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星相

覆:驕陽似火

 

信件內容:(由於隱私問題,以下部份內容已被刪除)

 

尊敬的老師:

 

您好!關注您微博好幾年了,大概是從2010年就開始關注了吧,從中也學到了不少東西。2012年3月份給您寫過信,3000字以上的,一直沒看到您的回復,我想已經石沉大海了。今天我再次給您發信,希望能夠得到老師的回復。我知道老師很忙,一天要做功課,還要給我們傳播知識,很辛苦。可我也真的很想得到老師的指點,所以麻煩老師了。

 

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我很苦惱。我先大概的講述一下我的家庭。本來我們一家六口人,我爸爸媽媽,我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媽媽在我上一年級的時候就去世了,爸爸在2014年元旦也去世了,現在就剩下我們四個孩子。

 

小時候不太懂事,大約記得媽媽有段時間跟爸爸吵架,不知道怎麼回事,媽媽好像是瘋了,腦子有點不正常,可以說是患了精神病吧,半夜會跑出去,還有的時候脫了衣服在村裡亂走。爸爸怕媽媽半夜出去,爸爸就在房間門口搭個長椅子睡,爸爸也吩咐我們要看著媽媽。可是有天晚上,可能是爸爸睡的太死了,沒發現媽媽出去了。

 

 

 

到第二天早上,白天都沒看到媽媽回來,當時爸爸認為媽媽應該是回娘家了。過了兩三天,就有人來我家說在池塘裡發現了一具屍體,疑似媽媽,爸爸去打撈了,背著媽媽回來。我想爸爸肯定很難過,當時我們真的不懂事,沒有太大的傷心。媽媽走了之後,家裡就更窮了,爸爸撫養我們四個孩子。

 

 

 

我上小學的時候沒錢交學費,都是欠著學校,我沒有教材,我借的是上一級同學的書看。還好我成績不錯,老師知道我們家窮,也顧著我。小學畢業後,成績不錯,上了我們鎮上的重點中學。其實我大姐,二姐學習也很好的,她們畢業後就沒再上初中了,因為家裡窮。弟弟成績不好,小學畢業後也沒再讀了。其實弟弟是個男孩子,應該要多讀點書的。怪只怪我家太窮了,供不起兩個人讀初中,爸爸說,誰成績好,就供誰讀。我上了初中,弟弟就沒機會了。現在想起來,我也很慚愧,不管怎麼樣應該讓弟弟多讀點書,哪怕讀到初中畢業。現在後悔已經沒用了。我上初中後,大姐就嫁人了,可以說是拿了姐夫給的彩禮錢,我才能讀完初中吧。二姐在外邊打工,根本沒掙到錢。

 

 

 

初中遇到的班主任對我也很好,我成績也還不錯,英語數學比較好。只可惜中考成績不是很理想,差幾分沒上重點線,爸爸看到我的成績也失望了吧,不打算讓我上高中了,也不管我了,可是我不想放棄。最後在初中班主任歐老師的幫助下,找到了新聞記者到我家採訪,得到了一位愛心人士幫助,給了1000塊錢放在信封裡,交由記者轉交給我。那位叔叔沒有留名字,只知道姓梁,我該喊他梁叔叔。xx大學附中的校長也來到了我家,最後我終於能上高中了,進了xx大學附中,學校很好,學風也很好!其實我一直很努力的,真的很努力,可我最後還是沒能考上二本線,差了10分左右。

 

 

 

後來我複讀了一年,還是很失望,沒考上。家裡很窮,爸爸打算不管我了,反正成績也不好,我也很難過,可是我真的努力過了。可我還是想上大學,填報了志願,被院校錄取了。只是家裡太窮,沒有錢怎麼辦,我很苦惱,爸爸已經不為我籌錢了,為此我還跟爸爸鬧了一段脾氣。後來我一直在到處借錢,問我堂哥堂姐借錢,借不到。再問問我大姐,我大姐嫁了,姐夫有一點,他借了一部分給我,問了弟弟,當時弟弟在廣東打工,也借得一點。

 

 

 

