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標籤:桌遊

難以名狀的快樂 ── 兒童桌遊導師課程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2-11-30

  由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主辦的「兒童桌遊導師課程(入門)」,於十月三十日及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假指南針創作劇團藝術中心舉行。以「奔跑吧動物」和「萌寵捉迷藏」為主題的兩節課程,分別介紹了《Rallye-Trucks》、《Ugah Ugah!》、《Pony Pokal》、《念念不忘》、《紙箱貓》、《Space Planets》、《松鼠也瘋狂》等兒童桌遊,課程亦通過介紹皮亞傑、維高斯基兩位教育學者對認知發展觀點上的異同,幫助學員更好地瞭解兒童在遊玩桌遊過程中會得到的益處及鍛鍊,參加者邊玩、邊討論、邊反思,透過桌遊創設的情境,運用正向心理學中「好事存摺」技巧,寫下了當天的第一筆快樂體驗。 延伸閱讀:生活裡不一樣的體驗 ── 兒童桌遊共學工作坊   「最深刻的是《紙箱貓》。我在這遊戲的角色是『吉娃娃』 ── 狗身份的得分是要令紙箱數量多,和幫助其他玩家數量變多,我也會高分。所以我在遊戲過程中暗地裡幫助其他玩家,除了可以提高分數,還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快樂。」學員Ling 寫她求勝過程中意外收獲到的樂趣。   Helen 分享了她在遊戲中發現到解難方法時的喜悅:「玩最後一個遊戲《松鼠也瘋狂》的時候,我發現可以用三原色的原理去記牌兩面的顏色,我當下很開心,複雜遊戲簡單化了。」   「遊戲有不同的難度,特別是記憶部分 ── 《松鼠也瘋狂》最難,因為要記很多;《紙箱貓》比較有趣,也有一定思考策略。整體來說,今天的遊戲都是很不錯的體驗。」Irene 則梳理了遊戲的難易度,為活動總結。   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自成立以來,以Facebook 專頁作為社團網頁及發佈消息的主要窗口,着力於收集、整理、分享、引介本澳及華語地區桌遊應用於教育、助人、文化創意等領域的相關資訊與專題,供本澳教育界、社福界及親職人士知曉桌遊體驗的多元功能,從而借鏡並更多元化地應用於各自的工作領域,及發展更善意的人際與親子關係。近年,學會多次舉辦主題桌遊體驗活動,向青年及澳門大眾介紹國內外知名與時尚之桌遊,讓感興趣人士與參加者能從活動及相關報導中,掌握桌遊創意的潮流與瞭解桌遊能涵蓋廣泛主題的文化功能。同時,亦與本地學生群體舉辦交流活動,並且以桌遊為引組織讀書活動,發揮桌遊以體驗為核心的樂學功能。 延伸閱讀:走進「博物之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延伸閱讀:在別致的澳門共讀點裡悦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吉利翁 ── 澳門首家與餐飲聯乘的桌遊店

澳城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2-10-24

  日前,澳門吉利翁桌遊正式開業,舉行了全日免費試玩活動,吸引逾50名市民到場體驗主題豐富的桌上遊戲,現場人聲鼎沸、氣氛熱鬧非凡。   吉利翁桌遊位於高尾巷16號,以煦製菓定食為主營項目,係澳門首家餐飲聯乘桌遊空間的一體店。其名稱「吉利翁」來自煦製菓的英文名稱 ── 「煦」字意味着溫暖,一字串起了整棟樓的格調 ── 想給人提供一個能增加人與人間交流及溫度、令人放鬆的、溫暖的空間。所以,除餐飲樓層與桌遊空間裝橫雅緻外,若登樓至天台,將可眺望澳門舊城區簡約可親的面貌,堪稱美景怡人。   桌遊樓層的負責人國豪分享,團隊起初並未為餐飲以外的其它樓層定性,服裝、展覽場地、樂高商店等項目都曾在考慮範圍內;國豪自言本身是一名PTCG玩家,遂毛遂自薦運營桌遊店,欲為餐飲部門發揮引流的作用。這位牌手坦言,無論卡舖抑或桌遊店,在澳門均屬小眾愛好,所以在團隊裡對桌遊項目的定位,只視之為副業。   面對疫情下波譎雲詭的營商環境,國豪表示,自疫情爆發以來,人與人間面對面的交往的機會銳減,而桌上遊戲正好可作為人與人間溝通交流的紐帶,若疫情呈持續好轉的趨勢,正想通過吉利翁的開張,作為促進本地人見面交流的契機。   顧客魷魚X 在盡興後表示,現場氣氛熱烈,能夠玩到想玩的桌遊好開心;同時,亦就新張的店提出了三點建議,一、若樓下門口能放置一個指示牌,清楚地指出吉利翁的位置會更好;二、樓層間的隔音能做得更好;三、水晶櫃檯與桌遊區不搭,配置上尚有改進的餘地。   顧客Corydoras 分享了他的觀察,入口和樓梯有像日本美學般簡潔純樸的風格;玩到疲累時可以欣賞桌遊以外的礦石、水晶陳列,它們很吸引我的目光,而且,對店內的風水也是很好的;這裡的月費制度很價廉物美!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Corydoras 吉利翁桌遊 地址:高尾巷16號煦製菓定食2-3樓 延伸閱讀:訪談澳門社區

走進「博物之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2-05-17

  為響應國際博物館日,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於日前舉辦「博物之門」桌上遊戲讀書會,向參加者介紹了多本博物館主題圖書,及兩款桌上遊戲《博物世界:美術館》及《時兇教授:歲月堡壘》。在體驗活動裡,玩家搖身變成博物館長,從策展的層面來重新看待館藏庶務,或擔綱博物館特工,不遺餘力地把人類文明的珍寶歸還於百姓。   5月18日為國際博物館日,旨在喚起公眾對博物館的關注。近年來,博物館以兒童觀眾為主的展覽和學習空間越來越多,而博物館教育是現代博物館的三大功能之一,專注於目的和結果。因此,作為學習空間的博物館,首重互動元素,而桌遊一向強調玩家間的互動、決策與動態反饋,故是次主題活動以博物館相關桌上遊戲為引,現場並展示了相關主題圖書,如《博物館驚魂夜》、《博物館密室大公開》、《博物攬勝:澳門博物館掃描》……讓參加者能同時透過故事、遊戲、後台揭秘等角度多元地瞭解博物館的事務與新知。   參加者阿康分享:「這次以博物館為主題的桌遊活動,當然少不了『展覽』以及『藝術品』為中心的各種物品,以《時兇教授:歲月堡壘》為例,『教授』為把稀世珍品放自己堡壘當中,並打算將其據為己有,遊戲通過巧妙地利用6的倍數,製造出場景以及各種骰子帶來多種概率,令遊戲『時空追逐』的體驗更有吸引力。相對下,《博物世界:美術館》會較為靜態,以年代及風格的特徵為玩家呈現出各種著名畫作,每件藝術品除有文字途述外,也有以人作為比例,反映出作品大小與空間感 ── 對於熱愛藝術畫作的玩家來說,這作品絕對能滿足玩家的收藏欲。」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阿康 延伸閱讀:遊玩合作遊戲時的必要之惡   Fano 於活動後回饋:「是次感受了《時兇教授:歲月堡壘》和《博物世界:美術館》,美輪美奐的卡牌和歷史觀感妥妥地刻劃在腦海裡,很有趣的一次體驗和很喜歡博物館的題材,歷史和現代的關係密不可分,遊戲的設計給予玩家回顧歲月的經歷,值得期待。」 延伸閱讀:在別致的澳門共讀點裡悦讀 ── 桌上遊戲讀書會 攝影:Fano

