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清邁往曼谷的內陸機,坐在最後一排。

稍後來到坐在旁邊的,是一位目測30多歲的西方女子,泰式及膝裙,薄民族風外套,蓄著隨性的短髮。

(Yay! 坐在漂亮的人旁邊,真好!)

她把她的手提袋放在腿下,擠迫的座位,她腿張開地坐,把一隻腳放到我的座位前,不算小個子的我只好退到另一旁。

(沒關係,反正只是個多小時的機程。)

起飛不久,她從袋中拿出一大包可樂軟糖,一片接一片地吃起來,嚼得很用力,牙齒的每一下開合我都聽得一清二楚。不消一會,她把整包軟糖消滅了。

(Wow,她很喜歡吃軟糖,而且她看起來有點壓抑。)

飛機著陸,還在滑行,傳來一股味道,我瞥見她從袋中拿出一些東西放在一張小紙上,然後捲成一條煙。飛機停下,她急不及待站起來,從上面拿取她的大背囊,然後站在通道。

大家都很有耐性地等待空服員準備好開門,然後有秩序地逐排起來拿行李下飛機,這時候聽到她開始自言自語。

「快走啦不要讓啦!」
「開玩笑!你們第一次坐飛機嗎?怎麼不走!他媽的你不要讓啦!」
「快摘下你那該死的耳機站起來拿行李吧!在幹嘛!」

(嗯,她一定是趕著要去為自己叉叉電。)

終於輪到我們最後一排的乘客了,本來站在她前面的我,側側身讓她先走。

「對啦!站開一旁吧!」她毫不客氣。

我微笑著說:「不用趕,反正我們會坐同一台車。」

她不削地厲了我一眼,繼續往前走,還急得碰到前面的紋身男,他又生氣地回頭著她不要推。

(唔唔,好一個負面情緒的迴旋。)

最後一個下飛機的我,施施然地步上開往航厦的接駁車,與所有比我早下飛機的乘客一起,包括她。

我微笑看她,她別過臉不看我。

車門打開,我第一個下車,進入大堂,直接走出接機大廳。我回頭看,她也在不遠的後方。

只有背包的我輕快地走到公車站,看見正好有出市區的巴士,鑽過人群跳了上車。同樣來到車站的她,馬上點起剛捲好的煙,一口一口趕快地抽。抽了大概半根,她把煙擠熄,俯身拿行李準備上車。

此時,車門突然關上,離開。

她先呆一呆,然後,隔著玻璃也聽到她的髒話。

我從車內再微笑看她,她這次沒有別過臉不看我,而是對準我大爆粗。

才十分鐘就有下一班車,生氣什麼?

漂亮的外表,俐落的打扮,只能讓你看起來很輕鬆。

情緒處理不好,被壞習慣牢牢套住,無論裙子多飄逸,頭髮再短,背包再輕,都飛不起來。

還有,Please be nice to people。

你對世界友善,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都會以同樣的方式回應你,連巴士也會等你啊!

遊走港澳台, 集培訓寫作主持工作於一身, 後加新任傻的媽;長期身兼數職, 不想浪費人生;世界太大, 只好大膽活;經年修練, 擅長大笑, 精於尋找小確幸;堅持只做有趣的事,認為自己一生活該快樂。

熱門推介




流浪小姐 流浪小姐是一位到處愛亂跑的女孩。
叫我女王 化妝/購物/吹水/諗到物就講物⋯⋯你懂的!
URCHIN DANCE CREW
80後愛旅行✈️ ✈ 80後澳門女子,喜歡到處遊歷,體驗人生。 <BR>✈ 畢生積蓄用於旅遊 <BR>✈ 夢想是以後去旅行時全世界都認識Macau, 不再是Next to Hong Kong。
EAE // Grace 為愛吃的人提供不負責任食評 本專頁所有文章,  純以個人口味出發 不喜勿插!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