二姐她雖在外打工好幾年,但她根本沒什麼錢,爸爸看見我到處籌錢,他也答應幫我了。商量著跟叔叔把家裡的大牛跟同村裡一戶人家的小牛換了,那戶人家補了一些錢給我們。

 

 

 

錢還是不夠,我還是找以前幫我的那位梁叔叔借錢,最後終於上大學了(進了貴州財經學院)。大學修的是會計專業,大專的,因為該院校在試運行大專開班,只有兩年時間。雖然是兩年時間,但是課程都安排得滿滿的,老師授課也很好,學到的東西很實用。2010年6月畢業後,我就在貴州找了份工作,做出納。本來要回xx的,可是拖來拖去,現在還是沒回去,主要是想多掙點錢吧。因為我瞭解到,在xx的工資很低。不過,今年我打算年底辭職回去了。

 

感情方面很不順!現在講訴一下我的感情。從小學到大學畢業都沒有談過戀愛。上學的時候都是一門心思的投入學習當中,當然本身長得比較普通,也沒遇到哪個男生喜歡我。大學畢業後,在xx上班(我在xx上的大學)。

 

 

 

2011年5月份左右,認識了一個男的,網上認識的,開始是QQ聊天,後來就見面了。我在xx,他在xx,1984年的,比我大兩歲,是個公務員。我們認識的時候,他跟我說是單身,未婚。

 

 

 

他是我的初戀,很合得來,我們無話不說,聊的很輕鬆。就這樣我們交往了,他來見我的時候,我們發生了性關係。後來我們關係一直很好,那段時間我覺得很幸福很開心。只可惜好景不長,有個陌生QQ加了我,聊著聊著才知道,她是我男友的老婆。原來他已經結婚了,他騙了我,我們原先還計畫著幾年後結婚什麼的,是我太天真了。後來從他的口中得知,他跟她剛結婚沒多久,他就發現他老婆在外面有個女兒,是她上大學的時候跟別人生的,他被蒙了。得知真相後他很難過很煩惱,然後就正好在網上認識了我,就這樣,事情成了這樣子。

 

 

 

他雖然說會跟她離婚,會跟我在一起。可是我覺得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目前已經結婚了,我怎麼可以當小三呢,再說我也不願意去破壞一個家庭。跟他大吵了一頓,我們分手了。過後他試圖來找我,但我也不想見他了。其實那段時間,對我打擊很大,就好比從天堂掉入地獄。我怎麼都不敢相信他結婚了,因為我們見面的時候,他還來了我的辦公室,我們同事都見過他,還跟他聊天了。

 

 

 

他在xx買了套房子,因為他在xx工作,所以xx的房子是租出去的。他收房租的時候,他還帶我去看房子。他還說,準備把房子的備用鑰匙交給我,以後讓我去幫他代收房租。因為他離得遠不方便來回跑,讓我來收房租,方便些。我都相信他了,一切的一切,他怎麼可以騙我呢。那段時間,連走路都是輕飄飄的,有氣無力。真的好累好難過!這些苦我只能往心裡咽,不能跟別人說。

 

 

 

之後我們同事問我男朋友的事,我就說分手了,什麼也不願意說。難過了幾個月,終於緩過去了,我把他的號碼刪了,打算從此不再聯繫。說真的,我跟他在一起很開心,他也很疼我。我不知道他對我的這份情是真是假,起碼在一起的時候,很護我。也許是我太缺愛了吧。罷了,過去了就讓他過去吧。後面遇到的戀情都是不了了之,再也找不到當初那種幸福開心的感覺了。很難遇到我喜歡的,常常都是我喜歡的他不喜歡我,喜歡我的,我又不喜歡他。很難遇到一個如意的。

 

 

 

2012年也是大概三四月份吧,認識了一個男的,也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本著試著跟他交往,也跟他發生了關係。總共就跟他發生了兩三次性關係吧,有一天,他跟我借錢,借了3000元。我本來不想給他的,因為我本來也很缺錢。可是我還是心軟了,借給了他。他說在出差,過幾天回來就還我。過幾天後我就打他電話,他就一直不接我電話,我慌了,我開始害怕遇到騙子。可惜我還是被騙了,後來2012年國慶,我看到了他的QQ空間上傳了照片,一家三口的在三亞旅遊。