男生女生劇本殺 ── 訪「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

澳城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2-03-21

  2021年的下半年,新冠疫情蔓延的第二年,百事萎靡,卻有一種玩意在澳門火速興起、逆勢增長,聽起來像遍地開花的快遞代收服務,不不不 ── 是方興未艾的劇本殺行業。   要統計當前劇本殺門店的總數,是困難的,因為門店有大有小、有薄飾、有豪裝⋯⋯似乎只要組織起微信群組,生意就會絡繹不絕地來 ── 真的是這樣嗎? 延伸閱讀:澳門劇本殺社群 ── 訪摩斯探案館 ── Cheng 和Winston 的故事   劇本殺業者眾,令店主們念茲在茲乃至開店的根源,又是甚麼呢?商廈林立的皇朝區,近來頗受劇本殺業者青睞,而選址光輝商業中心的「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兩位店主Cheng 和Winston 何以會做伙上高樓、跨足劇本殺門店的運營呢?   兩位店主於劇本殺活動中結緣,都是頭腦靈活的青年人,當中的男生Winston,更是年頭接觸劇本殺,第三季即開店,果斷拍板、執行力強如雷厲風行。「因為其實,當時 ── 上年年頭的時候 ── 澳門還未有很多間(劇本殺門店),我就覺得:哦!不如——覺得劇本殺在澳門係有發展空間。」除看好劇本殺市場前景,男生果斷涉足商事,還有一種抱負。「我們和戲劇有些『淵源』,所以,(在想)會不會經營一段時間之後,可能可以累積經驗、構想,進而創造我們自己的劇本,那就先走第一步 ── 那就要先開一間舖頭。」他說。   回首住事,Cheng 開朗地談起她認識劇本殺的經歷:「其實大家 ── 我想在澳門玩劇本殺的朋友其實可能大家 ── 一開始都差不多,一定係由內地傳入,我本身就係(在內地接觸)。疫情前,我和朋友已多次在內地玩劇本殺,就覺得:嘩!好有趣呀。那時候就想:啊、會不會澳門 ── 即係有沒有劇本殺呢?(當時,)我發覺係空白的。」劇本殺的體驗讓這位女生浮想聯翩,「接著就有想過:誒不如我來、不如試試看?但係,其實計算起成本,如果係自己一個人呢,係真係好困難的,加上,之後疫情就來了……隨後就覺得:誒,目前應該好難去(玩劇本殺)。」疫情爆發,眾多進行中的事嘎然而止,而她與劇本殺的進一步接觸,則已經是翌年的事了,她說:「開始認識更多的朋友,而且自己亦發覺:除了喜歡劇本殺的體驗之外,更加多的期望在,希望自己都可以創作吧!所以大家的目標係、都叫一致的 ── 那我們可以試試看。」   童話故事結局多是美滿大團圓,而「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故事中的兩位主角,尚在故事中間打轉。「我承認我們係莽撞了。」女生解釋:「因為澳門的營商環境 ── 比較難啦;經營條件也好複雜、成本好高所以(現在)我們都覺得:嘩,對於未做過生意的我們 ── 其實我們真係未做過生意 ── 來講,我們(把它)想簡單了;即係將(運營)劇本殺(門店)睇得過於輕鬆 ── 即係好似見到別人做好容易;所以,我們都係邊學邊試咯。」故事寫到Cheng 和Winston 懷著創作劇本殺劇本的夢,開了一間劇本殺門店,逐夢路上,他倆遇到了哪些阻力呢? ── Winston:劇本殺的門檻與魅力   「第一刻想到的,其實係:澳門人對劇本殺的接受程度。」男生解釋:「我們一開始想的是:哦,澳門劇本殺門店少,那麼我們開業,有興趣的人便會過來,事成之後,皆大歡喜,愛好者有得玩,我們有生意。」   第一印象和三思後得出的看法,未必一樣,在實際經營後,Winston 對此有了新的理解。「因為澳門人的習性比較 ── 因為國內(受眾、)可能已經好適應劇本殺(的休閒模式),即係他們已經視劇本殺為一種常見的娛樂。」男生續說他對澳門人待見劇本殺的觀察:「但係劇本殺於澳門來講係新的,一般人就覺得:不知道這是甚麼玩意啦。二來,有一部分人係被劇本殺的時長所嚇怕:『一次活動可能占用、要我玩三小時四小時喎!』甚至乎有些本耗時更長。」   「劇本殺是一項要求參加者用腦思考的活動,而大家都希望放假的時候休息,盡量減少傷腦筋的活動 ── 所以,當我們真係正式營運的時候,便發覺,反應與我們的理想預期有落差。」Winston 分析劇本殺活動的難點頭頭是道,那麼讓他自己迎難而上的、劇本殺的魅力又在哪裡呢?   男生說:「其實我覺得,在玩劇本殺的時候會(要求你)代入一角色、身份,它和你去睇戲、睇電影或者睇戲劇表演,有類似的地方,(但劇本殺)甚至乎(比睇劇)更加沉浸 ── 因為你就係當中的角色。睇電影或者睇戲劇表演的時候,你只係望著故事中角色的行為與反應,但係在劇本殺裡,你係親身經歷正在發生的故事,我自己覺得這體驗 ── 有趣。加上我本身都對戲劇活動有興趣,所以那時候,我覺得可以、都嘗試一下啦 ── 」令人好奇的是,Winston 已在現實生活中參與戲劇活動,他不乏那些身為當中角色的「沉浸」經驗,那麼對這些有多元興趣的劇本殺店主來說,捨近的、常見的戲戲活動而求遠的、新興的劇本殺體驗的判斷依據,又是甚麼呢? ── Cheng:一種嶄新的戲劇   「我想解釋一下個(差異)點係:劇本殺和劇本不是同一件事。」Cheng 闡述她眼中的劇本殺:「我們的觀點係會覺得呢:劇本殺其實對於戲劇來講 ── 係一樣全新的型態。因為戲劇呢,所謂有第四面牆啦,即係好多的戲劇(表演)一般來講的形式都如此……縱然近年係有較多標榜互動的劇場(演出),但相較於其他地方 ── 內地啊、外國 ── 澳門的戲劇(形式)還是比較保守的。」   保守的社會氣氛未令她氣餒,女生抱持樂觀的精神去行動。「我們有一個美好的願景,希望就係:嗯,如果透過劇本殺活動呢,可能有望可以打破第四面牆、就可以讓他們(表演者與觀眾)的界線模糊些 ── 即係,希望玩家在代入劇本殺角色的時候,他們會感受到一些、更多的戲劇(感),或者係、更多的元素,而不是像平日,在觀眾席沉默坐著,睇兩個小時,雖然和我睇電影、即係可能它( ── 睇戲劇表演 ── )比睇電影有更加live 的感覺,但係劇本殺較之更為生動啊。」前衛的戲劇都在尋找與之有共鳴的「新」觀眾,而不安於觀眾席的新鮮人,也在生活與藝術之間遊蕩,尋求邂逅不把自己置之「牆」外劇本(殺)。   介紹完眼中的好處之後,Cheng 話鋒一轉:「但係,對於觀眾來講、或者澳門觀眾來講就係,習慣都係好沉默 ── 就係『啊!睇完』,接著就『走』,就返『屋企』,完了。」到底,新觀眾與新戲劇,只是女生想多了嗎?「我們(開店)當時的希望就係:首先、一來係學習如何去經營啦;二來就係,可能我們可以透過經營劇本殺門店去尋找我們未來、戲劇創作上新的方向 ── 即係借經營劇本殺來學習創作劇本殺。」無論大環境如何,在商場上、在社會大學裡,斷定一次行動的結果屬挫折抑或成功環節,全看當事人的毅力與意志。   Cheng 亦分享她對澳門劇本殺群體的觀察:「一開始會 ── 好『怕醜』,或者『我不要和(不認識的)人玩』、『誒好驚有陌生人』之類;但係我們慢慢發覺呢,就係透過三、四個小時共同遊戲之後呢,其實大家就變到 ── 未至於話好熟,但係呢,就會開始發覺:我們可以做朋、即係可以試著去『傾偈』,或者可以 ── 即係打破了一開始、大家的隔膜。」她接著解釋:「因為呢,即係(如)你睇戲,你不需要理(會)『隔籬』的人是誰,睇完就走。但在劇本殺活動裡,你強逼人們、強逼要互動啊、要社交啊……可能部分客人呢,他們一開始就係、或者係現在我們會覺得經營困難的一個點就係:好多澳門人都係好懼怕和陌生人社交。」   她舉出例子:「即係我就話:嗯,其實呢我們六個人的一個故事係可以三個人一齊來,由我們再搵三個人一齊玩的 ── 對方就話『不行、我們都係先搵齊朋友啦』、『我們先揾齊人啦』;(我)心想:嗯、大家(約)飲茶都難湊(人)啊,現在來玩劇本殺也如此難。即係就會出現上述情況,要如何去打破大家這些心理戒備啊、預防啊,係我們正在學習的事情。」 ── 篳路藍縷創新路   劇本殺活動鼓勵參加者積極社交,但良好體驗的前提是,聚在一堂的劇本殺顧客,除了對流行玩意有好奇心外,他們要有足夠的推理愛好和表演慾。   雖然,劇本殺活動在華語地區高燒未退,但在澳門本地的普及,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店主們有甚麼想法?