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十天,在深黑色的世界,完全不吃,每天一杯果汁,我這樣渡過了。

用心走路

第一天早上,聽到敲鐘的聲音,我馬上爬起床,摸黑離開房間(是真的摸!),穿過迴廊,走下樓梯,第一次成功抵達自己的墊子。

甫坐下,突然心情很激動,黑暗中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多麼簡單的動作,我卻覺得自己好棒好棒!

而我多久沒有覺得自己很棒很棒了?

在全黑和禁語的環境中,加上老師要求我們行動無聲,基本上眼睛和嘴巴兩大器官都用不上,只能靠耳朵捕捉細微的聲音。

我以為這幾天一定會不斷向人或物件撞個滿懷。

結果,一次也沒有。

原來,當你夠心清神明,你是可以清楚感覺到前後左右的人和物,究竟離你有多遠。

每天在黑暗中遊走,我彷彿看見一個「高我」,在空中看著自己,如何曼妙地拾級而上,走過迴廊,用指尖輕柔地撫著欄杆,俐落地趟開房門。

印象中這輩子從未這麼用心走路過,每一步都心無雜念,專注地去感受腳底下的觸感,是粗的還是滑的,是平的還是斜的,對照腦海中各個細微的記憶,以確認自己到底已經走到哪裡。

一輩子急性子的我,被迫而又自願地讓每一個動作慢下來,手指和腳底突然間變得如此細膩,無論觸碰到甚麼,都是讓人安心的喜悅,都是伸手可及的美好。

我想起我這個路痴,到哪裡都會迷路,就算是在最熟識的購物中心,也會鑽不出門口。可是,黑暗中的十天,我卻一次也沒有走錯過。(當然,有人來到第九天,還在聚會的時候走錯路找不到自己的墊子,老師已經開始講課了,她還到處摸在已經有人的墊子上!)

 

暗中作息

相信我們自懂性以來(或未懂性開始),每天都會看時間做人。黑關中沒有時鐘,只靠敲鐘的聲音知道是聚會的時間,那其他時間怎麼辦呢?

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偷看手機時鐘的誘惑,得馬上想辦法。耳朵突然間變得異常敏銳的我,迅即抓住了報時的線索--鳥唱就是早上,蟬鳴就是下午,夢中醒來鴉雀無聲的話,即還是半夜,可以繼續睡咯!

想起來,這幾年我在港澳台三地不斷遊走,每天醒來,總是慌張地馬上睜開眼睛,急著問自己正躺在哪裡?要起來工作嗎?要趕飛機嗎?

在這裡,一覺醒來,雖然張開眼睛還是一樣的黑,卻莫名地悠然自得,沒有半點懼怕,如此的篤定和理所當然。

也許我本身就該住在山洞中。

 

至於最多朋友關心我的,就是黑暗中如何洗澡和上廁所。我也預計我和室友會把洗手間弄得一塌糊塗,開燈後會看到令人臉紅和掩鼻的戰場。

結果,我幸運地和一位優雅的日本女子同房,兩人都滿有默契地把地方保持得很整潔。

至於細節嘛,相信沒有人會很想聽吧!反正就是一個一輩子每天都做好幾次、熟悉到不行的動作,突然看不見,反而覺得很新奇,很用心地感受身體究竟完成了沒有,然後細緻地做好做滿每一個動作。

就像一個小孩子,第一次得到媽媽的放手,讓自己獨自上廁所一樣的歷奇。

然後,每次出來,我都會代替這個小孩的媽媽,告訴自己:你好棒啊!