 

 

 

我打他電話逼問,得知他離過婚了,還有個兒子,兒子歸他。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我想他們是打算複合吧。他們也確實離婚了,因為我進了女方的QQ空間,查看了她的說說與心情。知道她目前是單身狀態,還有很糾結複合的事情。我想他們一塊出遊很不正常,要麼是男的放不下她,想複合吧。我當然問過他,他說沒有啊,我是不信的。他借我的錢一直沒還,我就找各種理由威逼他,最後說到我會找到女方說明一切,終於他肯還我錢了,還我錢後,我就把他電話拉黑了。

 

 

 

2012年底,我在佳緣網裡也認識了一個男的,對方是78年的,屬馬,是個公務員,在xx上班。我想,也該試著交往吧,要不然怎麼結婚。見了幾回面,大多是在他家吃飯的,他做的飯。說實在話,這個人是真心的想找個物件結婚,他對我也很好,我看出來了。可是他對我不來電,真的,我喜歡不起來!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本來想著,只要不討厭,可以試著談談,後來我發現我們真的不合適。

 

 

 

有幾回晚上是住他家的,他想跟我發生性關係,被我拒絕了,他也很惱火。有天他發火了,因為每次我在他家的時候,都碰巧我來例假了。那天他一聽說我來例假了,就沖著我吼,說我是不是跟別人做愛了,說的很露骨,很傷我的自尊,我氣惱了,我立馬要離開。當然他向我道歉了,我也原諒了他。可是後來有一次,快過年的時候,他說要跟我一起回家,看望我家人。因為我還沒有做好準備,所以我沒答應。他又大聲的對我吼了,很恐怖,說的話也很難聽,說我耍他,說我是個騙子等等,叫我馬上離開他的家,說話的同時還用手推我的胸膛,一個勁的推。我氣哭了,我立馬穿上鞋走了。從那次起,我怕了,我覺得我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跟他分手,我說不合適。之後他一直打電話來騷擾我。我都不理他了。我跟他有身體親密接觸過,但是沒有發生性關係。

 

 

 

2013年5月份我家要蓋房子,同時我也在微信上加友聊天,認識一個,是我喜歡的類型。可是見面幾次,發現他的電話響的時候他都不接,還說是打錯了,還有他的電話鈴聲很特別,就像是個有孩子的爸爸。我是懷疑他的,每次他想跟我發生關係的時候,我都拒絕了。

 

 

 

當然,有一回他差點進去了,但最後我理智,還是沒發生。後來家裡就出事了,我家房子剛打完地基不久,我爸爸的眼睛就開始模糊了,慢慢的看不清了,我們得知情況,趕緊把他送到醫院檢查,開始怎麼檢查也查不出來是什麼病,眼睛看不清,脖子兩邊耳朵下面那兩塊腫起來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檢查出肺部肺氣腫,肝臟也沒很大的問題,按理來說不是非常嚴重那種,可是我爸爸的身體卻病的很嚴重,連走路都走不了,出去檢查都要做輪椅才行。只能進流食,天天躺在病床上,身體越發的瘦弱。經常發燒,發燒時很嚴重,感覺他都快喘不過氣來了,生怕他挺不過去。

 

 

 

當時是在我們的縣人民醫院,住了一個多月,還是不見好轉。主治醫生勸我們把爸爸轉移到市里大醫院檢查,後來我們就去了大醫院檢查了。去大醫院又得重新做一次檢查,做CT檢查,該檢查的部位都檢查了,還是檢查不出問題的關鍵點,醫生還建議我們做全身檢查,一次費用要8000塊,真的好貴。我們沒做。

 