「我們之前有過嘗試,譬如我們『專登』去做好多 ── 燈啊、音響啊等等,如何評價(這些嘗試)呢?以成品來講,我係覺得OK的。」然而好景不長,「但係之後,(這個作品的作者)發生了爭議 ── 我們會好容易受到外力的影響;係啊、即係當我們去依賴別人的劇本的時候 ── 因為我們現在所有劇本,都係內地作者的作品,所以有時候、即係我們沒想到(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會有種後繼無力的感覺。」女生惋惜地說。   「除此之外,我們想做到係一個沉浸式的互動劇場(的劇本殺活動)的時候呢,其實係需要(正式的)演員去支撐、去幫我們去做到(讓)我們滿意的一個效果,實作後都發覺:嗯、其實都幾難 ── 如何去呈現我們的要求或者堅持啦,(雖然)演員亦都好配合,但係我們要達成一個長期的合作呢,其實不容易。」Cheng 解釋:「即係我們都好難承諾話:啊、現在我開到十場,誒你幫我做十場啦;因為可能和澳門本身的戲劇模式有差異 ── 我們發覺:嘩,原來我們本身想到的一些效果,(要)在澳門這個地方落實,其實係好有困難、同實際情況係有落差的。我們都在調整當中,係啊、都 ── 吃了很多苦。」   Winston 補充:「因為其實、因為我們一般(參與的)劇本殺,可能都係大家好好坐著,然後睇劇本,然後就、如何如何推進啊;而我們當時有個構想,(目的係)想令這件事更活潑啦,想要同戲劇拉得再近些,所以我們就搵了演員 ── 即係我們揀了個(劇本殺)劇本,覺得它適合去改編做一些演繹 ── 去幫我們做一些演出,這些演出亦都會融入去劇本殺的過程中;(實踐後)就發覺:一來,演員比我們想象中難找,誒、因為可能我們負擔到的費用有限啦,即係我們未必可以足夠請得起演員(來專門做這件事);二來,亦都係剛才所講就係,客源的問題啦……」男生不無遺憾地說:「最後,這個活動,我們真的有做出來,但係,做過三場、三四次之後就 ── 完了啦。」   Cheng 續說:「嗯、我們就暫時擱置了,因為主要係我們 ── 這個就係現實同幻想的落差 ── 就係我們覺得:嗯!這個本係好玩的,也好有效果等等。但係呢,可能對於一些新手朋友呢,他們就覺得好難喇。即係這個本、即係這個故事本身的難度係對推理啊,甚至對腦洞、即係幻想、創意等等的能力,係有要求的。」玩家經驗不足、對經驗不足的玩家支援不足、玩家對活動的期許與活動想予玩家的樂趣有落差......女孩總結前作折戟沉沙的種種因素:「於是我們就思考:啊、我們是否要改呢?或者要再修改……」 ── 初衷目的戲劇夢   在店主的身份外,Winston 會寫劇本,Cheng 則因為劇本殺而燃起了她創作的動機,故他們邀演員合作、設燈光、佈置場地、改寫劇本……追求劇本殺劇情之上沉浸體驗。   故談到何以定名「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的時候,Cheng 分享:「嗯,劇社就係因為我們一個小小的希望,希望之後可以做到一個真正的劇社啦,即係有、因為Winston 係編劇啦,而我係一個 ── 觀眾。」此時,大家都爆出笑聲,女生續道:「係啦,可能我們之後有演員啦,或者可能有其他的朋友一齊加入啊,然後我們可以打造出一個作品 ── 這是我們想做的事情,以及係、誒 ── 不忘初衷吧!嗯,即係我們不希望一頭搞在劇本殺門店的運作之後,忘記自己本身想做事情。」創作出自己的劇本殺劇本,是男生女生的初衷與最終目的。「係喇,而『推理空間』就係一個 ── 我們希望大家來玩劇本殺啊、或者各種遊戲啊的一個地方囉。」她續道。   「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近日推出了桌遊時段,店主們又何看待自己劇本殺門店裡的桌遊項目呢?「我們重心都係擺在劇本殺 ── 即係想、始終都係想更多人來玩啊。所以,桌遊可以係我們一個新的嘗試咯,讓大家去知道:啊!原來有這個地方。」女生解釋:「加上 ── 或者簡單地講,其實呢,好多人都係『例遲』,即係遲到十五分鐘係『平常』,半小時、一小時在個別舖頭裡係常事;(因為劇本殺)始終係一個遊戲,(大家)可能又覺得不需要話真係好似當返工:『我要趕上打卡!』遲一個、半個小時,可能當天的玩家都係friend……即係各種原因啦、造成遲到。」   她說:「遇到遲到的期間呢,其實大家等得好煎熬 ── 係啊、即係半小時一小時的時候:嘩!真係好 ── 無話可說咯;玩手機也玩到沒電了。於是我們都覺得:嗯、其實都可以安排桌遊,讓大家輕鬆地等、破冰啊。」   多年以前,那時候劇本殺尚未受到資本的青睞,國人要接觸「謀殺之謎」還得仰賴外國作品的譯本,那時候,劇本殺也是云云桌遊之一。桌遊與劇本殺即便未必是最佳拍擋,至少也是共過患難的難兄難弟。 ── 著眼未來,享受現在   創業維艱,半年時間一眨眼過去了,店裡店外的事依舊是千頭萬緒,運營至今,Cheng 和Winston 如何看待箇中得失呢 ── 她說:「誒、我們先前講過創業的初衷啦 ── 怎麼講呢?其實係有點傻的,即係呢、即係如果你只係想創作劇本殺(劇本)的話,你可以自己買『本』咯,或者你去玩咯,或者你上網down 盜版咯 ── 不是嗎?一定要開舖頭嗎?即係、即係未蝕過?或者即係 ── 」女生強調:「但係,我們那時候的想法係覺得:嗯、都係要去學、去做 ── 要去知道一間店家、店主他們想要甚麼 ── 即係需求,和去了解現在的客人係怎樣的群體,即係呢、其實就係一個市場調查。」   Cheng 續道:「那時的我們覺得:若你不落手去做,光你自己想象 ── 我覺得劇本殺係『這樣』,因為我玩過幾多場,所以我覺得劇本殺就係如此啦,然後我自己就去寫啦 ── 其實就係、即係那時候就覺得好容易失敗。」一邊經營,一邊尋找個體的心之所向,在那個地方,可能會發現一切不過老生常談,但身歷其境,亦正是生命之嚮往。「其實,現在都會覺得我們貿然地去經營一間舖頭其實誒、原來都係不是一定會成功,或者順利發展喎。」女生坦白。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失敗固然不是成功的媽媽,但分析當前的不足之處,總會化為下次成功的養分。「我們都會不斷去思考:啊、內地舖頭 ── 即係他們的市場、整個中國市場的業者 ── 又在追求甚麼呢?又想要甚麼呢?如果將來我們要創作的話,我們要走哪個方向呢。因為,劇本殺都有分好多種類型,不同的類型裡面,它又有不同的、即係設定啊等等各種差別。為甚麼會有些劇本 ── 即係已經發展了、爆炸式發展三、四年了 ── 到現在都可以殺出重圍呢?好的地方在哪裡呢?如果,我們去寫的時候,會不會都係陷入那些被人遺忘了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作品裡)呢?」她總結說:「由此,我們的一個好大的經驗係發覺:啊、原來做生意同你做玩家,係完全不一樣;又如果,我們將來真係要寫的時候,那我們又要做哪些準備呢。」   Winston 說:「我自己覺得其實好多事都難忘。因為首先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開舖頭 ── 真係沒想過。因為我自己都係鍾意過比較安穩生活的人。之後接觸劇本殺,覺得:啊、可以一試 ── 就開始了。」男生說可以一試,指劇本殺活動,亦言開店。   但是,滿途荊棘的商事,也著實叫他吃了一驚,其中最困難的,他認為是:「人係比較困難的。一來係,不論係客人又好,或者係DM、帶領者都好,其實都係難去招募。因為對於他們來講,劇本殺都係陌生的 ── 因為我們都面試了好多人,即係我們招聘的時候都見過好多人,但這些應徵者並不了解劇本殺……其實,見應徵者的過程都係得意的,都會好奇他們是在甚麼情況之下會、誒click 入我們個招聘廣告然後過來;我自己會覺得係,(運營的過程中)接觸好多人形形式式的人,一來係客人又好,或者係我們面試的人又好,甚至係其他店家都好咯,這些所有其實係 ── 對我自己來講,都係一個得著來的。」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至於劇本殺,Cheng 說:「所以呢、誒,對於我來講就係:到現在啦,我都係覺得劇本殺好有趣 ── 係啊,我都未至於話覺得:好煩啊、我不想再來,或者我不想再接觸劇本殺喇,即係未至於到這一個地步,」女生說:「我始終都係覺得劇本殺好有趣。」 戲夢人劇社 X 推理空間 地址:宋玉生廣場光輝商業中心14樓