 

 開燈後還是滿整潔的洗手間

 

老師在第一天就鼓勵我們淋浴的時候不用趕,好好感受一下。黑關中,我所有的動作都慢下來,每天都細細地淋浴,眼睛看不到,身體的每個毛孔卻都張開了,從未如此專注感受過暖水流過皮膚當刻的溫柔與搔癢。

黑暗中,在洗澡後成功找到毛巾,分辨每件衣物的底面前後,知道牙膏是否有擠到牙刷上,許許多多微小而又重要的事情,帶來一浪一浪簡單的喜悅。

短短十天,遇到洗手間突然水浸過腳(水不知從何來!)、衛生紙用光、生理期突然到訪等,我和我新相識的日本室友,一起靜靜地在黑暗中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感受著一切好與不好的美好。

黑暗本身就是一位老師,啟導我們重新看見自己最基本的解難能力。

最簡單的事情,最不簡單。

 

 

不吃,卻飽足

我這輩子只有最多三天的斷食經驗,十天,是一大挑戰,我準備好經歷充滿戲劇性、可歌可泣的十天。我也作了最壞打算,預先買了兩個小麵包,我告訴自己要對身體溫柔一點,假如開始的兩三天還未適應,就吃一小口麵包,讓自己慢慢減到完全斷食。

結果,並沒有我想像中飢腸滾滾、頭暈眼花,也沒有捵床捵蓆、痛苦萬分。

當然也有個別的狀況,有人每天嘔吐,有人不停打胃嗝,有人非常不舒服,躺在墊子上發出輕輕的呻吟。

自從出發當晚吃了一碗麵,踏上飛機後我就一直沒有吃過東西。就是十天黑關完結後待在花園調適的幾天,前後一共十五天,我一點固體食物都沒有吃過。每天只喝一杯果汁,原來已經足夠身體所需。而且,黑暗中的果汁很好喝,天生味蕾遲鈍的我,開始在黑暗中分辨當天的杯子裡有哪幾種水果--嗯,今天是椰子水、甘筍、和濃濃的西芹,很好喝啊!(從來不吃西芹的我,竟然會覺得好幸福!)(要求變很低哪!)

原來,消化食物是需要耗費許多能量的,當身體不需要做這些工作,體內各器官就能夠進行清理和修復,就好像街市定時暫停運作,進行大清潔一樣。

我也詫異於自己可以適應得如此得順利,而且身心狀態棒極了,這就是老師所謂的「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我如常每天進行瑜珈,出關後在大太陽下游泳、四處走動,沒有體力不支,反而因為無需定時定候吃東西上廁所,加上體內的廢物都清空了,而覺得輕鬆無比。

從此,我擁有的,是吃與不吃的自由。以後所有的飲食,都是因為我喜歡,不是因為我必需要吃。

原來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必需品,都是多餘,都是豐盛,原來我可以退掉所有需求到如此地步。

原來我所需要的,其實沒有那麼多。

 

 

在大太陽下游泳,並沒有因為體力不支而淹死啊!

 

 

離開清邁到曼谷,逗留了一天,主要是喝果汁和椰子水,也開始吃點固體水果。大滿足!

 

至於出關的一刻,發現身體發生什麼變化呢?下回續。

延伸閱讀: 我第一次閉黑關(上)

遊走港澳台, 集培訓寫作主持工作於一身, 後加新任傻的媽;長期身兼數職, 不想浪費人生;世界太大, 只好大膽活;經年修練, 擅長大笑, 精於尋找小確幸;堅持只做有趣的事,認為自己一生活該快樂。

熱門推介




覺醒媽 Awakening Motherhood 隨著覺醒的步伐,我們成為了母親,和孩子一起,來到地球學習愛。
Ar B (阿比) 我是一位來自澳門的普通小市民、有著無比的幻想、夢想、喜愛聽、寫、唱、創作同打麻雀!
半島師奶 和家人平凡地過日子,每日的意義在於收看「都市閒情」和「開心速遞」,所以星期六日過得特別痛苦。
80後愛旅行✈️ ✈ 80後澳門女子,喜歡到處遊歷,體驗人生。 <BR>✈ 畢生積蓄用於旅遊,曾到過22個國家,90+座城市。
URCHIN DANCE CR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