醫生又給我爸爸反復檢查,最後在腦部那裡發現一個腫塊,初步診斷是個腫瘤,而且是晚期了。腫瘤看起來比較大,目前診斷已經轉移到淋巴組織,就是脖子兩邊發腫的那兩個部位,醫生說做手術是不可能了,只能做化療了。因為腫瘤已經轉移了,開刀取了腦部的那個腫瘤,可是還有其他部位的呢?況且腦部開刀很危險,成功的幾率很渺小。再結合我爸爸的身體狀況,做手術很危險,有可能上了手術臺,卻下不了臺。可是做化療要花幾十萬,醫生還說了,做化療也不能治好,只能維持現狀,只能用藥物控制腫瘤的快速轉移。情況好的話,可以延長生命3-6個月,情況不好的話,只會加速他的死亡。

 

 

 

綜合各方面,我們放棄了,因為也沒錢了,住院兩三個月,就已經花了6萬多塊了。向堂哥借了錢,其他人都借不到錢。家裡的房子,堂哥看到我家的情況,他就幫忙看著,讓師傅把房子蓋起來了。因為錢用在了爸爸看病,沒錢了,所以工錢呀,還有磚錢呀,都是先欠著。爸爸在醫院多住了一段時間,等爸爸身體好一點點就出院了,帶他回家。回家後也是不能起來,只能躺在床上,大概躺了一個月,也就元旦過後就去世了。因為還有一段時間就過年了,我本以為可以挺到過年的。可是我還在xx,還沒來得及回去看一眼,爸爸就離開了。

 

 

 

我很愚蠢的是,爸爸去世那天,我瞞著同事們,不敢說我爸爸去世了。因為同事領導大家都在,吃飯是在公司一起吃,廚師做了魚火鍋,就一鍋菜,我沒得選擇,還是吃了兩塊魚肉。我很後悔啊,我錯了,真的錯了,當時我就不應該在公司吃飯,我就應該找個理由出去的。可是我沒有做,我錯了,真的錯了,我悔的腸子都青了。當天晚上我就找個理由請假了,第二天買了火車票,匆匆趕回家了。因為爸爸是火化的,所以我趕回去看爸爸最後一眼。回去後第一天我就吃素了。真的很後悔吃肉了。可是已經犯錯了,還能挽回嗎?過後我常常自責!好吧,爸爸這段就寫到這吧。對了,爸爸住院這段時間,我那個公務員,2012年底佳緣網認識的那個,還給我打過電話,我跟他說我爸爸住院了,很需要錢,問他有沒有錢,借點錢,結果他的回應是:“你去找個富翁嫁了,他會給你錢!”聽到他說的話,我立馬掛電話了,我真的無話可說了。從此也把他電話拉黑了。那個2013年微信認識的那男的,我也問起向他借錢的,然而從此他就消失了,不回電話,打電話也不接了。我都苦笑了,哎,還好我沒跟他發生性關係,要不然太虧了,這種男人要不得!2014年,經同學介紹,也認識了一個,結果都是不了了之。因為我感覺不到他的真誠,一見面就叫我去他住的酒店,還差點跟他發生性關係了,還好我止住了。

 

 

 

感情的故事都寫完了。另外再寫寫我家裡的事。自從爸爸去世(2014年元旦過後去世)後,我發現一切都不順了。新房子是堂哥幫忙打理監督後總算蓋起來了,再弄弄就可以住人了。因為老房子拆了,沒地方住,只能選了個日子入住了新房。住新房頭七天內應該要和睦相處,順順利利的。可是住新房的時候,在七天內我們很不和諧。我們發現弟弟在2013年的時候,瞞著爸爸,把家裡那一片龍眼樹全賣了,錢提前領了。那幫買家正好在我們入住新房的時候來砍樹,我得知真相後,鬧著不給賣樹。那都是好龍眼樹,賣光了,以後想吃都沒有了。可是已經不管用了,錢已經領了,退錢人家都不答應的。然後我就跟我弟弟鬧了,我弟弟還說的理直氣壯的,氣死我了。

 

 

 