澳門劇本殺社群 ── 訪摩斯探案館

澳城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1-08-30

  謀殺之謎(Murder Mystery Game​​),俗稱劇本殺,隨大陸綜藝節目興起,後席捲全國,成為接棒狼人殺的新興國民級娛樂活動,產值上看二百億。   劇本殺在狼人殺的邏輯推理玩法上加入了情感向的角色扮演任務,讓後電視時代的每名國民都有秉公斷案的機會,傾注心力、感情,展現常識、智慧,當一回風波裡的嫌疑人或破案神探。   近年,澳門以劇本殺為賣點的線下實體店也如雨後春筍般冒起,位於提督馬路與雅廉訪交界、華隆工業大廈四樓的摩斯探案館是其中一間。 ─§─ 大學同學,合伙「作案」   Larry 是摩斯探案館創辦人,亦為當中一位主持,談到當初如何接觸到劇本殺,他說契機來自於工作。   「當時的工作會接觸到大陸人。」2017年,Larry 首次接觸到劇本殺,他回憶:「2016年,劇本殺在大陸開始走紅,被熟悉的客戶推薦去玩;當時講話要返大陸玩喎,一玩就要玩四、五個鐘,其實我好抗拒。半年後,才成行,去了之後我覺得:嘩,幾好玩喎!」   劇本殺刷新了Larry 對社交娛樂的想像,他開始反思自己社交圈的制約:「因為呢,我自己本身鍾意打波、鍾意運動,圈子以男仔居多,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鍾意運動、打波,你就談不上話。而劇本殺,我覺得一來,好有趣;二來,可以同新、舊朋友有一個社交場合,即係可以,同人交流、透過玩的方式;或者,以前的朋友,本身沒有交集的興趣,便可以推薦下去玩 ── 多一個活動幾好啊,而且,去一去的話,對對方的了解都會變得更深。」新興的活動,讓Larry 對與人交往有了嶄新的想法。   Jack,Larry 的大學同學,如今的合伙人,摩斯探案館另一位主持。他回憶:「是他叫我過去玩。我本身就玩開桌遊,那時候他向我介紹這玩意:欸,都有興趣喎!玩過幾次後覺得:啊,幾好玩喎!我自己在大陸也都有朋友,他們亦鍾意玩劇本殺,所以除了跟Larry,我也會自己走去佛山揾朋友一起玩。」自言投入的時間沒有Larry 多,但Jack 亦話「好鬼死中意」劇本殺:「我自己本身好中意睇推理小說......所以我一玩劇本殺,發現:可以照自己判斷推理啊,要推翻、還原其他角色的發言啊、案情啊 ── 就好中意它的機制;可以說是一玩就中意了。」劇本殺,讓Jack 方方面面的興趣結合在一次遊戲裡,讓他與Larry 有了新的話題、新的交集,讓他們與許多原陌生人結交了善缘。 ─§─ 多項活動,何樂不為   劇本殺風靡萬千國民,其樂趣與爽點見仁見智。但如喜歡喝咖啡和經營咖啡店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從喜歡到經營,兩位老友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開設劇本殺線下實體店呢?Larry 直言:「第一個係疫情關係啦,因為疫情,不方便去大陸玩 ── 其實一路都有相關計劃,但係,自己本身做生意是『初哥』,一直都停在『諗』字上,如今,疫情係一個契機。第二呢就係,其實我一直都覺得有得做,但係之前就自己忙啦,又覺得,自己不會搞啦。我覺得劇本殺在澳門係有市場的,因為,雖然仍在推廣期、仍然有好多人不知道它,但已經有大陸成功的經驗呢,已經證明年青人係鍾意玩劇本殺。總括來說,一來就係疫情契機啦、二來就覺得,這一個熱潮呢係真係存在的,在大陸獲得了成功。」   「至於你話劇本殺的核心價值是甚麼?」Larry 續道:「我覺得,首先,即係得罪講句:澳門人呢好悶,可參加的活動少,平時的社交活動、或者係想揾休閒娛樂呢,一係就係約朋友出來食,一係就係唱K ── 現在都不流行唱K 了,叫唱K 基本上沒人會到,就全部都係食飯咯。那食、食、食......食得幾多餐?如今,有這個可能、締造多一個機會:啊,約朋友來玩下第二樣啊,不用每次都只有食。加上年紀大了,食得幾多?又食得肥,又不健康。那麼多一樣活動去提供給澳門市民去選擇,我覺得係可以的;第二呢,我覺得這個遊戲係真係好玩,係它的核心價值;第三呢,這個遊戲係真係交到朋友,即係你和舊朋友聚會都好,又或者你係『拼車』 ── 即劇本殺的團可能缺人喎,你和陌生人拼在一起玩 ── 一個有質素的玩家,你為人係講禮貌,在遊戲過程中好易識到新朋友。我覺得,這些都是劇本殺創造出的價值咯。」   「我都好同意Larry 頭先講話澳門人娛樂活動上缺少選擇。所以澳門人 ── 若你有四、五、六個人想一起玩呢,選擇好少。」Jack 附和Larry 的觀察,並且補充:「而劇本殺相對於桌遊,不需要某一個人先睇一串複雜的規則,或者需要好邏輯性地玩,劇本殺中有崇尚輕鬆的『歡樂本』的玩法啊,加上角色扮演的玩法,我覺得比較適合澳門的後生仔、白領啊,都好適合。之前,澳門好難聚集到一個社群,因為大家都自己返大陸玩,但如今,有澳門本地的門店,有了group 之後呢,個group 會自己慢慢成長。」   澳門呢彈丸之地,有世界級酒店,亦不乏國際旅遊項目,四方旅客慕名而來;但日常不同於五光十色的旅程,生活的源頭活水,只能通過紥根於民間的、居民自發的文化活動,才能讓安居樂業的都市人甘之如飴、重拾活力。 ─§─ 與人同樂,樂此不疲   雖說劇本殺次文化未在澳門普及,但劇本殺作為娛樂活動的新近風口,認識到春江水暖的可不會只有一隻鴨子,當萬木爭春、各門店並起爭奪有限的玩家資源的時候,摩斯探案館會如何確保自己的客源呢?Larry 說:「其實呢,劇本殺店呢,都大同小異;你從大方向講,其實係無甚分別。熱門的劇本呢,每間店都會入,最大的差異呢,就係主持人不一樣、地點不一樣、裝修不一樣,你可能覺得這個地點適合你、方便,所以就近落腳,或者覺得這個店價錢便宜,或者那個店服務好,可能有人覺得貴好、舒服,各取所需。我們現在的定位係:在澳門裡面,相對係便宜。還有,我們的地點係靚的,位置交通方便,加上這個房間係適合、做劇本殺係適合的。」   他強調:「劇本殺店的差異,真係要講個主持人 ── 帶本的風格。就算係大陸都好,通常不會特別標籤門店的特色,而係會話:啊哪個主持、我想揾哪個主持玩喎;啊哪個帶得好。或者說,我們和其他門店的主要區分都係 ── 人囉。」人物、個性、關係、事件、動機......劇本殺是模擬社會互動的娛樂,人是社會性動物,瞄準人、經營人,是淺顯易懂也知易行難的工作。   而作為一個個人,從玩家搖身變成一個經營劇本殺門店的東主,在這個實踐的過程中,可有值得分享的難忘或者有趣的事呢?我問。   Larry 表現得感觸甚深 ── 大有孩子沒娘、說來話長的味道。他說:「好多難忘的事,講其中開心的吧。第一呢,我覺得呢,我個人進步了。以前,自己不是特別擅長與人溝通,所以頭一、兩次呢,帶本的時候好似傻仔,回想起來都覺得羞恥;但係當你帶了廿幾、三十次,幾十次過去啦,你慢慢會有進步,逐漸掌握到帶領別人的能力。你會意識到,自己改變了。以前,不會跟那麼多人、陌生人去交流,無論係要將自己的諗法,或者要介紹遊戲的玩法,或者要領導參加者玩遊戲,開店之前係零經驗的;但現在,經營下來,我覺得,有一樣好滿足、比較深刻的就係:參加者覺得好玩喎,想再次揾我玩喎。即係玩完之後,即刻話:欸,下次再約喇,幾時、幾時又約......好滿足。這是我無法從過往的工作中得到的體驗:帶給別人歡樂的滿足感啦,自己可以完成一件事的成功感啦,還可以結識到好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在把自己的興趣事業化的過程裡,主持人得到最深的個人成長,這些回憶裡,有初心落地的、有喜出望外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歷練了心靈。   「的確,他成長好多。」在摩斯探案館,Jack 像一個敏銳的讀者,觀察他的合伙人、觀察來往的玩家,看雲開雲合,像讀到精彩描述的讀者一樣露出意味深長的笑。Jack 分享了他的觀察:「我自己來說,會分享下帶人玩的經驗。之前,我有帶過一個本,它裡面呢有的玩家扮人,有的玩家係扮動物,中間你就會見到好多得意 ── 一部分人呢永遠都猜不透自己,另一些人就好醒目,一開一講就拆穿了:嘩你的角色一睇就知不是人類來的,有這個證據、那個證據指出你的角色係動物......你見到各種各樣的人玩劇本,有些人會需要你慢慢引導,幫他們表達出他心中的想法,中間的協作係一個好有趣的過程。你見到每個人、可能他們彼此間係friend,但係兩個人的性格真係不一樣,或者思維方式不一樣,這些觀察與發現好得意、好有趣。」 ─§─ 帶本風格,澳門玩法   人口基數讓澳門像個興趣愛好的篩子,能流入澳門的玩意兒不見得都留得住,對於摩斯探案館的經營者來說,他們心宜的劇本殺,當如青山常在抑或曇花一現?Larry 坦言:「其實一開頭呢,就會比較覺得大陸的成功經驗可以照搬回澳門,會覺得:欸,大陸已經有條方程式係成功,那我照搬去澳門啦。但是在我經營、運作摩斯探案館之後呢,我發現:大陸的好惡不一定適用於澳門人。舉個例子啦:大陸,好多劇本,係講民國啊、共產黨、紅軍啊,或者係古裝情感啊、國仇家恨......其實澳門人無感、不懂,沒有相應的環境氛圍。揀本的時候,就要做好篩選。你一定要從澳門人的角度,去經營它。第二呢,就係澳門人的玩法,其實和大陸都差異大。所以呢,劇本殺的生意呢,係一定有得做,但係你要如何做?會有成功的機會,但係亦都有失敗的機會。如何貼合澳門人的口味 ── 我們仍在摸索、未算係完全摸索到。開店呢我預計要守一段時間,我知道不會一開頭就會爆發,所以我係盡量減輕成本去做;因為要澳門人去接受,第一句說話:喂,玩一個遊戲五個鐘?其實大部分人已經好抗拒,但真正試過玩呢,會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劇本殺係一個time killer。」   「我會睇好它的前景,我覺得會有一個moment,它會突然間成熟、爆發,所以之前,你需要守,你要令到人們認識你。頭先講過,你玩一個店,不完全是個地方,你係要去找Larry 玩,所以你要守一段時間令到個市場覺得這個人係OK 的。那到它爆發的時候 ── 那時候澳門可能有二、三十間店 ── 成果就會出來。」對於自己的新事業,Larry 不無樂觀地說。   在Larry 的分析中,他談到澳門人的玩法勾起了我莫大的興趣。除了講廣東話,澳門人玩劇本殺,又有哪些地方與內地不同呢?對這個現象,Jack 也深有體會。   「玩的風格咯,我覺得係。大陸玩家的主動性和他們對於歷史題材呢會較敏銳。如何謂之主動性強呢?嗯,他們會好積極地去進攻其他玩家,譬如話,不管我是否真犯人,我都會好積極地去和其他玩家做得談判啊、去攞真料或者假料去套其他人的訊息,在遊戲過程中,他們會不斷地嘗試去做這些動作。相對來講呢,澳門人就顯得被動,被動又會有哪些問題出現呢?例如有些劇本,強調玩家之間要合作,即係私底下可能要合作或者要頻繁溝通呢,才有辦法搞掂,如果是這種情況呢,澳門玩家可能會適應不良。另外,澳門人有另外一樣情況 ── 不慣拼車。大陸好多拼車的局,澳門人呢,會傾向避免,寧願說:我湊夠六個人先啦、湊夠五個我先來玩啦。澳門人將劇本殺視為一個聚會的item,但在大陸,他們真係為了『劇本殺』而去玩。」Jack 補充。   隨後,Larry 歸納說:「因為,劇本殺的核心係要解謎,澳門玩家會要求個主持人多表達,我們有個術語、劇本殺的術語叫『扶車』:如果你甩、如果你越軌呢,就會離真相越來越遠,就要有人來扶正焦點。澳門人呢,就會比較傾向於要多扶車;同埋,偏向於細體量 ── 個劇本的體量不好太大。但在大陸,玩家會想:嘩,我付錢、付一百多元,在這裡六個鐘頭,我想你個劇本好多內容,我可以睇到好多故事,故事中有故事,越複雜越好、體量大越好 ── 那我的體驗才會豐富。」 ─§─ 摩斯探案,知人識本   「其次在揀本上面,你一定要了解個客群,即係裡面組成的成分,新手多?有玩開桌遊?習慣看書 ── 最直觀係看書,好多澳門人拎起個本,第一個反應係:嘩!好多字啊,有字數少的嗎?大陸人呢少會這樣,頂多話我要多點時間看。澳門人呢,有一定數量:嘩、好多字,換少字的本啦。遇到這種情況呢,主持人往往要約玩家單獨談:嗱,你要這樣、那樣、怎樣 ── 他可能看不懂、搞不清現狀 ── 即手把手教他玩。所以澳門人呢,在澳門當主持人係難的,玩家對主持人的要求較高。」一席話,Larry 說透了在澳門帶劇本殺活動的快樂與哀愁。   在摩斯探案館,你可以丟下日常的身份,穿上想像的舞靴,在一本又一本的故事中穿梭漫舞。有時,你會像華生,襯托主人公明斷是非,扮演稱職的見證人;有時,會像福爾摩斯般探案,尋找舊雨新知口中吐露的蛛絲馬跡,推斷摩斯密碼般被隱藏的秘密、事件的真相。   劇本殺門店讓背景迥異的人有相聚的交點,有些人淺嘗輒止,有些人成為了一陣子的朋友,有些擦肩、回頭、微笑或僅僅多了驚鴻一瞥......就像劇本裡的人物,命中註定交匯、受罪,燦爛過後,走入各自人生的下半場,歸於平凡。 摩斯探案館 地址:澳門罅些喇提督大馬路131號華隆工業大廈4樓

