來推斷小鎮居民喜歡小石獅與否?他們說看到雪、帽子與圍巾、熟食、紅紙福貼 ── 在冬天,異常寒冷,居民們都早早回家,但他們沒有忘記小石獅,已幫它添衣保暖、贈食果腹,同渡歲晚,準備共慶新春。   《小石獅》的故事以石獅子外向喧嘩的自賣自誇開場,但背景色卻始終暗沉,故事的末尾以小鎮的黃昏、夜雨完場,我問小朋友:「無話的小石獅,心情如何?」他們說看到了凋零的樹影、昏黃的天色、翱翔的歸鳥與一動不動小石獅的背。   和繁華的澳門不同,《小石獅》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小鎮上,說的既是小石獅的故事,也是鄉土中國的故事。我問小朋友:「你們有故鄉嗎,或者你們的故鄉就是澳門?」我請他們畫一幅圖畫 ── 挑一件物件 ── 向小伙伴介紹自己印象中的故鄉,來對話作品中的意象。 你可以從這些地方借閱到這本繪本: 中央書庫、白鴿巢公園黃營均圖書館、沙梨頭圖書館、石排灣圖書館 ── 實際館藏情形可以透過澳門公共圖書館館藏查詢系統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