我們都打起架來了,他還拿著鋤頭要打我,真的太恐怖了。還有一天晚上有個傻子進我們新家了,因為我家還沒安裝門,所以人可以隨便進出,把我們嚇的,嘟噥了半天也不知道他說什麼,我們就把他趕走了。還有當天晚上我二姐吃完飯後,接聽了一個電話出去了,就再也沒回來。把我嚇的,慌了,大晚上的,12點多了還是沒見人,打電話不通,打給他那個男友,他也說沒見我姐,害得我跟弟弟擔心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她才發個短信,說跟她男友去廣東了。這其中有個插曲。是這樣的,我二姐2013年在廣東談了一個男朋友,據說他是學佛的,對我二姐很好。我爸爸住院那段時間,他也一直讓我二姐在爸爸身邊多念阿彌陀佛。爸爸去世的時候,他也來了,我爸爸火葬的時候,他就來到南寧跟我們一起,可以說他是來跟我們一起為爸爸送終的。

 

 

 

他人真的很好!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天他走的時候,說要回廣東了,結果他沒走。走了半路又回來了,大晚上的喊我姐出去,兩人一起去廣東了。當時我們找不見二姐的時候,給他打電話問他二姐有沒有去找他,他都不說真話,害得我們擔心了一個晚上。過了一段時間後,我二姐的那個男朋友,不知道怎麼回事,出事了。莫名其妙的東懷疑西懷疑的,說我二姐跟別的男人有染什麼的,事事盯著我姐的,更嚴重的是,有一次還要掐死我二姐,後來我二姐逃出來了,都怕他了。

 

 

 

據說他從我家回去後沒多久,他就不正常了,好像是哪裡都不舒服,精神恍惚,晚上睡不了覺,上班也做不了,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他可能是精神分裂症。我們都知道他是我們家的恩人,其實我們也想幫他的,可是我們也無從下手。我想是因為他來我們家才變成這樣的,我們是有罪的。可是我們什麼也幫不了他。我二姐念著恩情,去他家看望他了,他家人也都挺好的,叫我二姐還是離開他吧,他一見到我二姐就犯病。還有其他的小事。暫時不寫了,扯得都有點遠了。再講講我弟弟,2014年無所事事,不出去找工作,老去打麻將。

 

沒錢了叫我打錢,打多了,我罵他不成器,因為他一有點錢就去打麻將。他還把家裡的那一山的松樹賣了,然後拿錢去賭博。那山樹,本來值一萬多的,他便宜賣了,只賣了九千元。他先領了5000元,被我們知道後,我打5000元回去給買主,把樹贖了回來。聽叔伯說他拿了5000元後就跑到縣城去賭博了,打電話也不接,想教訓他都沒辦法。消失了大半年,到過年的時候才見他回來。今年(2015年)上半年,又被他把樹賣了,真是氣死人了,其實我也給他打過生活費的,因為他去賭,沒錢了就賣樹了,怎麼勸都不聽,偷偷的賣。真不成器啊 。這樹不僅沒了,我還倒貼了5000元。後來托我堂大哥給他找工作,給他找了一份施工電梯司機,很輕鬆的工作。2800包住不包吃,因為他沒文化,這工作可以做的。可是他做了一個月就不做了,原因是他不懂打交道,不懂得跟人家交流,懦懦的,不說話那種,再一個就是吃不了苦,還嫌工資低。不成器啊。我都煩透了,還有他花錢很快,晚上出去玩,很晚了才睡覺,這樣白天哪有精神上班。他辭職後回家呆了幾天,被我罵了,後來他乾脆不接我電話了。去廣東找工作,沒找到,跑去我二姐那,二姐在深圳。他跟我二姐說沒錢了,還沒找到工作,我二姐給他租房,還給他做吃的。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合適的,後來進了一家廠做臨時工。可是剛做了一個星期又不做了。折騰的,也花了二姐不少錢。家裡有個不爭氣的弟弟真煩人,沒法教他了。

 

 

 