在中世紀桌遊的奮鬥與報酬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1-06-15

  中世紀,一個黑暗又奇幻的年代,神明與瘟疫、女巫與騎士、修士與騙子......不同的組合,能構築出動人的故事、宏偉的史詩、有趣的遊戲。日前,澳門青年桌遊教育學會舉辦「濟世懸壺」中世紀主題桌遊體驗會,與參加者分享了《朗中闖江湖》(The Quacks of Quedlinburg)和《村民》(Villagers)為主、以中世紀為背景的桌上遊戲,玩家有時扮演市集上信誓旦旦的庸醫,有時是一條百廢待興荒村裡的舵手......但是生活在這世紀的人們,終極訴求都是要在這個維艱的世界上過上盡可能幸福的日子。 延伸閱讀:遊玩合作遊戲時的必要之惡   活動帶領者Corydoras 回顧了自己籌備活動時的心得:「這次活動過程中,由活動前的準備到完成的那一刻,我都花了特別大量的心思 ── 因知道有部分參加者都曾經玩過《郎中闖江湖》,所以我精選他們未曾體驗的材料書、配合最有趣又實用的『每日事件牌』、為所有藥用材料製造簡單盒子、更挑選了擴充裡那些女巫的特別獎勵技能,這些準備,同時也方便了自己放置、教玩、講解和收拾。當然,玩的時候我不會告知大家自己背後做了哪些事,以致遊戲變得這樣多元化、有特色和順利。儘管減低了隨機性,有鋪排就能提供新學玩的玩家們,和久未玩的玩家們更便利、又容易循序漸進地學習如何玩的情景,最終,大家都能從這過程中收獲有趣、歡樂。」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Corydoras   有人投筆從戎、有人棄醫從文、有人贈醫施藥、有人謹守崗位、有人革故鼎新......濟世的方式千變萬化,從人又講求適性。在《郎中闖江湖》遊戲中,玩家扮演的中世紀江湖郎中,在偽科學與迷信的夾縫中,致力於調配出最通用的萬能藥,以應時變,以賺萬金,祈求藥到病除,從而一本萬利 ── 遊戲勝利將屬於能最好地管理風險、調合出君臣佐使良藥的傑出醫者。   參加者Ling 回饋了自己從醫時的趣事:「今次主題是『濟世懸壺』,好好奇是哪類型遊戲呢?原來今日兩個桌遊都與『錢』和『買』有關。我比較喜歡《郎中闖江湖》,遊戲背景是關於製藥:有九天的時間,我要選擇買甚麼顏色的材料,能製出更多(神奇藥劑)使分數更高。在這九天裡,我都選擇買可以送予左邊玩家的材料 ── 又這麼巧合 ── 左邊的玩家經常抽出我買的材料,令我分數大大提高,我這投資的收益不錯。但有其他玩家更厲害,他懂得買和運用到材料的效果。這遊戲的配件不少,過程中很有趣。」   至於《村民》裡,作為領袖的玩家,面對中世紀層出不窮的戰亂、災荒、瘟疫......面對大地殘局,如何組織村民、有效地生產,使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貨暢其流,則是至為關鍵的「為生民立命」。畫出藍圖與展開行動,百折不撓地成人為美,是玩家身為村長的任務與遊戲的勝機。   參加者阿康分析了身為一位村長的正道與手腕:「《Villagers》 ── 是一個扮演村長令村莊變繁榮為目的的遊戲。要繁榮發大財,當然是發展商業交易、流通貨品,但是,人民的衣食住行也得兼顧,特別是食跟住,會影響你遊戲整體構成與體驗。當然也有特殊以及獨立的經濟體系;當然,『房地產』也是一種不錯的收入;另外,遊戲中的商貿在第二次市場階段能拿到不錯的分,但是這裡可能有設計不良的部份,就是貿易路線上的『馬商』等人,這些村民所創造的收益既不是由於造車銷售,也不是為其他玩家擔任車伕 ── 整個發展過於獨立,間接犧牲了玩家間互動的可能性。當遊戲只要走上順利的商業路線就能把分數拿下,個人認為這部份稍為失衡。」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 ── 阿康   參加者Gary 則回饋了過程中的喜樂與難忘:「認識了幾位新朋友,大家可以在桌遊上鬥智鬥力,彷彿高手之間的過招,真是刺激又有趣,多謝兩位帶領者好詳細介紹桌遊的玩法,而我最有印象的是玩《村民》這個遊戲,不斷收集不同的村民發展不同的文化,和玩電腦遊戲一樣,要學會隨機應變,邊玩邊學,好快上手,真的有好多收獲。不知不覺地渡過整個下午,剛玩得入神,時間就到,可惜時間不夠。」

復活節兔子的《卡坦島》假期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1-04-08

  2021年的復活節假期已成歷史,但知名桌遊《卡坦島》以一款應節的情境擴充(免費下載),如歷史照片般鎖住了這年假期的喜氣,永葆青春。 延伸閱讀:逐鹿《卡坦島》,口才逞英豪   《卡坦島》是桌上遊戲界的磐石,其時以一款桌遊的姿態面世,自發行以來聯乘的單位不勝枚舉,最終發展成一個品牌,宛如自身的圖版,多角發展。   《卡坦島》有眾多的「家庭成員」,大盒版、擴充、地圖劇本......它最近釋出了一款新的擴充「Easter Bunny」(復活節兔子),讓波譎雲詭的風雲卡坦島上,多了一絲暖意與可愛。   這個嶄新的情境擴充講述:春寒料峭,復活節兔子需要羊毛來製作它的節日毛衣,若玩家不吝給牠羊毛,牠也會禮尚往來,甚至大發「兔」威 ── 把臭名昭著的強盜趕回他們的老家!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玩家提供了一塊「春天牧場」六角圖版、一隻彬彬「有禮」的「復活節兔子」立版和十一枚「闔家歡」的禮物指示物。在這個情境擴充中,春天牧場會取代了數字「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而數字「2」則會被移放到數字「12」指示物所在的地形圖版上,自此每當玩家骰到「2」或「12」,均能觸發該地的收成。春天牧場既是復活節兔子的起始位置,同時亦可以用來堆放禮物指示物。   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給《卡坦島》遊戲增加了新的規則:收成後,可通過送羊毛(返回供應堆)來移動兔子,一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移動到未被強盜佔用的圖版上,兩張羊毛卡可以讓兔子使出飛踢 ── 移動兔子到被強盜佔用的圖版 ── 把強盜趕回沙漠老家。兔子移動後,其所在的地形圖版上,倘有玩家的建築物,該玩家(們)獲得最多一件禮物;若兔子的目的地是春天牧場,有建築物的玩家(們)則獲得兩件禮物。   在《卡坦島》上,禮物有甚麼用呢?禮物可以換取自選的資源卡!當玩家擁有兩件禮物,就必須兌換一張資源卡,然後把禮物返回供應堆。   關於復活節兔子情境擴充了的玩法,還有兩點要注意:玩家在回合中只能移動復活節兔子一次,亦不可以驅使強盜入侵春天牧場或有兔子戍衛的圖版。   富庶的卡坦島有取之不竭的資源,但玩家難免有運氣不濟的時候。復活節兔子擴充引入了好打過袋鼠的「兔子」,牠不但令強盜望風披靡,還彬彬「有禮」,從此,卡坦島上除敬業樂業、忙於發展的日常外,平添了含飴弄「兔」的樂趣。 免費下載:《卡坦島》情景擴充「Easter Bunny」