大姐,二姐也不省心啊,2014年,我大姐身體出毛病了,不知道怎麼回事,面黃肌瘦的,有時候卻又紅腫,還有身體肌肉裡面疼痛,很難受,總之這也疼那也疼。去醫院看了好幾回了,醫生說可能是皮肌炎(好像是這麼說)。去了大醫院,醫生叫我大姐要住院,說是這個病不能治好的,只能控制。去年(2013年),因為我家剛蓋房子,爸爸又出了事,欠了債沒什麼錢。大姐(姐夫家)也在蓋房子,2013年蓋了一層,2014年接著蓋第二層,手頭裡也沒錢。住院治療費很高,沒有錢住院,後來就只能抓藥吃了。二姐身體也出毛病,得了鼻竇炎,去了醫院做了手術,住院了幾天,也花了不少錢,好像她的病還沒完全治好,老發濃,反反復複。當時我給二姐打了5000元看病的。大姐蓋房借錢,也給他打了8000元,家裡樹被弟弟賣了,為了贖回樹,我打了5000元。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支出,總之我一年下來也沒存到什麼錢,我還想存點錢,留著加蓋家裡的房子第二層,現在只有一層不夠住,我得省吃儉用。我身體也有點小毛病,婦科病反反復複,治不好。其他倒是沒什麼大問題。今年去醫院檢查,婦科病還多了一個黴菌。又得治療,用藥兩個月,去複查還是沒治好。我還得繼續治療。應該說我從2013年2014年2015年這三年都沒有跟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可是我的婦科病怎麼還是有,反復治都治不好。折騰的,到處都在花錢,我也挺不容易的。

 

 

 

現在還愁著存點錢,為家裡蓋房子,也愁著,蓋房子看日子,誰來起磚合適,現在我們個個都怕動這個房子,怕出事。我想可能最後還是由我來起磚吧,姐姐弟弟運氣都不好,似乎不適合起磚。可是老師,我也害怕呀,我怕萬一我起磚後,我沖犯了什麼,我出事了怎麼辦,現在整個家就我工作要好點,可以掙點錢,我垮了,這個家怎麼辦?真的很難想像,也很後怕。我人緣也比較差,沒有幾個真心的朋友,時常感覺到很孤單。真的很累!家境敗落,感覺到別人那種淡漠的眼光。每當看到別人談論他們爸爸媽媽如何如何,我卻選擇閉口不談,開口也沒法談。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我要撐起這個家,我很希望我能夠掙到好多錢,能夠幫到我姐姐弟弟他們。想是那麼想,可我也沒那麼偉大,因為每走一步都很艱難。我何曾不想我將來能夠存點錢,能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我每次辛苦掙來的錢,都存不住,總有這支出那支出的。我真希望姐姐弟弟他們能夠自力更生,能夠過得好一些,那樣我也不用愁那麼多。不知道這日子何時到頭?

 

 

 

還有一件事,很奇怪,2015年初也就春節那會,我二姐她身體到處都癢,塗什麼都不管用,不知道怎麼回事。還發現她後背腰那有一個圓圈,直徑大概有5釐米這樣,圓圈裡面有好多個針眼,好奇怪啊。後來她去藥店買了藥來塗,後面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了,當時正好是大過年的,初八我去上班了。後來聽她說不癢了。反正看到那個圓圈我挺奇怪的,所以印象比較深刻。

 

 

 

事情就寫到這吧,家裡發生很多事,有很多問題想要問老師。我知道只能問一事,不能貪心。可是老師,很難能得到您的回復,難得的一次機會,我想借此機會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問題1,我學會計的,現在做出納工作。我計畫今年年底辭職回xx找會計工作,不呆在貴州了,在這邊一直做出納,再做下去以後會計都不會做了。我想問老師,我去廣東工作要有利,還是回xx有利?另外我感覺我做會計很累很傷腦筋,我不太想做會計,可是我又不知道該做什麼,請問老師,我適合做生意嗎,做哪方面合適?什麼時候可以做?  2,感情方面很不順,我什麼時候可以順利結婚?未來老公怎麼樣?  3,我想讓老師幫忙看看我大姐,二姐,我弟弟,有沒有什麼需要提點的。

 

 

 

以上我列的問題我都想知道,我懇求老師能夠幫忙我,如果老師真的不能回答那麼多,那老師就看著給我回答吧。

 

 

 

另外我左胸部有顆肉痣。左眼下臥蠶那原來有一小顆痣,我點掉了。

 

 

熊神進老師回答:

 

謝謝信任,我已經把妳寄來的全身照片刪除。左胸部有顆肉痣,配合大腿的肉痣,在痣相學上,沒有留下任何不良資訊,請不要過份擔心。

 

一個窮人的孩子,在資源匱乏的環境下努力在夾縫中生存,很不容易的事。雖然你多次差一點點就能進入自己心儀的學校,在別人看來,或者是失敗者,或者是很遜,但你能獲得這樣的分數,不容易,你其實是很了不起的!你要知道你與一些比你家庭環境更好的學生競爭,他們或許有安逸的生活,或許有不同的補習

機會,或者有不同的課後練習教材,而你,卻要咬著牙根,靠自己謀出路,你是很優秀的。能走到今天,你的能力是不容忽視,請你好好珍惜。

 

 每個人都希望能找到一個合適的終身伴侶,每個人都期盼能從伴侶那處獲得關懷、滋潤及照料。對女性來說,有時候,身體的接觸是想獲得更親密的關係,然而,當發現對方是負心郎,心是很傷。既然知道是痛,下一次更應該從錯誤中學習,而不是用 “性”作為紓解寂寞的靈丹。這就如服用毒品,短暫的輕鬆卻換來沉重的代價,不智。迷途者應覺曉知返,不要再糾纏身體的欲望,好好治療自己的婦女病,留一個健康的身體給愛惜你的伴侶。

 

學佛也是一種心靈的修行,不要長時間介懷自己的身體給男友玷辱,因為這是“無明”犯下,反而在未來日子,多弘揚善知識,向陽光出發。

 

有一個很好的地方,她叫香港,香港是妳出生地的南方,妳未來十二年也是行吉運,妳的貴人、愛人也在香港,如果妳去不到香港,也請妳往國外走, 妳會找到幸福。

 

 

命運是掌握在強者手上,並不是決定在玄學家口中,熊老師只是善心提點有緣人,ta應該積極面對人生,而不是消極逃避問題。熊老師已為有緣人關上命盤,並祝福她。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              

 

              

 

林小姐: 13726267799(晚8時後)         

 

              

 

熊神進:澳門 853-66618785       

 

              

 

Facebook: 熊神進(澳門風水師)          

 

              

 

公共微信: macaumasterxiong        

 

 

 

淘寶店: https://macauhung.world.taobao.com/熊神進風水法器店

[編輯聲明]

本篇文章為作者所擁有,經版權持有人授權CyberCTM.com發表。

    熊神進師傅,生於澳門,南洋長大,少承祖命,傳授易經、風水、八字術數,後經名師指導西洋占卜術、體相學。1986年回澳開設命相館,是澳門開埠五百年來第一位擁有「心理學碩士」、「行政管理學士」的最年輕政府註册風水學家。現在經常為報章離誌、電台及電視台做節目,是七百多間機構、社母、賭廳、上市公司顧問,曾接受超過五百個傳媒機構訪問,連續十年代表澳門政府出席葡萄牙及西班牙旅遊博覽,並獲得澳門政府承認 “澳門中國風水掌相學會”會長。近年影響力渗透内地,經常往内地教學、講座,結緣演藝界,被稱為明星算命師。


    星爸爸茶座 分享澳城生活點點滴滴,伴您共渡一分一秒。品茶、格物、論道、賞風月,風繼續吹,水亦可以。
    環球旅人 // BJM 環球旅行家|旅遊作家|旅遊資訊網站總編輯|旅遊節目主持
    Andrina 【分享生活☀︎飲食專員☀︎無時停】
    Trisha 做一個凡間女子,沾一沾俗世塵埃。
    80後愛旅行✈️ ✈ 80後澳門女子,喜歡到處遊歷,體驗人生。 <BR>✈ 畢生積蓄用於旅遊 <BR>✈ 夢想是以後去旅行時全世界都認識Macau, 不再是Next to Hong Kong。