桌上盛事!《玩命賽道》大賽車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11-04

  風馳電掣逐星電,一騎紅塵絕塵去——年度國際盛事、體育旅遊品牌項目——說的是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Grand Prix Macau)!   格蘭披治(Grand Prix)始於法國,意思是大獎賽。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是本地人最熟悉的一種賽車運動形式——臨時封閉的鬧市普通公路,搖身變成以高速直路和迂迴急彎聞名的「東望洋跑道」,這片低容錯、充滿挑戰性的街道賽場地,引無數銳意進身一流車手之列的車壇新星競折腰。   華人憧憬「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賽車的速度與激情無疑復刻了這種嚮往的一鱗半爪,當客觀環境不許策馬於綠茵草原上,駕駛、甚至觀賞賽車比賽多少能慰解自由狂飆的宿願。而桌遊《玩命賽道》(Downforce)賦予玩家和朋友不插電、賽車競速的代入感,只消清空桌面、鋪開棋盤,如今一介市民也可以投身享譽國際的賽車盛事了!   打算自己設計賽道Charan 給它好評:「這遊戲的玩法簡單易懂,就算第一次玩的人都可以即玩即學。遊戲以賽車為主題,個人覺得競爭性不高,但刺激感十足,亦能與同場玩家歡樂互動,是一個很有趣味的遊戲。遊戲所需道具很少,容易準備,甚至可以按自己喜好替換原來的道具,或自己設計賽道,總的來說,我覺得《玩命賽道》非常好玩!」 延伸閱讀:澳門校園桌遊逸聞趣事   在《玩命賽道》遊戲裡,玩家雖然不是扮演賽車手本人,但通過購買車隊、打出速度卡,支持自己屬意的賽車獨領風騷,拿下獎項,贏取巨額獎金,也是場心潮澎湃的腦力競速!   康,那名操弄命運的賭徒進一步指出:「《玩命賽道》是一款策略性相對簡單的遊戲。遊戲開始時,主導權雖部分掌握在自己手牌中,但是想要因此而贏得遊戲尚言之過早,個人手牌能主導的大概只有遊戲中約三分一的路程,你需要透過每個check point 來使其他玩家向你做出投資,從而加快自己的進度;盡可能地將對手的車輛堵塞在彎路上也是策略之一。在這場賽事當中,你或許不是一個很好的車隊老闆,但你卻可以是一名操弄命運的賭徒,博取勝利。」   《玩命賽道》容許玩家投注對手的賽車,這讓遊戲的得勝方法遠超過只能專注在自家賽車上、枯燥的單線操作,雖然玩家擁有至少一台賽車,但把眼光放在整個賽場上,宏觀下注,理性操作,才能從容攫取勝利。   勝利贊助者Corydoras 補充道:「如果看到一個領先者,而我有好幾張能幫助他跑車的卡牌,那麼下注其他人的跑車勝利不會是一個壞選擇。我仍然可以通過準確下注來賺得足夠的錢,從而抵消自己的跑車不是第一名所帶來的損失。如果那位玩家想他自己贏,在我的幫助下,他可以有更大的機會勝利——我尤其喜歡《Downforce》的這一部分。」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Corydoras   《玩命賽道》兼具理性操作與歡樂,琢磨遊戲的機制有助獲得隱藏在熱血狂飆背後客觀的勝利,但一心看漲自己的掌上名車,邂逅幸運女神的垂青,獨得競技場上無上的桂冠和巨額彩金,那種得天獨厚的狂喜,猶如絞盡腦汁的險勝,同樣有著劫後餘生的滄桑與感動。

澳門校園桌遊逸聞趣事

澳城生活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08-11

  台灣有桌遊基地學校,香港有「棋癡」校長,至於澳門學界與桌遊的因緣,也是千絲萬縷,值得娓娓道來。   澳門沒有桌遊出版社,只有碩果僅存的桌遊店,偶有零星的社團桌遊活動——雖然市民接觸的途徑不多,但接收資訊的渠道能比肩國際,其前提是,你得知道有桌遊這項休閒娛樂活動的存在。   桌遊在歐洲是家庭娛樂的大宗,孩子自小便能在家中耳濡目染,在老少咸宜的氛圍中自然建立起對桌遊的興趣與品味。在澳門,能給孩子介紹桌遊的不外家長和老師,澳門亦有不少社福機構,提供開放給兒童的桌遊興趣班,但若以能發展兒童潛能、充實其餘暇生活的持續性桌遊活動,還是得仰賴校園教育工作者的熱情與引導。   阿全,即是澳門其中一位願意為小朋友準備及帶領桌遊活動的前線教師。 自「狼人」下海,潛入桌遊汪洋   「其實開始對桌遊有興趣,應該是從玩『狼人』開始,逐漸對不同類型的桌遊產生興趣。」在桌遊的圈子裡,自狼人遊戲入坑的玩家不少,而止步於身份猜測與陣營遊戲者亦眾,阿全能將對「狼人殺」的興趣轉移至其他類型的桌遊上,是因為:「它(狼人遊戲)的玩法對我來說新穎,與小時候玩的象棋、飛行棋等桌上遊戲有很大的差異,小時候的桌遊多為玩家與玩家正面對抗,而且不關注玩家間的心理活動,但在玩『狼人』時,若你想取得優勢,得思考、推理、判斷……加上狼人遊戲容許的玩家人數高於傳統奕棋、適合聚會活動,以它作為線索,我開始關注到其他類型的桌遊,有興趣去瞭解還有哪些桌遊可以供多人鬥智與同樂。」   經歷多年探索與桌遊教學,阿全歸納出自己喜歡的桌遊類型,「比較鍾意玩要動腦筋的類型,因爲我自己都比較鍾意去做推演;又或者是,涉及邏輯思考的桌遊。」於是我追問,最近玩過哪一款桌遊符合你對上述元素的描述?「《多米諾王國》——我自己覺得《多米諾王國》好玩也有內涵——既要拼、砌做規劃,又要顧及美觀與分數。」Bruno Cathala 設計的《多米諾王國》,是個結合板塊拼放與風險管理的遊戲。   在遊戲中,玩家得持續做抉擇:獲得眼前想要的土地板塊、還是為接下來想要土地板塊退而求其次呢?繼而結合自己的規劃與趣味,構建出自己心中的美好王國。 桌遊教學,寓教於樂   阿全因聚會而接觸桌遊,而不少人的桌遊興趣也止於聚會之中,作為一位前線教師,他有哪些關注點,覺得桌遊適合學生的校園生活呢?「因為學校——學生其實就係一個團體生活的環境,而桌遊正正係可以令到團體成員連結一齊、一齊去做一個有向心力的活動。我覺得桌遊其實好適合作為學生的休閒活動,因為桌遊類型廣泛,涵蓋各種能力程度,對於學生來說,飽含挑戰性,亦都係一件好玩的事。所以,我希望可以向學生多介紹不同類型的桌遊,或者,藉桌遊予他們不同於日常生活的主題式體驗。期望通過桌遊活動,提供他們思考上面、又或者人際關係上面的刺激,豐富他們的體驗,啟迪他們用不同角度來看待生活,又或者產生新的想法。」向學生介紹桌遊的阿全對活動體驗寄予厚望,但實際操作上、去觀察學生反應的過程中,收集回來的學生回饋,跟他的想像會有落差嗎——學生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   阿全坦言:「其實對我來說,的確與期望有落差。因爲我最期盼看到的是,學生能透過我引介桌遊、在接觸與遊玩的過程中,啟發他們發揮自己的創意,但是——呀原來,他們更大程度只是想玩、純粹地遊戲,而沒有想要轉化成個人創意的『野心』。但我的初衷,是在遊樂的基礎上,學生能通過玩而『創』——製作屬於他們自己的遊戲。」在建基於主題桌遊上的遊戲化學習過程中,寄予了阿全作為一名老師的教學理想,「但實情上,這是一個遲遲未完成的目標。雖然觀察到學生喜歡桌遊活動、喜好的桌遊類型各異,過程中我便得經常思考:接下來我要介紹哪個類型的桌遊才能讓參加活動的學生雅俗共賞呢?畢竟學生的興趣點差異大,有些學生鍾意簡單、輕鬆、歡樂的桌遊,有些學生則偏好需要思考制勝的桌遊,有些學生無骰子不歡、喜歡把玩有棋子與各種指示物的桌遊……」   學生,其實是在各方面存在著異質性的獨立個體,但成長的普遍需求往往別無二致,想要被聆聽、被尊重、與人溝通、審美、自我實現……世間難有一勞永逸地成就與滿足學生任一的這些心靈需求的處方,但若經過師長的悉心引導、機會教育,桌遊足以成為凝聚班級向心力、經營學生間關係的優質道具。 從情境學習發展創意解難   雖然學生並不排斥桌遊活動,但持續運作課程卻與個人初衷緣慳一面,那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阿全如何消化其教學目標與學生志趣上的落差情況?「首先,我會融入到各小組裡與學生一起玩桌遊,去了解每一位學生感興趣的桌遊類型,再去總結『原來學生們現階段喜歡這些類型的桌遊』,作為我接下來推薦遊戲的參考。」那麼據你的觀察,目前參加桌遊活動的學生群體中,他們比較喜歡哪類型的遊戲?「擁有象徵玩家本人的棋子的遊戲;具有一定思考範疇及少量掌握要素的遊戲,如《演化論》。」《演化論》是少數寓教於樂的桌遊,設計師為俄羅斯的生物學者Dmitry Knorre,不少愛好桌遊的生物課老師都喜歡把它列為教學補充材料或課程導入活動。   在校園裡帶領桌遊活動,幾年下來,於阿全回憶中留下了縷縷的驚喜:「其一、給學生介紹《演化論》之前,我會顧慮這款桌遊對小學生來說,偏難、不易入口;但實情是,他們上手快,並且對它表現出盎然的興趣。其二、在校園開展桌遊活動,幾年下來,開始有學生跟我分享,他想設計自己的桌遊,並且諮詢我的意見:這個桌遊如何做才好?因此我們展開了漫長的對話——對我來說這是難忘的事,因為活動對學生的影響開始貼近我的目標。雖然為數不多,但從一位開始,學生通過桌遊萌生了對設計思考的興趣。」教育的目標,除了知識的傳承、情感的薰陶外,還有幫助學習者自立,自立的人能獨自或聯合別人一起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問題;而桌遊,為玩家提供了各種情境與難題,玩家得通過角色扮演、分析情形、測試、總結經驗來完成在遊戲中被賦予的目標、甚至取得優勢與獲勝;玩家在遊戲過程中,被主題環境逼迫得統整生命中的各項經驗來進行創意解難,從玩中學,參與桌遊活動即是一種情境學習的過程。   通過教導別人來鞏固自己的學習經驗,是有效的學習方式,而通過設計、討論、測試、修改……從玩家到創客,則更符合次世代學生自己動手、多元學習的樂學之道。   桌遊,作為一種主題繽紛、解法琳瑯的學習體驗,其實適合更多同學去認識與接觸。

桌上暢「瀡」《開心滑水梯樂園》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07-01

  夏日炎炎正好眠,除此之外,最能應節的活動,莫過於玩水!   小時候的夏天,我們逛公園、瀡(粵音「緒」)滑梯、流連游泳池;一眨眼間,躋身小資的青年男女三合一:去水上遊樂園,瀡滑水梯!滑水梯與水上樂園孿生,它倆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   據「知乎」介紹,世界上第一座水上樂園建於1985年,位於加拿大,隨後美國仿傚,逐漸擴展全球;目前,世界最長的滑水梯在馬來西亞檳城Escape Theme Park,得尖叫四分鐘才能實現到此一瀡。   在澳門,亦有酒店渡假村內設水上樂園,供畏熱人士享受盛夏午後與亡命快感;倘水性不好的人,也想一嘗「一瀉千里」的狂野時速,這裡向你推薦一盒桌上遊戲——《開心滑水梯樂園》。   在《開心滑水梯樂園》裡,玩家扮演不同年齡段的「屁孩」,誇耀自己的冒險經歷,聲稱自己瀡過最刺激的滑水梯——如何判別?還看長度。   於是,一場競逐瀡往最遠出口處的賽事「桌」上開始了——玩家通通變成了桌「滑」達人!   遊戲的過程極簡單:玩家開始他的回合的時候,只需要在他的滑水梯前方放上一塊新的六邊形板塊,便告完工;而如何巧妙地串連其他玩家拼放在桌上的滑水梯部件,即成為取得勝利的關鍵,觀察力與空間邏輯決定了玩家分數引擎的終極馬力。   在滑水梯上感到暈頭轉向的Corydoras 指出:「在這個遊戲中去幫助別人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容易,而且似乎我無法預測其他玩家們想要擴展滑水道的方向。這地圖對我來說有點複雜有點混亂。自己做行動,沒能幫助擴展別人的滑水道,得分會少一點。當有玩家延伸其他人的滑水道,我覺得極其有趣。尤其是那些奇怪的入口與出口,只觀看別人滑水已經很滑稽了!我很驚訝,別人建立怪異彎曲、屈來屈去,同時又能擴展到其他玩家的滑水道,因此他們獲得額外食物(分數),實至名歸,他們連接得很好啊。」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Corydoras   育有一個歲半女兒的陳太認為:「這個雖然是競爭性的遊戲,誰走得遠誰得高分,當然各人都想對手走得近,自己走得遠,但加入了幫助別人可得額外加分的元素,令原本成績不怎樣突出的分數,最後可能反超前獲勝。其實生活不就是這樣嗎?各人都想超越別人,幫了別人使別人走更遠,表面上好像自己就更難趕上,但總是願意分享及幫助別人的人,可能未必很出眾,但他們的生活更有價值更有重量。能學習分享與互相幫助的遊戲,除了有趣味性,還有更深的價值。」   全程陪玩的陳生有良多的感悟:「『前方是絕路,希望在轉角』,有人知道上述的句子出自哪?不知道不要緊!因為重點在它反映出小弟玩這個遊戲時的心情:眼見自己同勝利越離越遠,但只要在關鍵時刻、在為數不多的選擇中搵到最適合的,轉個靚彎、甩一甩尾,可能可以扭轉劣勢,甚至反敗為勝!更重要的是,選擇當中不單只要考慮自己,還要去助人,要想方設法去助人!一如我們的人生,好多時候我們只留意自己的得失,但人類最能夠體現出自身價值的時候,往往在其用自身的選擇、決定、甚至乎個人的生命實踐去幫助、影響更多的生命。」   看春花想到生命,看秋葉想起凋零,看桌遊想要敘舊——若能靜下心來品味生活,萬物皆有情。   隨著人大了步入社會,工作加身,往年翹首以待的一個月暑假驟變成一周一日的例假;為口奔馳,生活時而形格勢禁,限制了行萬里路的實踐,有志者不妨約上三五知己,圍桌亦能遨遊千里!

於《浪潮洶湧》時,挽國家於既淹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06-01

  全球變暖,飽受洪災以及海平面上升所苦的地區日益增加,氣候變遷,澳門也難以置身事外。夏天轟然到來,熱帶氣旋徘徊洋面,颱風天鴿的餘悸猶在,淹水仍然是澳門人最怕的其中一件事。與澳門面對相同問題的地區不在少數,台灣、新加坡、日本、瑞士......其中荷蘭的經驗特別值得一提。   荷蘭,新近正名為尼德蘭(Netherlands),意為低地,它的低是比較出來的,參照物是海平面——荷蘭濱海,受自然災害與人為的影響,長年飽受海水倒灌之苦,反而久病成醫:全世界最長的移動式防洪大壩、漂浮建築、還地於河......成為治水工程名師的荷蘭,在世界範圍內赫赫有名。   這次我們玩的桌遊是名作「瘟疫危機」系列的《浪潮洶湧》,搶險地點正在荷蘭,肆虐的病毒轉為洪水,依舊岌岌可危——遊戲過程即是模擬荷蘭填海造陸的歷史過程中,玩家所扮演的專業人士,在發展經濟、人口擴張同時,興建四項現代水利設施,以保衛國土免於水患的蹂躪。在第一次進行遊戲時,甚至發生了佈置好遊戲後,尚有玩家未做任何行動,我們的荷蘭已經淪為阿特蘭提斯(Atlantis)的糗事——那參與到遊戲的玩家,對它又有甚麼看法呢?   在遊戲裡擔當「主管」一角的阿全認為:「這是一個需要大量討論的合作性遊戲。包含的道具較多,玩法較為複雜。遊玩過程中除了要思考自己所擁有的資源外,亦要考慮其他玩家的資源,然後透過觀察、討論、共識到分工,共同達成遊戲目標,是一個比較適合中學或以上的人遊玩的桌遊。我覺得優點是當所有玩家都有興趣,並投入遊玩的話,會有很高質素的討論,但如果有玩家的興趣較低或少參與討論,這遊戲將會變得冗長和沉悶,畢竟這遊戲需要花較長時間遊玩。」   找到了額外共鳴點的Corydoras 指出:「遊戲盒蓋美術很棒,我從未見過任何桌遊藝術風格有corydoras。他們總共畫了4條鼠魚/鯰魚(全身),8年前我自己選的英文名字剛好是Corydoras。遊戲不是關於魚的。我頗喜歡這個很少見的遊戲主題,抽走水,建水壩,建立防洪設施,利用我們自己角色的能力更有效地做行動。這次抽卡時共有5次洪水(風暴) ,我們在採取行動之前,會謹慎討論和通知玩家們計劃做什麼。我本人覺得有時候我們沒有太多選擇,但我們必須做團隊告訴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作為一個團隊遊戲,這種方式似乎比弄亂拯救荷蘭計劃好。我會假設有玩家可能會覺得這樣減少了點樂趣。我確實很期待還有另一個機會再次能夠玩更高的難度模式(勝利條件裡加入人口目標)。」   參與了三回拯救行動的雷小姐說:「昨天是第二次玩《浪潮洶湧》,這是一個合作性的遊戲。記得我們第一次玩這個遊戲的時候都輸慘了,玩了兩次都全軍覆沒,這一次情況明顯比上一次好太多了,剛開始玩淹水的地方不多,大家在自己的回合都盡力的去排水建大壩和修建了幾個自動排水器,而且大家也開始熟悉遊戲的規則。知道洪水會頻繁出現在幾個熟悉的、出現過的地方,所以大家根據自己人物的特長去做出合理的行動。最後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建成了四個不同顏色標識的建築物,勝了一回。這是一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一個遊戲。玩了三次,我覺得這個遊戲比較費時間,而且在遊戲的過程中需要大量的討論如何去做每一步會更好,對於我個人而言,我對這種合作性的遊戲不太感冒......」   合作遊戲的一點好處是玩家可以決定自己的涉入程度,儘管只提供一點點助力,也可能成就一趟偉大的旅程,它更好地模擬了我們在社會上的狀態:資源不對等,關注差異,目標迥異......儘管現實中的人際連結宛如Wi-Fi 般摸不著,但有限的遊戲圖版提醒了我們的確置身同一世界、是生活在同一片行政區域的近鄰,彼此福禍唇齒相依。   《浪潮洶湧》桌遊在「瘟疫危機」系列中瑕不掩瑜,雖有美中不足之處在「鮮明」的地區特徵——我們不熟荷蘭的地理,以致儘管奔走全國,卻常常為陌生的地名感到費勁與疏離——然而,為國家排水解厄,依舊讓玩家心潮澎湃!

免費下載!以繪本與桌遊共體疫情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04-27

  新冠肺炎的爆發讓大小朋友猝不及防,而疫情的持續燃燒更讓老少愁眉不展,頒下居家令的國家與地區日增,防疫措施多月來未減,呆在家的親子除了買更多玩具來分散孩子的注意力外,會不會有其他積極又不失趣味的抗疫活動呢?還真有!   大部分朋友都聽過「狐假虎威」的成語,但少有看到以它為藍本的繪本,而它有繪本,作者卻非國人,而是出於英國作家唐娜森(Julia Donaldson)筆下,她與薛弗勒(Axel Scheffler)創作的繪本《古飛樂》(The Gruffalo)即便還算不上家喻戶曉,也得算是大受歡迎。今天要與大家分享的並非他們的成名作,而是中其繪本作家薛弗勒於疫情下的快速反應與創作,近日,他與疾病學者、醫師協作完成的繪本《病毒來了,我該怎麼辦?》出版,內容比疫情以來各單位同類作品都要翔實,並且提供民眾免費下載閱讀!中文譯本由三民書局出版,平台更設計學習單供親子與讀者選用。   薛弗勒有出色的繪圖能力,而繪本《病毒來了,我該怎麼辦?》運用人物互動、圖解、舉例等各種技巧介紹了新型冠狀病毒方方面面的情形,即便現在來看,還是會覺得大有裨益!在它的眾多提議裡面,其中一塊內容回應小朋友:整天待在家裡除了傾訴情緒和幫忙外「我還可以做什麼?」一幅圖畫顯示,倆兒童正匍匐在地下棋——桌上遊戲正適合於此時,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虛擬的場域供玩家競技,參賽者大可以一舒連日來在家積下的鬱悶情緒。當無數單位在疫情漫延期間針對兒童對非典型的日常提出疑問的同時,桌遊出版社也共襄盛舉助力提供解方。   其中,總部位於法國、目前全球最大的桌遊出版社Asmodee 於四月上旬,便因應疫情釋出六款桌遊的Print and Play 版本,有興趣的朋友只要經官方頁面下載材料,列印後便可足不出戶一嚐桌遊的趣味!Asmodee 其後更將供玩家下載的桌遊增至十三種;今天再次打開官網瀏覽,噢不已經增加到十七項——令人稍感惋惜的是,出版社目前尚未提供中文版本,規則均為外語,但大多都有線上教學,搜尋對應影片即可學會遊玩。   瘟疫無情而人間有愛,問疫情何時會結束誠然只能說尚未可知,但繪本《病毒來了,我該怎麼辦?》的文末勉勵讀者,也是我們深盼的事:「總有一天,這段非常時期會結束。」在此之前,投身閱讀、珍惜團聚、釋出善意......也是永不嫌遲! 下載防疫繪本:https://bit.ly/2ScmJL5 下載Asmodee 桌游:https://bit.ly/2ScxRYy

下《神來之筆》,爭青出於藍

潮流特區
繪本與棋@黃庭熾 ・2020-04-21

  談到深圳會勾起你哪些想像——與北、上、廣齊名的南方大城,坐擁華強北的科技重鎮,或者立下最嚴法例禁食野味的領航城市?深圳是許多中國青年人逐夢的機遇之地,其中包括了藝術家——誰說不是呢?   大芬村,畫畫在這裡並不是布爾喬亞階級的閒情逸緻,而是當地居民賺取糊口之用的日常作業。趙小勇,1996年從湖南省來到深圳,亦是大芬村以仿畫為生的其中一名畫手,專精梵高,繁忙的季節每個月要完成七、八百張油畫,便伙同親戚作家族式務工,夜以繼日地在畫室裡畫畫,吃飯,睡覺......落戶大芬村之前,小勇從未接觸油畫,二十年下來,他有一個願望,就是到荷蘭梵高博物館去看自己仿製經年的畫家的真跡:「看看梵谷當時的心情,從他的畫裡面感悟一些東西。」礙於經濟等原因,多年未成行。   以上均是紀錄片《中國梵高》的內容。   紀錄片的內容似乎離澳門的日常有點遠,卻有一款桌遊可以模擬如趙小勇生活般的偽畫工生活,那就是《神來之筆》(Final Touch)。在遊戲裡,由玩家扮演的藝術家通力合作完成作品,與此同時要費盡心思爭奪成畫的最後一筆,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獨佔售後的全部收益。在遊戲中,畫畫的日常遠不如憧憬中詩意,尤其當它變成一份工作,那職場上所有的爾虞我詐,都會同步下載到必須與人共事的工作室中。如此一款破壞「公序良俗」的遊戲,玩家又喜歡嗎?   擅長野外定向的阿全認為:「(它是)一個需要運氣的桌遊,可作為破冰遊戲。時間快,玩法簡單易懂,氣氛輕鬆,有一定的討論空間。雖然合作性不高,但可以共同定立一些變體玩法提高合作性和可玩性,作為熱身遊戲是個不錯的選擇。老少咸宜,色彩豐富,配合圖形,對兒童具一定的教育效果。」   第一次接觸《神來之筆》的玩家Corydoras 指出:「這遊戲很有趣,我們四位玩家分組對抗——幸運、恰恰好的自信、新手的運氣和策略與這一隊同在。隊友的『半秘密』的5張手牌可能會、也可能不會成為最後那一筆。如果我把所有最適用的顏色都貢獻出來,就只能靠運氣了。然而假如我抓住最好的牌,經過3個人行動之後,說不定我可以控制結果。」   育有一個歲半兒子的俊俊媽媽評論:「和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是四個人玩,可以兩兩合作,這種模式使每一局在3分鐘左右就完成了,這是我目前玩的桌遊中最快結束的了。這個遊戲非常適合6歲以上的大小朋友玩,因為它的遊戲規則簡單粗暴,遊戲進程快,有時候牌面簡單而自己的手牌又能夠滿足的話就能直接得到那張仿畫的分數,有時候牌面複雜些就需要大家一起合作去完成,那就看誰是最幸運的玩家,最後完成牌面要求者能得到分數,因為這次是合作模式所以分數歸一組所有。當然遊戲中如果覺得自己這組也許得不到這張畫了,也可以搞搞破壞,讓對方只能得到一半的分數。總而言之,這是個簡單有趣,老少咸宜的小遊戲!」   總的來說,它玩起來節奏明快、趣味盎然。有美術基礎的朋友,不妨跟玩伴講講《神來之筆》中的那些畫作來歷與逸事,雖處機關算盡的小遊戲中力爭上游,亦不忘寓學習於娛樂,邊玩邊增進鑑賞能力、提高藝術修養。誰說玩物不能侃談創作?   後來,趙小勇參觀了梵高博物館,歸深後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紀錄片之末,趙小勇去深返鄉,用二十年臨摹梵高所訓練出來的畫功,畫老家高壽的奶奶、故里簡陋的土房、大芬村的畫工同人......不求駭俗卻注入了生活的靈感,別有一番風味。除卻天縱之才沒有人能不從模仿開始創作,但在實踐的路上依舊保持夢想,將會予人以青雲高度的視野,助有為者走出自己的新篇章。   深圳仍舊車水馬龍,斯人已大異於往日。

兩歲半的女兒,教我這樣玩諾亞方舟

澳城生活
活該快樂 // Carmen Lo ・2018-08-07

那天回家,發現桌子上放著一盒快遞來的東西,收件人是我先生。 晚上他下班回來:「怎麼不打開?那是給你的禮物。」 「我怎麼知道那是給我的?」我咕嚕著。 「就算是我的名字你也不可以好奇打開看一下嗎?」他就知道我是一個(對他的東西)如此不關心的女人。 那是一個名叫「諾亞方舟」的桌遊,是台灣一伙致力推廣桌遊的年青人設計的原創遊戲,泰國製造,揚威海外,已被翻譯成多個語言版本,而且還獲泰國皇室頒發最佳玩具獎。 先生一口氣講了它的厲害,最後補了一句: 「諾亞方舟+桌遊,根本就是你的東西,怎能不買給你?」 先講講這個流行了好幾年,讓台灣人揚威海外的遊戲玩法。 整個組合很簡單,一個船身,一支平衡桿,一堆成雙成對的動物,一疊動物卡,一本動物小書。 把船身放在平衡桿上並保持平衡的狀態。玩遊戲的人輪流抽遊戲卡,抽到什麼動物,就要把那隻動物放在船上,目標是令船身繼續保持平衡,不要讓動物掉下海。 開箱後,我和先生開始玩起來。 兩歲半的泰莉瞥見爸媽在房間玩新玩具,嚷著要進來。好吧,那就一起玩吧! 先生著她先坐好,看我們示範。 「你看,媽媽先抽一張卡......這是什麼?」我先開始,配合慢動作,試圖讓她明白。 「長頸鹿!」她興奮地說。 「那我拿一隻長頸鹿,放在船上.......放好了,沒事!Yeah!」我高舉雙手,配合誇張的表情,讓她知道什麼叫成功。 「好,輪到我抽一張卡,這是什麼?」到爸爸示範。 「大象!」她馬上從動物堆中拿起大象,遞給爸爸。 「謝謝!那我放上去囉!」他故意放不好,方舟失去平衡,所有動物掉下來。 「哎呀!」爸爸雙手抱頭,發出哀嚎;同時我高舉雙手,說我贏了。 泰莉看見我們誇張的表情動作,一臉惶恐。 「沒關係,我們再來一次!」爸爸試圖讓她知道輸了不要氣餒,繼續玩就好了。 我已經把方舟放好:「好,這一次泰莉先抽卡。」 這麼簡單的流程,我以為她一定會懂,一定會伸手抽卡。 「No!」誰知她一伸手,把整個方舟拿起來,反轉放在地上,變成一個盤子。 「動物,放進去!」她把動物一隻一隻放進去。我和先生忍不住大笑,不是這樣玩啦! 才放了四、五隻,她瞥見旁邊黑色的平衡桿,拿起來。 「這個,用來唱歌!」邊說邊站起來,把平衡桿放在嘴邊,身體左搖右晃跳起舞來。 而我倆已經笑到倒地了。 把船身翻過來,把動物放進去 拿平衡桿搖頭晃腦地唱歌 泰莉繼續自顧自把玩著動物。 而我看著她把動物一隻一隻站好、排隊、圍圈、躺下、睡覺,想起她剛才看著我們高呼和哀嚎的表情,一臉惶恐。 她的腦袋多麼簡單,在她的世界裡,只有快樂,和唱歌。 也許她心裡在想, 為什麼要爭輸贏? 為什麼要把動物置於險境? 看見所有動物人昂馬翻地掉下去,就覺得刺激好玩? 對啊。 我們這些大人,究竟在想什麼? 在爭什麼? 同時又垮掉了多少珍貴的生態、資源、人和物呢? ---------- 後記:這個桌遊還是蠻好玩的,又可以翻翻那本百科小書順便認識一下各種動物。小貼士:放動物的時候要慢,保持心清神明,用心感受那毫釐的平衡點。 平衡、專注。 生活本該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